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Dorothy Norberg,美国
翻译:孔晓慧,中国
语音播读:依含,中国
播读后期制作:庞宏宇,中国
背景音乐:Discovery House

多年来,我一直被各样的疾病困扰,遭受着自身免疫低下、焦虑和强迫症的折磨。我不得不接受自己身体上的局限和面对因此而来的学业上的挑战,但是我却一直受不了精神方面的问题带给我的折磨和痛苦。

我的大脑时刻处在崩溃的边缘。一直被过度的焦虑、黑暗的思想和干扰我正常思维的声音充满。我的心一刻都不得安宁。虽然在人群面前我努力泰然自若,但内心却有克制不住的怒气。

这种时时刻刻的精神压力和负面思想使我难以应对生活中的其他挑战,也影响到了我和家人的关系。虽然我也有正常的时候,但是大多数的时候,我要么是坐在地上抽泣,要么就是处在紧绷、易怒的状态中快要爆发。

上帝啊,为什么会这样?

我能够详细地告诉你为什么上帝会允许祂的孩子遭遇苦难。我知道邪恶因着罪进入这个世界,而上帝最终在十字架上战胜了它,上帝允许生命中苦难的存在是为了使我们的生命得长进,最终来荣耀祂的名。我也相信有一天,上帝会迎接祂的儿女进入祂那没有痛苦和眼泪的国度。

但是,当我每一天的生活都举步维艰时,知道这些真理已经无法再让我心绪平静了。我被挥之不去的负面思想和自己易怒的行为囚禁着,内心的苦毒开始慢慢生根发芽。

因着我痛苦的经历,上帝使我更加有同情心、更加谦卑,也能够在生活中学习更加信靠祂,我知道我应该为这些成长而欢喜。但是上帝就不能通过其他没那么痛苦,也更让人接受的处境来让我得到这些成长吗?如果我的身体不适、大脑紊乱只是为了让我看到离了基督我别无帮助,唯有敬拜祂的话,那上帝岂不是也太可怕了吗?

然而我又不能憎恨上帝,所以我就恨我自己,并陷入深深的苦毒不能自拔。

为什么我走不出来?

身体上的疾病并无对错之分,但是我抑制不住的负面思想却让我觉得是罪,并为此深感愧疚。我的焦虑、对上帝的愤怒、对他人的苛刻、充满憎恨的情绪和各种不应有的负面思想都让我忍无可忍。可是无论我怎样努力去抑制和摒弃它们,这些黑暗的思想和感觉仍然在发酵。

一段时间后,我开始意识到,我的这些挣扎和紊乱是源于神经上的问题。这给了我稍许的安慰,但是即使有这些负面情绪不是我的错,我还是要去和它们做斗争啊。我开始了一场持久的拉锯战,在自我开脱和深感愧疚中交替挣扎着。我痛苦的根源是害怕我的每一个负面思想都被记录在案,而我将在审判的日子面对这个案卷。当我在担忧上帝会如何评判我因着身体缘故而陷入的处境时,我忘记了实际上我的罪案已经被钉在了十字架上(歌罗西书2章13-14节)。

在我每周听牧师讲道、学习圣经并参加团契的过程中,上帝用这些充满恩典的简单方式加深了我对救恩的信心和我对福音大能的理解。我明白了我的罪和破碎都不复存在了,我不需要再沉浸在罪疚感中了,因为我不再受罪的捆绑而已经在基督里活过来了。上帝明明已经救我脱离了罪恶,使我在基督里被称为义人,我怎能还能责备祂允许苦难出现在我的生命中呢?祂的儿子已经替我背负了罪和死的重担,我怎能还对上帝充满怒气呢?

上帝的回应

一段时间之后,我的状况有所改善。虽然我的身体状况仍然不好,但是我可以不再受那种毫无缘由的负面思想的困扰了。我跟自己和解了也看到了自己在苦难中的成长。但是很长时间中,我仍然会觉得上帝很不公平。常常,我对生命长进的感恩还是会被内心的争论所淹没,我不断地问,上帝让我受这些苦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既不能明白也无法解释为什么上帝让我经历这些,但是我知道上帝是良善和有大能的,而且祂是慈爱的。因着我所遭遇的,我知道我的信仰是真实的。上帝拿走了我最珍视的和内心最想依靠的——我一直努力维护的自义和自尊——让我因此和祂更亲近。

我没有得到我理想的完美结局,我的痛苦并没有完全得到医治而我也并没有得到一个解释,但我却因着学习放下对自己生命的掌控,转而去爱我的救主而找到了出路。英国牧师司布真曾经说:“我已经学会了如何在风暴中亲吻将我甩向岩石的波浪。”我用这句话来重塑我的视角,上帝呼召我让我更加亲近祂而非仅仅是活在我自认为好的生活里。我所夸耀的不是我做了什么善事或者我成功地战胜了什么罪恶,而是只有基督。我也愿意接受上帝为了引领我紧紧依靠祂所让我经历的一切。

此文章译自雅米英文网站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细数恩典


投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