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hat Image_20170919155637

作者:Simon Moetara,新西兰

翻译:Elim,中国

*图片来自电影官方宣传片

4星好评

《猩球崛起3》是这一广受好评系列电影的第三部,也是一部史诗级的巨作,展现了人与猿之间的最后对决。

如果你不熟悉这个系列电影,没关系,且听我道来。故事是这样开始的。

在本系列电影的第一部《猩球崛起1》(2011年)中,人类在黑猩猩身上实验一种用来治疗阿尔茨海默症的新药物。结果药物使一个被年轻医生养大的猩猩凯撒(安迪•瑟金斯饰)智力得到大幅度提高。于是凯撒把这种药物带给其他猩猩使用,结果他们都变得异常聪明。但这种药物引发了一场“猿流感”,很多人因此丧生。

在第二部《猩球崛起2:黎明之战》(2014年)中,一只在人类研究所里遭受了折磨和实验的猿猴科巴叛变了,它不再服从凯撒的领导并向人类发动了战争。后来人类聚居区向外发出了无线电求救信号,一个陆军基地收到了求救信号,并向猿类发动了大规模的军事进攻。战争持续了两年,这就把我们推向了《猩球崛起3:终极之战》(2017)的故事中。

(前方高能剧透,介意勿读)

饶恕、怜悯和救赎是这部电影的主旋律。影片一开始,凯撒出于怜悯,在一场人类发动的进攻之后将4名生还者送回。他只想要猿类能够重回到森林中而不再受任何的打扰。凯撒想起了科巴,他无法饶恕人类对他的折磨也无法放下心中的苦毒。然而,当凯撒后来遇到上校(伍迪·哈里森饰)时,情况变得更糟糕了。

上校是一个毫无怜悯之心的人。人在感染猿流感后最新的一个症状是失声。遇到任何有这种症状的人,上校采取的方式都是格杀勿论,对于那些反对他这种做法的人,也是杀无赦。他甚至连自己的儿子都没有放过。哈里森在剧中脸上涂着迷彩伪装油,剃着光头的造型让人想起马龙·白兰度在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导演的史诗战争片《现代启示录》(1979年)中饰演的科茨,科茨以战争的名义进行残酷的屠杀,并拒绝服从上级领导的命令。在上校杀死凯撒的妻儿后,作为领导者的凯撒选择了报仇,而不是带领自己的族类去更安全的地方。在自己的巨大痛苦中,凯撒忘记了他之前说过的话。他能从自己内心的黑暗中走出来吗?

一个先前在马戏团的猩猩——莫里斯,他在整个电影系列里担当凯撒的顾问,并负责唤起凯撒的良知。他一直都在挑战凯撒,有次他说:“你说这些话的样子好像科巴。”后来,当凯撒和其他猿一起被捕获并且因欠缺领导能力而被他的族类拒绝时,一个叫莱克的年轻黑猩猩恳求他说:“原谅他们吧,毕竟他们经历的太多了。”

凯撒的内心在争战。在故事结束之前,凯撒将要面对他和上校之间最后的考验。他会以眼还眼呢还是内心再次寻得怜悯的能力呢?

一个影评人评价导演马特·里夫斯,说他拍了一部“启示意味浓烈的伪圣经电影”——死亡的阴影过去了,新的生活正在展开——这很明显有《出埃及记》的痕迹。猿类们最后脱离了奴役和压迫,他们终于“穿过了旷野”,来到了应许之地——两个侦查猿带来了好消息,他们找到了一片适合居住的佳美之地。

问题是,凯撒能放下内心的仇恨,进入新发现的家园吗?(这仇恨也腐蚀了科巴的内心。)还是他会像摩西一样无法进入应许之地,只能远远地观忘呢?

基督教作家和护教学者C. S 路易斯在他的经典著作《返璞归真》中写到:“在自己需要去饶恕别人之前,每个人都觉得饶恕是一件美好的事。”然而,尽管困难,饶恕仍是基督徒生命的重中之重。

饶恕是我们基督信仰的核心。我们祈求上帝的饶恕,正如我们饶恕那些得罪我们的人一样(路加福音11章4节)。新约中有一个经常被翻译成“饶恕”的希腊词汇,它的原文意思是“释放,放手,扔掉”。就是说要原谅别人的冒犯,选择不要求对方还债。法国哲学家西蒙娜·韦伊说,当我们选择饶恕时,我们就放弃了以自我为中心的世界观。当我们饶恕的时候,我们也能将自己(有可能也将施害者)从苦毒和怨恨的恶性循环中解放出来。

另外,我们能够饶恕也是因为上帝先饶恕了我们。保罗在圣经中写到:“并要以恩慈相待,存怜悯的心,彼此饶恕,正如上帝在基督里饶恕了你们一样。(以弗所书4章32节)”心理辅导师大卫·西蒙德博士总结出了福音派基督徒情绪问题的两大起因——一个是无法理解、接受和活出上帝无条件的恩典和宽恕;另一个是无法给予其他人无条件的爱、宽恕和恩典。我们都渴望恩典,但是我们很多时候并没有活在恩典当中。

希望福音的好消息渗透到我们的方方面面,好让我们在没有恩典的世界里活出充满恩典的生命来荣耀我们在天上的父。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重新美丽


投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