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Wu Yan Ping,新加坡
翻译:Penny Lau, 马来西亚
语音播读:馨宁,中国

界线是用来做什么的?是用来把不同的事物划分成不同类别的。依据我现在的处境,站在我界线另一边的不是有对象的,就是已经结了婚的。而我,仍然站在原处,等待时机跨过那条线。

没错,我还单着。有人说,人过了一定的年龄,要找对象就难上加难了。不幸的是,我已经过了那个年龄。我身边已经没有合适的对象了,因为与我年龄相仿的男生不是有女朋友就是已经结婚了。

我从来没谈过恋爱,我也每天都在为这件事祷告,期盼着上帝为我安排一位弟兄,好让我可以跨过单身的界线,最终和心仪的他步入婚姻。这个愿望差点就实现了。当时我的教会正筹划着与另一间教会合并,因此我有机会认识其他与我年龄相仿的弟兄姐妹。为了让弟兄姐妹可以彼此认识,两间教会在去年年尾办了一次联合聚会。

在那一次聚会中,我认识了Xavier。他是另外那个教会的会友。我们一开始就很投缘,而且我们都很喜欢哲学和历史。我们一起参加青年小组聚会,也私下一起吃过晚餐。即便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Xavier 也会送礼物给我,在我需要时他也都会不辞辛苦地帮助。

在接下来的五个月里,我渐渐地对他产生了好感。我不再只是把他当做朋友而已了。我心想:我的机会来了,终于有可以考虑结婚的对象了。Xavier的确是一个很不错的弟兄!他时常鼓励我,也总会在我难过的时候发信息为我加油打气。并且他既聪明又有幽默感。和他在一起让我觉得很舒服。

而且Xavier的很多行为也让我觉得我们的关系不只是单纯的友谊。于是我很想把心里的话和感受,一一向他倾述。但是,当他开始告诉我有关他前女友的事时,我就打住了这个念头。他的前女友嫁给了别人。他一脸惆怅地给我看他与前女友一起骑大象的合影,又跟我讲述朋友是如何背叛了他,把前女友从他身边抢走。

很明显,Xavier还没有放下他的前女友,并且对于已经发生的事情仍然耿耿于怀。同时,他还告诉我他对另一位女士有意思,并已经与她约过几次会。听Xavier讲这些时,我尽力保持冷静,而我的内心却其实已经碎了一地。

最终,我们的教会没有合并。我又回到了自己的教会。我觉得我的机会实在太渺茫了。我是教会唯一一个三十出头的单身女性,遇见其他单身男性的几率也非常小。我真的觉得好孤单,而且看不到我的未来。

因为迫切地想要进入一段感情,我甚至想过换教会,去一间有更多与我年龄相仿的弟兄的教会。我也尝试到交友网站去认识朋友,但由于看不到对方的面部表情,要与他人建立关系或看清他们交友的目的实在是很难。我甚至不切实际地想过直接向Xavier表白,那样或许我还有机会摆脱单身。

在我努力忘记Xavier的过程中,我不断地向上帝呼求,请求上帝把我对Xavier的好感全部拿走。我想要放下这份感情好去再寻找新的对象。

然而上帝并没有安排新的对象给我,也没有挪去我对Xavier的好感。相反,上帝在我忧伤难过的时候让我去经历一些别的事情来分散我的注意力。

我发现我对音乐有天赋,于是开始在教会的诗班唱歌服侍。我也开始参与敬拜赞美投影片的制作。因为对印尼文有所了解,我又开始学习用印尼文以及Bada语(一种印度尼西亚的方言)唱赞美诗,为我志愿参加的一个活动做准备。

职场上,我是一名学校的项目负责人。我开始把学过的急救技能学以致用,帮助受伤的学生包扎伤口。

上帝通过这些小事让我看到,即使没有伴侣,我还是可以喜乐地度过每一天。比如说,我仍然很享受和家人一起外出,并且最近和一位朋友参加了国庆庆典的预演,度过了很开心的一天。

至今,我仍然不明白我现在所经历的究竟意义何在。纵然如此,我很清楚上帝给了我新的看见,那就是要我用祂所赐的恩赐才干来扩展祂的国度。

确实,在这种让人无奈的情形中,我很容易就会陷入苦毒和自怜。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第一反应是远离上帝,不再思考祂和祂的话语。我会因为我的境遇和痛苦埋怨上帝,并远离教会。

然而,我还是决定选择敬拜上帝!虽然我还是很想拥有一段感情,越过单身的界线,步入婚姻,但是上帝却把喜乐的歌放在我的心里,仿佛在提醒着我无时无刻都要赞美祂。记得有一次我在早上五点半唱起诗歌,那些诗歌的歌词是如此地激励我,振奋我的心,引领我赞美上帝!

此文章译自雅米英文网站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细数恩典


投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