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Day-I-Got-Tired-Of-Going-To-Church

作者:Raphael Z,新加坡

翻译: Enoch Ma, 香港

语音播读:刘弟兄,中国

曾经有段时间去聚会令我感觉像是度日如年,虽然我不清楚这种感觉的来由。然而,我最终还是在2011年的一天,决定离开我的小组和教会。

那年我在写大学毕业论文,压力大得我无法承受。因此我再也受不了周末去教会了。老实说,不用去教会的日子真是轻松许多。那段时间每个周日早上起来我都会非常感恩,再也不用睡眼惺忪地匆忙赶着参加早堂崇拜了!不用去小组聚会也给了我更多自由的时间可以做很多其他的事。而且我真心一点儿都不想念在教会和小组的日子。 教会的肢体来寻找我

在我停止聚会时,“教会”却走到我身边。当然不是指教会这座建筑物,而是教会的弟兄姊妹们。

我们教会有两个青年小组,一个名叫“笨小孩”(我至今搞不懂我们为什么要给自己的小组起这个名字),另一个叫“瞳人”(出自诗篇17篇8节)。

两个小组都有定期聚会,组员们也会一起出去玩,庆祝彼此的生日….小组的朋友们知道我不再去教会后,就温柔地鼓励我跟他们一起去,但他们并没有催逼,而是给我时间,耐心地等待我回转。我非常感谢他们所做的一切。

每次跟他们见面我都会感到上帝的同在。我感到被他们完全地接纳。这样的友谊给了我极大的安慰,当他们与我分享自己的生活并对上帝的追随时,我深深地体会到希伯来书10章24-25节所说圣徒相交的情境。

在一次聚会中,有位组员问我不去教会是怎样的感觉。我坦言感到自由和如释重负。那个时候我终于可以客观地看待我对教会的疲惫感了。我告诉她其实不是教会或小组本身令我感到疲惫,而是我对教会和小组的看法使然。

虽然在最开始我真的很享受去教会和小组的时光,但渐渐地它们变成了一种宗教形式,我想要以此来博得上帝的喜爱而不是表达对上帝和弟兄姊妹的爱。我开始错误地以为为主做多一点事并证明我的价值可以更多地得到祂的爱和认可。没过多久,这种需要向上帝“表现”的想法就让我累得精疲力竭。我也开始抱怨自己在小组里付出的比所得的多太多。

渐渐地,上教会变成了一种责任,去小组也变成了例行公事。正因我试图以自己的努力去取悦上帝,我开始觉得这一切变成了我的负担,又费时又费力。

之所以会这么想是因为我一直以来都认为上帝是个严厉,不会体恤人的上帝。我觉得上帝并不喜欢我,而只会在我犯罪、失败之后生气并对我表示失望。我感到自己必须做很多事才配受祂的爱。

从小到大我的父母都没有给过我什么鼓励。做得好的时候,他们不会给我丝毫的赞许;而一旦搞砸了,父母就会立即反对和大加批评。几年前回想起来我才发现其实是这些经历让我错误地理解了上帝。我也完全误解了上帝对我的看法。

2013年,上帝开了我的眼睛,我开始真正明白祂是一位怎样的上帝。在我牧者的帮助下,我明白了上帝视我为宝贝的儿子,祂不光爱我,还非常珍视我也非常享受我的同在。即使我一再犯错和失败,祂的恩典与慈爱也一直环绕着我。祂是等待浪子回头的父亲。无论我做错了什么,祂都等着我回去并要修复我们之间的关系。如今,我明白了祂毫无疑问是一位完美的父亲,祂爱我,关心我一切的需要,并渴望与我有亲密的父子关系。

重返教会

2014年的某天,我突然很想重回教会。可是我不确定是应该回去从前的教会还是“从头来过”到另一间新教会聚会。就在我不知何去何从时,我听到上帝的声音:“我可曾叫你离开过?”那天下午,圣灵感动我写了一封邮件,为自己离开小组向组员们道歉。

接下来的几个月,我慢慢地重新融入小组和教会生活。小组里弟兄姐妹的欢迎和接纳让我感到又回到了以前的家。我心里立志要爱和服侍他们,因为这个家是上帝给我的,因而我决定要成为家人们的祝福。我之所以这么做并不是为了赚取上帝的爱,而是因着祂先爱我,我才有能力去爱别人——爱他人是我对上帝爱的一种表达。虽然我并不总能做得很好,但我愿意委身去学习如何更好地爱。

我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教会、小组生活其实是在让我们学习合一和彼此相爱的功课(以弗所书4章1-6节)。但我之前的经验也证明了单单去教会并不能使我们跟上帝和人的关系更亲密。

因此,光去教会是不够的,要记得我们本身就是教会。

这样想使我能够以一颗喜乐的心来服侍他人。耶稣说:“施比受更为有福。”(使徒行传20章35节)通过服侍他人我也被大大地祝福了!

就像小组的弟兄姊妹在我 “漂泊”在外的日子把教会带到我身边一样,我也想要把教会带到其他的浪子身边,好让上帝的爱藉着我触摸他们,让他们回转向上帝。这才是教会存在的意义,不是吗?

此文章译自雅米英文文章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重新美丽)


投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