let-go-of-self-to-find-self-worth

作者:Clementine Chng,新加坡

翻译: Abby ,中国

15岁的时候,我时常问爸爸我擅长什么。对话总是以同样的方式结束,我找不到我的强项在哪儿。这样的答案常常使我陷入不满和沮丧。

那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在同伴中,我的班级是最差的一个,而我的成绩也只是刚过及格线。

那时候我在校羽毛球队,但是我的球技也是卡在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中间水平。我感觉糟透了,因为我的教练在比赛中从来不给我建议,他们觉得我反正都是会输。我常常渴望能有一个奇迹般的胜利,这样我就可以证明给大家和自己看,我还是擅长一些事情的。

然而我的亲姐妹却有极容易被察觉的天赋,这更加打击了我的自尊心。她的插图技巧惊为天人,而我的只是杂乱的涂鸦。另外,她还继承了父亲组装和修理电器的能力。而我则总是在不断地破坏电子设备。她善良温柔,而我似乎继承了家里的暴躁脾气。

我开始着魔似的把自己和别人作比较,试图寻找我可以做得更好的事情。当我发现虚拟世界可以给我认同感的时候,我开始玩电子游戏。玩游戏的时间越多,获得的等级越高,我内心的价值感也就越强。我的名声在虚拟世界也随之大增。在那段时间里,电子游戏提供了我迫切需要的认同感。

基于我在游戏中的身份和取得的成就,我的价值感缺失似乎好了一阵子。但是我很快意识到没有人重视我在游戏世界里的成果。我的父母,老师把游戏看做是无益的、完全浪费时间的活动。于是又一次的,我陷入到失望中,开始以另外的方式寻找自我价值感和他人的认同。

事后回想,我现在意识到,上帝是在用这些沮丧的经历将我拉回到祂身边,展示给我看祂是谁。

 

祂在用我的沮丧将我拉回到祂身边

虽然这些年我一直努力在寻求他人的认同,然而相同的失望和挫败感周而复始地上演。在运动,学术或者课外活动中,不管我多努力,始终无法获得内心渴望的那种认同感。无数的失望和否定使我意识到,如果我一直渴望得到他人的认可,那么我会永远无法获得真正的满足。我要么变得自大贪婪,要么由于内心缺乏变得沮丧失望。最终,我被迫把目光从人的身上转移到上帝身上。

上帝在用我的挣扎展示给我看祂是谁

在这些挣扎中,上帝并没有用世界的眼光看待我。我看到上帝就算是看到我不堪的过去和仍在进行的争扎,祂依旧爱我,超出我所思所想。我看到上帝不在乎我是否擅长某些特长,相反的,祂在乎的是我是否能管理好我拥有的才能。我看到这样一位上帝,祂深深地、充满爱地注视我的内心,告诉我,我不需要将我的价值定位在世界的任何事情上,而是在祂身上。我必须要安静自己的内心,停止所有喧闹的想法,让这个真理渗透进来。

透过祂的话语,上帝提醒我,我的受造奇妙可畏(诗篇139篇14节)。我坐下,我起来,创造宇宙万物的造物主都知道,而且祂知道我的名字。我不需要做任何事去获取这份爱。我也无法通过做任何事去获取这份爱。即使我是这样的不完美,祂依旧爱我,在这样的爱里我找到了自我价值。

随着时间的推移,上帝还向我展示了祂给予我的天赋。现在,当别人问起我擅长什么的时候,我可以很喜乐,很自信地回答,上帝给我了独一无二的天赋。我能够很深地跟别人共情,也可以写作。这些才能在世人看来可能很微不足道,但是我知道上帝能够并且将会很大的使用我的才能去荣耀祂。

即使如此,今天的我仍然在挣扎。当我回首看到我失败的人际关系,当我和朋友比较成绩,亦或是浏览到朋友脸书上发布的了不起的成就时,我仍然会感觉到灰心沮丧。我很容易再次陷入到和别人的比较中,沉溺于自哀自怜并且困在觉得自己永远都不够好的想法里。

然而区别在于,现在的我渴望寻求在基督里的价值。我不再以世界的眼光和自我感觉来看待我自己。相反,我想把每一个证明自己的渴望放在十字架上。我要弃绝那些影响我自我认同的自卑想法。当我越来越多地发现自己闪光点的时候,就越愿意用我所有的一切去敬拜赞美主,我知道我身上所有的杰作都是来自上帝最美好的祝福,为要荣耀祂(以弗所书2章10节)。

我们得以成为上帝的儿女,是因为祂先爱我们。在我们做任何事去获取上帝的爱之前,祂已经给了我们儿女的名分,因为上帝爱我们。 这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真理。却因为我们太习惯通过行为去赢取爱和价值感,而很难理解。我祷告这个真理可以深入人心,将我们带到我们敬畏的上帝面前,让我们把价值感深深扎根在基督里而不再有缺失的自我价值。

 

我要称谢你,因为我的受造奇妙可畏;你的作为奇妙,这是我深深知道的。(诗篇139篇14节)

此文章译自雅米英文网站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编辑后发表,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 基督信仰101)


投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