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Constance G,新加坡
翻译:漱翎,中国
背景音乐:Discovery House

照片里的青年赤裸着上身,身材很有型,顶着一头有点脏的金色短碎,脸上挂着一副雷朋太阳镜。他背上的巨大纹身是一双祷告的手,右胳膊上还纹着一个十字架。

照片上的青年是12年前的Jonathan Hayashi。当时他是个在日本街头打架斗殴的小混混。没人会相信,现在的他会在美国成为一名传讲上帝真道的牧师。

*青少年时期的Jonathan Hayashi

家庭的麻烦

Jonathan 的原生家庭有很多问题——主要是他的父亲。他的父亲有暴力倾向,并且易怒,容易情绪失控。

记忆里,父亲曾经因为母亲去车站接他晚了几分钟就在站台殴打母亲。还有一次,父亲在愤怒中将他二哥直接从二楼摔了下去。

当时Jonathan还只有6岁。他的二哥Kaz那天用拳头锤了一下墙,父亲暴怒,一把抓住Kaz的头发把他从床上拽了起来,开始打他。他们的母亲在旁边哭叫哀求也无济于事。甚至当Kaz被打到求饶说:“我错了,我错了」时,父亲的怒气仍旧没有消减。之后父亲就把Kaz拎起来从二楼摔到了一楼。好在Kaz没有因此落下什么残疾。

“那时候在家呆著的感觉真的很糟。家里从来没有平静和安全的感觉,根本不像一个家。」如今28岁的Jonathan告诉我们。「小时候我一直非常惧怕父亲。因为不知道他下一次爆发的时候会怎样拿我发泄。」Jonathan形容他的父亲是一个“事事都要过问的独裁者”。他与父亲的关系一直很疏远。那时他的父亲还不是基督徒。

但是Jonathan与母亲的关系十分亲密。母亲是个基督徒。Jonathan也会陪母亲每周去教堂。虽然Jonathan自己那时候还没有信主,但是家里糟糕的情况迫使他每天到上帝面前跪下为自己的父亲祷告,求上帝拯救他。

然而当时上帝似乎并没有回应他。「虽然我祷告了这么久,但上帝似乎离我非常遥远,我家里的情况丝毫没有好转。」Jonathan说。

学校的困境

除了家里矛盾重重之外,学校的环境也充满敌意,这让Jonathan的生活雪上加霜。Jonathan出生在美国肯塔基州,因为那时候他的父亲在康宁公司找到了一份研发工作。然而在Jonathan三岁的时候,全家又搬回了日本。因此Jonathan在日语的听说上有一些障碍。

他经常因此在学校里被同学欺负。同学们会用污秽的日语骂他,嘲笑羞辱他,因为知道他反正也听不懂。「一开始我只是觉得困惑。后来,我开始因为自己的日语说不好而感到很羞耻。」 Jonathan回忆道。他也曾因为自己是班里唯一一个基督徒而被同学嘲笑和疏远。

上七年级的时候,学校里的欺负从语言施虐变成了身体上的殴打。他记得有一次,高年级的几个学生在厕所里用日式的木剑殴打他,直到他全身淤青,开始流血。他说:「那时候我就是所有人的箭靶子,人人都可以欺负我。上学对我来说非常痛苦,带给我的全是负面感受。因此我痛恨学校。」

寻找解脱

12岁的时候,Jonathan结交了一些社会青年,加入了帮派。他最终因为经常逃学而被高中开除了。然后他就开始抽烟,喝酒,吸毒。他还交了个女朋友,开始健身,并且在帮派里参与打群架。

「我在努力填补自己内心的空虚。世界上所有能让我觉得有意义和价值感的事,我都愿意尝试。」Jonathan说。「我在属世的事上寻求解脱,而没有去寻求我的造物主。」

「成长过程中我目睹了父亲如何虐待我的母亲和兄弟姐妹,我也很自然地用同样的方式对待别人。」Jonathan说,「我被许多人深深地伤害过。因此内心受的伤外化成了对他人的攻击性。」让他记忆最深的是有一次他一对一单挑另外帮派的一个小混混。打到最后,他自己的下巴被割开了一条深深地口子,后来缝了四针。他的对手则浑身是血。

14岁的时候,Jonathan 离开了教会。「内心深处,我知道生命中不应该仅仅是这些毫无意义的打架斗殴,但是即便如此,我却无法转向上帝。」他说:「因为我怨恨上帝。」

上帝亲自动工

然而上帝并没有放弃Jonathan。15岁的时候,Jonathan因为盗窃摩托车和参与帮派活动被警察逮捕。坐在警车里的时候,上帝对他的心轻轻说了一句:「Jonathan,我对你有更大的计划。现在的你,不是我要你成为的样子。」

Jonathan不为所动。「我对上帝怨愤地说:‘我不允许你进入我的生命!你之前都干嘛去了?如果你爱我,你为什么不给我一个爱我的父亲?如果你爱我,我在学校被人欺负的时候,你在哪儿?如果你爱我,我妈妈和我的兄弟姐妹被父亲虐待的时候,你在哪儿?」Jonathan回忆道。

Jonathan的父母来警察局接他回家的时候,父亲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你让整个家庭蒙羞。」这句话惹动了Jonathan心中累积的愤懑。他怒目瞪着他的父亲,反驳道:“就是你教会了我反叛和暴力的!你有什么权利觉得羞耻和愤怒?!」

「对我的所作所为,我当时丝毫没有感到悔恨自责。」Jonathan说。

那时候,家里的其他弟兄姐妹也都问题重重。家里最大的哥哥已经离开基督信仰,并且离家出走,过着「放荡,叛逆的混乱生活」。他的二哥在高中殴打同班同学,导致对方住院一周。家里最小的孩子——他的妹妹,也已经辍学了。

无计可施的母亲把Jonathan送到了东京的一个「宣教士之家」。这时候Jonathan才跟帮会彻底断绝了关系,也跟女朋友分了手。但他仍在继续抽烟和吸毒。

在「宣教士之家」的教会里,Jonathan认识了Kawamata牧师。

K牧师的影响

Kawamata牧师是个与众不同的人。其他的基督徒会因为Jonathan过去的经历而论断和鄙视他,但Kawamata牧师不会。相反,他还会鼓励Jonathan。「是Kawamata牧师真正影响了我。他是个充满喜乐和爱的人。」 Jonathan说,「他像对待亲生儿子一样地待我。”」

Jonathan补充说是Kawamata牧师的爱最终让他重新回到耶稣那里的。「我被他的爱吸引。这是我从没有感受过的爱。因此我要知道这爱的秘诀。」

16岁的时候,Jonathan终于第一次翻开了圣经。虽然他有阅读障碍症,也有注意力缺乏症和多动症,但是绝望还是驱使他去阅读上帝的话语。

约翰一书3章1节让他相信并接受了耶稣基督进入自己的生命。这句经文说,“上帝爱我们,竟称我们为祂的儿女。”因为上帝的爱,Jonathan开始用新的眼光看待一切。他说:「耶稣进入我的生命之后,一切都改变了。——我再也不是原来的我。」

从那时起,Jonathan完全戒除了烟瘾和毒瘾。他给自己定了新的人生目标,要做一个像Kawamata牧师一样的好牧者。

重新开始

几个月之后,他接受了牧师妻子的建议,从日本搬去了马来西亚,在一所基督教国际学校 (Dalat国际学校)读完了高中。虽然他远离家人身在马来西亚,上帝却不断让他想起自己与父亲破碎的关系。「我知道,如果我想要我的信心成长并越来越有耶稣基督的样子,我就需要饶恕我的父亲,跟他和解。」

于是,Jonathan趁着一年冬假回到家,请求父亲的饶恕并且饶恕了父亲。他跟父亲互相拥抱——这在日本文化中可是个了不得的事情。不仅如此,他们还对彼此说出了『我爱你。』

高中毕业之后,Jonathan在芝加哥的慕迪圣经学院学习牧会课程并取得了学位,之后又在慕迪神学院学习牧师领导力硕士课程。在慕迪圣经学院,他还认识了现在的妻子Kennedi。他们如今有两个女儿,Kaede 和 Anna。

现如今,Jonathan在美国密苏里州的 Troy第一浸信会担任牧师,主要帮助有婚姻问题的夫妇和受抑郁症困扰的学生。他现在正在攻读圣经辅导学博士学位。他的兄弟姐妹也都回归了基督信仰,现在有的是牧师,有的是宣教士,有的是神学院的教授。他们的父亲也在5年前接受了耶稣基督。

*Jonathan的父亲受洗

Jonathan能有今天的改变,他认为很大一部分要感谢他的母亲,因为她从来都没有放弃过他们。「我的母亲非常虔诚,也很坚韧。在母亲的身上,我明显能看到基督,不仅仅是因着她嘴里所说的话,而是她身体力行的事。」Jonathan说,「从母亲的生活行事方式中,我能看到耶稣基督是她生命的中心。」

Jonathan回忆起母亲每天会在早晨4点起床在她的房间角落里读圣经并默默为家人祷告。在过去的25年中,她也在帮助灵命日粮事工将每天的灵修文章翻译成日语。

如今Jonathan已经不再与Kawamata牧师有联络,但他始终记得K牧师的恩惠和慈爱。他说自己现如今能够全职侍奉上帝,也要归功于Kawamata牧师的引导。

另外一个深深影响了Jonathan的人是美国著名的福音派传教士和作家Dwight Lyman Moody。Moody先生起初只是个卖鞋的销售员,并没读过多少书。「如果上帝能够使用Moody先生,那么上帝也一定能使用你和我。」Jonathan说。

*Jonathan与家人

「我未来的计划和目标是成为一名主任牧师并将耶稣基督的福音传遍地极。我相信上帝呼召我去牧养祂的群羊。我的梦想就是尽自己的全力,宣扬上帝的名,传讲祂的道,看见更多的人得救,受洗,来到教会。」Jonathan说到。

文章译自雅米英文网站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爱中同行)


投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