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Chelsie Washington,美国
翻译:悦,中国
语音播读:馨宁,中国
背景音乐:Discovery House

掌控欲一直是我悄然挣扎的问题。或许我并没有总是表现出想要控制局面的样子,但是当事情的发展并非如我所愿时,我有时就会紧张到身体不适。一想起什么事儿出了岔子,我就心跳加速外加肚子疼。

虽然在内心深处我也知道老这么担心不好,但是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因着有爱掌控的问题,我就必须得有计划。我太喜欢计划了。我不一定有多么擅长做计划,但是只要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哪些事,我晚上就能睡得好点。

俗话说:人类一“计划”,上帝就发笑。我从没想过这句话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们都知道说:“对啊,我知道我应该活在当下并相信上帝会一直保守我。”但是直到我受到信心的终极试炼,我才知道要做到这一点有多么艰难。

我儿子一个月大的时候,由于先天心脏缺陷需要接受手术。听到心脏科医生这么说的时候,我感觉自己都有点魂不附体了。虽然这听起来很陈词滥调,但我当时一直觉得我是在做梦。我的孩子看起来这么健康,怎么会在这么小的年纪就需要动手术呢?我们把他送到急诊室,只是以为他感冒了,所以呼吸不顺畅啊。

听到这个消息,外加不确定感,我哭了。但是,每当我必须告诉别人孩子的病情以及事情发展的状况时,我都会先深呼吸让自己尽量保持冷静。从表面来看,我异常地平静。我甚至可以感受到人们在看着我时纳闷的样子,他们肯定很好奇我怎么可以这么冷静。

然而实际上,在我的内心深处,我迫切地想知道事态最终会怎样。韦德能挺过去吗?这个症状会影响他一辈子吗?他可不可以恢复正常?但我也知道,失去理智对我和周围的人都是无益的。我不是唯一一个爱我儿子的人。我得确保自己冷静,才能让其余爱他的人了解他的近况。

在这个我生命中最具挑战的时刻,上帝看顾着我并告诉我不要担心。祂让我全然信靠祂,并应许祂会处理一切。在儿子第一次手术的前一天,通过我跟他的一次对话,我更加坚定了这个信念。我试着告诉儿子他在这整个过程中有多坚强,并且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但是那天,当我说完,“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时,我儿子嘟嘟哝哝地回了一句“好”。我知道一个这么小的孩子开口说话实在是太不可思议,特别是他还知道在什么时候说什么。但是我相信这是上帝通过他的口让我确信一切都会好起来。

手术后——我们最后两天动了两场手术——我的儿子不仅失声了,而且失去了他活泼的性格。虽然我很高兴最坏的部分已经过去,但是因为孩子恢复的过程很缓慢我又很伤心。回想待在医院的那段时光,有一个晚上我心情异常低落。我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去适应做一名妈妈,也适应了我的孩子,而现在一切都不同了。泪水淌过我的脸颊,我彻彻底底地做了一个长长的祷告,求上帝来治愈和恢复我的孩子。

圣经里约翰一书5章15节说到:“既然知道祂听我们一切所求的,就知道我们所求于祂的,无不得着。”显然,上帝听到了我那夜的呼求,因为就在第二天,我孩子的病情得到了好转。在那之前,尽管医生跟我说孩子恢复得很好,但是由于药物的影响,他还是不像之前那样活泼。他甚至变轻变瘦了。然而经过那晚的痛哭和祷告,韦德渐渐恢复了以前的样子。不久,在手术过去了一周后,他就被转到了普通病房。没几天后,他出院回家了。我们的孩子回来了!

通常在这样的事情发生时,我会很容易去怪罪其他人或事。变得惊慌失措,焦虑过度,并因为恐惧和伤心而把脾气发泄在他人身上。我会很容易想要自己来掌控局面,但事实是,我完全控制不了任何事。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感到对某件事完全无能为力。在预备做妈妈的过程中我完全没有想过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但是我相信上帝带我经历这件事是为了提醒我,谁才是我、我周围的人以及我儿子生命的真正主宰。现在,我的孩子一岁了,他很健康,有趣,善谈并且乐于冒险。最近一次去医院复查,医生告诉我们明年再去检查就可以了。很难相信在一年前,他还是住在医院里那个瘦小而无助的婴儿。我为能成为这个小生命的照看者感到非常蒙福。

信心意味着完全交托,并且明白上帝永远不会离弃我们。当我们将所有的事都交托给祂时,祂就会确保我们有能力胜过一切。所以让我们全然交托,并让上帝来做祂的工吧。

此文章译自雅米英文网站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爱中同行)


投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