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Paul Mok,香港

语音播读:刘弟兄,中国

*封面和文中图片来自PEXELS

我跟她是在团契里面认识的。她是一位温柔,热情,充满信心的姊妹。她对我的属灵生命有巨大的影响。我曾以为自己是一位“合格”的基督徒,但她的出现让我不单只想“达标”,更想在主的爱里面飞翔。以前我每天灵修一次,读经一次,现在我每天期待上帝跟我说话,每天对读圣经充满热情;以前我每个星期去教会和团契,现在我更想主动认识不同的弟兄姊妹,在团契跟弟兄姊妹有更深一层的交流,互相鼓励代祷。这位姊妹慢慢令我觉得,我喜欢她了。

我一开始只想跟她成为属灵好友,所以我们常常跟其他弟兄姊妹一起约出来,做团契的活动。但慢慢地,就只剩下我们两个。如果能与一位如此属灵的姊妹走在一起那当然是好!但是,她只在中国暂停一段时间,之后就要回美国,我只好把写好的情信偷偷放在自己的心内。

 
当我的理性和感性产生矛盾时,恐惧就藉着机会闯了进来。

就像我所说,她是个很热情的女孩子,所以她基本上能跟任何人聊上天;而且她的祈祷十分有力量,每次有弟兄姊妹跟我们分享他们的代祷需要,又或者有弟兄姊妹要离开教会,到别处继续他们的旅程时,她都会主动提出要为他们祈祷。因此,她身边都有很多很优秀的朋友。这时,恐惧会跑过来跟我说:“你看,她是多么的出色。她的身边有这么多精英。你只是她其中一个‘普通朋友’,她才没有时间应酬你呢。”

有一段时间,我每天都过着完全乏力的日子。只要她有一段时间没回复我的讯息,就好像有一个声音告诉我:“她平时那么多朋友,自然很受欢迎。你怎么可以想到自己跟她有可能呢?”那个声音将我的心完全践踏到破碎。而我,却让那个声音在我的心中停留……

我告诉自己,我需要分辨,这个声音是来自圣灵,还是来自撒旦?上帝爱世人,祂已经把最珍贵的耶稣献上,亦已经准备把其余的恩典都加给我们,我应当相信祂的计划,相信祂所预备的都是美好的。并且,这位父亲不只是想我做一位“离地”(香港潮语,指脱离现实)的儿子,祂更想我真实面对自己的感情,因为祂更希望透过欢笑和哭泣来让我经历祂,让我在祂里面成长。于是,当“她平时那么多朋友,自然很受欢迎。你怎么可以想到自己跟她有可能”的声音再出现时,我就作出反击。我首先邀请圣灵临到我里面,由祂掌权。其次,我跟那声音说:“你只是一位骗子!我的生命现在交给祂掌权,在祂里面凡事都能成就!”

 

当我的理性和感性不一致的时候,我的内心也像是在经历一场很费力的拔河。

在自己乏力的时候,我习惯去关心身边的弟兄姊妹,因为在帮助他们的时候,也令我回想起天父老爸的恩典。那天,我去问候我的弟兄Kevin 的近况,他也很自然地问候我的情况。那天,我觉得自己真的很累。我鼓起勇气,坦白面对自己的感情,就把情况跟他说了。Kevin听完马上表示他很明白我的感受,而且他也经历过相同的景况。

当你找到一个属灵伙伴时,你就不再是一个人走在孤单、黑暗、抑闷的道路上了,而是两个人走在光明的路中!

之后,我又找了我的一位老朋友,Vincent牧师,问问他的意见。Vincent一直很理性跟我分析我的问题。我再问了另一位弟兄Paul的意见。他们来自不同背景,不同年龄,但他们都给了我相同的建议,那就是跟她说出我的感觉! 我向耶稣祷告,也确定了这是祂的声音。当我坦白正视自己的感觉时,那份恐惧和抑郁就慢慢离我而去了!当然它们也尝试回来,但每一次我都会跟它们说:“各位今天不是时候,因为主在我生命掌权!”而且那句说话非常有力量,和平很快就临到我身上。

 
下一步在我心中也很明确——跟她表白!

过了一个星期,我跟她一起去香港旅行。那天晚上,我们从太平山顶坐车下来。那就是我计划了一个星期的表白时段!那时,我的心害怕得要死!我不断向圣灵求勇气,而且求一个指示:只要她的头转向我,我就跟她说。很快,她就把头转过来了!然而,我并没有表白……我那时真的很生自己的气!那是什么见证丫?但圣灵马上安慰我,叫我不要气馁。我很清楚记得当巴士转弯下坡时,我用顺服主的心跟她说:“我一直很想跟你说多谢。因为你的敬拜让我看到耶稣的同在。你所有的祈祷,你所说的话,把我和祂的关系拉在一起。我的生命从未经历过这种感觉。没错,我遇到过很多好的老师,但他们只是给我知识,你却把我带到宝座的跟前。所以,我希望我们之间的关系,有进一步的发展。你可以接受吗?”一开始,我的口一直在抖。后来,她用全世界最温柔的声音跟我说:“可以丫。”我完全不敢相信!我再问:“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她说:“我明白丫。我们拍拖了,很多事情都会变得合理。但是可以给我点时间吗?我想先祷告,再跟你说要不要开始。”我马上答应,因为如果这是主的心意,我也很想把关系先放在祂的面前,由祂带领我们。那天之后,我们都保持距离,希望所有事都降服在祂的带领中。

过了两天,我再约她出来见面。她说她想跟我谈一下我们要不要开始关系。我的心快要飞出来了!那天晚上,我穿得比平时好看,在去接她的途中,我一直在祷告。一方面,我为我们互相有好感感谢主;一方面,我祷告所有的事都在祂的国和祂的义当中。

“对于跨半个地球的一段恋爱,我其实没有那份信心。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开始吧。”她慢慢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如果我们有一天再相见,而且愿意为对方停留,那时我们才真正开始吧。”

我的心当时有点麻木,有点不知所措。我们都沉默起来。我慢慢从麻木中恢复过来。我以往的拍拖经历告诉我,恋爱的近距离接触让人着迷,但要得到长久的满足,我们需要在上帝里面的连接。我跟她说我明白和尊重她的决定,希望我们这段时间的相处可以成为一个跳板,为我们的下一次相见,打下基础。接下来,我要努力创造我们再次相见的机会。我也答应她,我会继续现在事工,而且会做得更尽心,尽意,尽力为祂事奉。

所以,这个故事,未完待续。感谢主,祂的带领是奇妙的,因为我们在当中成长。原来,恋爱可以属灵,可以表白,可以不气馁。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做光做盐


投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