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奇奇,中国

*封面和文中图片来自豆瓣电影

2014年,慢粒白血病患者陆勇因帮助上千名病友购买印度仿制瑞士抗癌药“格列卫”,而被湖南省沅江市检察院以涉嫌“销售假药罪”提起公诉,后来,493名白血病患者联名写信,请求司法机关对陆勇免予刑事处罚。

这就是近日国内热映的电影《我不是药神》的故事原型。过去一周,我在朋友圈内看到很多朋友都在讨论和推荐这部电影,很多人称之为中国电影的良心。因此,我今天也去影院刷了一下。看完之后颇有感触。我想,这部电影之所以呼声那么高,是因为它不仅探讨了很多社会及人性问题,比如情与法对立的时候该如何权衡,天价药的问题国家该如何处理,社会该如何对待身患重疾又无力治疗的人群……更是因为它触及到了众多人的内心,同理了那些在疾病中挣扎着的社会底层老百姓。

 

生与死的问题

有句俗话怎么说?没什么都不能没钱,有什么都不能有病。这是个生不起病的年代,尤其是当你得了白血病。因为这意味着你倾家荡产也未必能保住性命。然而就像电影里那个病友阿姨说的,谁能保证自己不生病?虽然看似我们过着不同的生活,做着不同的工作,有着不同的身份,但是实际上在生死和疾病面前,我们都一样软弱无力。

然而不论如何,我们依然想要活着。这是我们在电影里面看到的病友们的状态,现实中也确实如此。虽然病魔折磨着他们的肉体和心灵,但是他们依然想要活着,而且似乎疾病让人的求生欲更强了,因为当我们到真正要思考和面对死亡的时候,都会恐惧。有一段在警局里的戏令我印象深刻,当一大批病友因着被查出在用走私药而被抓和审问时,一个阿姨对警官说:领导,我求求你,不要再去追查这个卖药的人了好吗?因为如果你们抓了他,我们就没有药吃了,就都得等死。但我们不想死!

是的,我们不想死!有些人宁愿苟延残喘也还是想要努力地活下去。为什么呢?因为有个更应该问的问题是,我们为什么害怕死亡?是因为未知,因为我们不知道死了之后会怎样,因为我们担心自己的灵魂无处安放。所以,当我看到电影里那一群戴着口罩的白血病病友们无助的眼神时,我想到的不是瑞士药品公司多么无良卖天价药,也不是他们如何能买到便宜的药好能维持多几年的生命,而是他们的灵魂还好么?他们的灵魂将归为何处?

因为无论是天价的瑞士真药“格列卫”,还是印度的仿制药都不能真正的拯救人的生命,都只能延缓我们死亡的速度而已。这对于我们所有人都一样。在身体健康的时候,我们看似不用去担忧生死问题,但终究有一天,我们都要去面对——死亡之后是什么,我们要去往哪里?没有人能逃过。而且活着的时候我们也都在寻找着人生的意义。我,为什么而活?真理究竟是什么?

 

生命里的光

我很庆幸,在我还不需要面对疾病的时候,就已经找到了这人生的答案,或者说这人生的答案找到了我。我相信因着基督耶稣在十字架上的死,我被永远地救赎出死亡的终点,或者说是与上帝隔离的终点。虽然面对死亡我或许还是会害怕,但我知道有一位为爱我的主会牵着我的手,走进上帝爱的永恒国度。我在想,如果影片中的那些病友可以得知这一消息,生命会有什么样的变化呢?而荧幕前的我们,如果在死亡接近前知道这一点又会有什么样的改变呢?

我希望我自己不会像电影里的陈牧师那样,在面对疾病和死亡时忘记了自己所信上帝的爱与大能,而把仿制药当做救命草;我希望当我被对死亡的恐惧勒得呼吸不过来时,可以被提醒,没有什么可以使我与上帝的爱隔绝,因为“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上帝的爱隔绝”(罗马书8章38-39节);我更是希望,我可以在为其他病友提供购买便宜药的途径之余,能更多关心他们的灵魂,不是单单告诉他们:God bless you!而是将上帝拯救与爱的福音分享给他们,陪伴他们走过这死荫的幽谷。毕竟,我们每一个人,贫穷或富足,健康或生病,都会渐渐走到死亡的面前,而在这黑暗的路途中,我们都需要光。

如果你跟我一样,生命里已经有了基督所带来的亮光,或许,现在就是我们把这光分享出去的时候了。让这光照进那些挣扎在死亡边缘之人的生命里,给他们带去最美好的平安与盼望。又或许,我们不用等到身边的人身患疾病才去关心他们的灵魂,因为我们生命中的每一天都需要光,而你的出现没准就能照亮他们的一生!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奇异恩典


投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