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Michele Ong,新西兰   

翻译:漱翎,中国

语音播读:小七,中国

我第一次真正意识到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对我来说是最珍贵的事情,是在我要上手术台的那一刻。

我16岁的时候被诊断出患有脊柱侧弯。也就是说我的脊柱发生了极度的扭曲。听到这个诊断结果的我觉得自己就像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

一开始是我的一个朋友发现我的两侧肩胛骨好像一高一低。而且,我父母也经常觉得我的走路姿势很奇怪。

刚听到诊断结果的我坐在新西兰的一家儿童医院—— Starship医院的诊疗室里,哭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我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可怜。

医生给我们看了一张我背部的X光片,我的父母问了医生一大堆的问题,其中一半我都没在听。因为我满脑子都在想:“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回头来看,那次手术很有可能对我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如果不做手术,我的心脏和肺脏功能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害。然而在当时,我很生上帝的气。

说实话,那时候我一心渴望自己能够像学校里那些早熟的女生一样拥有顺滑的长发,良好的视力(至少戴着眼镜不显得那么难看)还有让人羡慕的好身材。我希望自己能像学校的某些女生一样,在情人节收到礼物。然而虽然每次我都耐心的等啊等啊,等一朵玫瑰或者一张卡片,但是,我从来没等到过。

我等来的却是自己的手术日。

我是怎么被推进手术室的我都已经记不清了。但是我记得自己醒来的时候,周围到处都插满了管子,而且我感到口渴难耐。

手术很成功。护士告诉我的父母说,医生对手术的结果感到很满意。但对我来说,手术结束仅仅意味着痛苦的康复期刚刚开始。

最开始的几天,我完全无法动弹。身体里的每块肌肉,每根骨头都很疼。然后就是吃饭的问题,我虽然觉得自己很饿,可是却一点胃口都没有。最最难受的是治疗和康复药物让我的身体很不舒服。本想听听Avril Lavigne的CD来缓解,结果听了却更难过了。感觉我周围的一切都很飘忽,连杂志都看不下去。

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时,我全然忘记了自己曾多么想跟那些漂亮女孩儿一样了。我想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可以摆脱痛苦。

出院之后的恢复期也同样艰难。有一次,我父亲带我出去买一身新睡衣,顺便去图书馆借几本书。买睡衣的店铺并不是很大,可是我却要很吃力才能跟上父亲。

我身上的肌肉一动弹就像在撕扯一样,我只能小步地往前走。而且我很容易就累得直喘气。短短一小段路我就得走15分钟。回学校上课也变成了一件很累人的事情。所以,有三周时间我都只上半天课,落下的作业就自己回家补。

但是术后的恢复期给了我很多时间去思考和反观,我发现原来人的身体是如此的复杂。单单是我的手术就花了9个小时。在我被确认可以接受手术之前,我还得接受一系列的测试和检查。

我想到医生和他的团队得多么胆大心细,才能成功穿越我那相互交织,紧密联结的肌肉和骨骼,再把一根钢钉放置在我的脊柱里。这让我对诗篇139章13节有了更深的理解。诗人说到上帝如何在他还在母腹中时就创造了他的肺腑和组织。而我之前一直把这节经文看做是人们用来搪塞那些长得不太好看的亲人和朋友的。

但是手术的经历让我看到,上帝精心地把我的每个细胞如此严密有序地组合在一起。医生和他的团队需要十分谨慎小心地切开它们,避免损害到我身体的其它部分。

我开始理解为什么诗人说“我要称谢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诗篇139篇14节)。对我来说这意味着,上帝非常精心地设计了我身体的每个器官和每个部分的功能。心脏是泵血的,脊梁骨让我们能够站立和行走,肺脏让我们能够呼吸。

我想,上帝肯定可以让我不患脊柱侧弯。但是祂允许我得这种疾病,好让我能够真正地感恩自己的受造,感恩祂所给我的一切。虽然我没有模特那样的身材样貌(但现实是,又有多少人有呢?),但上帝给了我一个健全的身体。

如今,这个手术已经过去16年了。现在的我可以说已经不再那么在乎我是否漂亮好看了。相反,我为自己有一个健康强壮的身体无比感恩。

当然,我偶尔还是会有点嫉妒朋友或熟人又大又蓝的眼睛,或者是她们美丽顺滑的头发。但是我转眼看看自己官能健全的身体,我就十分知足。当我游泳或者短跑冲刺的时候,我的胳膊和腿超级给力。我虽然近视,但是仍然拥有视力,让我能够阅读我最喜欢的书。我舌头上那些微小的味蕾让我能够仔细品尝和品味巧克力冰淇淋及汉堡。

我意识到我们太容易渴望那些自己没有的事物,并对我们已经拥有的意见满满。但当你在照镜子,或者又开始拿自己和朋友在Instagram上修过的照片比较时,我鼓励你想想上帝是如何一个个细胞,一个个组织地创造了你如此复杂精巧、奇妙可畏的身体的。

 

此文章译自雅米英文网站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做光做盐


投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