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go-of-self-to-find-self-worth

作者:Clementine Chng,新加坡

翻譯: Abby ,中國

15歲的時候,我時常問爸爸我擅長什麼。對話總是以同樣的方式結束,我找不到我的強項在哪兒。這樣的答案常常使我陷入不滿和沮喪。

那時候,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擅長什麼。在同伴中,我的班級是最差的一個,而我的成績也只是剛過及格線。

那時候我在校羽毛球隊,但是我的球技也是卡在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中間水平。我感覺糟透了,因為我的教練在比賽中從來不給我建議,他們覺得我反正都是會輸。我常常渴望能有一個奇迹般的勝利,這樣我就可以證明給大家和自己看,我還是擅長一些事情的。

然而我的親姐妹卻有極容易被察覺的天賦,這更加打擊了我的自尊心。她的插圖技巧驚為天人,而我的只是雜亂的塗鴉。另外,她還繼承了父親組裝和修理電器的能力。而我則總是在不斷地破壞電子設備。她善良溫柔,而我似乎繼承了家裡的暴躁脾氣。

我開始着魔似的把自己和別人作比較,試圖尋找我可以做得更好的事情。當我發現虛擬世界可以給我認同感的時候,我開始玩電子遊戲。玩遊戲的時間越多,獲得的等級越高,我內心的價值感也就越強。我的名聲在虛擬世界也隨之大增。在那段時間裡,電子遊戲提供了我迫切需要的認同感。

基於我在遊戲中的身份和取得的成就,我的價值感缺失似乎好了一陣子。但是我很快意識到沒有人重視我在遊戲世界里的成果。我的父母,老師把遊戲看做是無益的、完全浪費時間的活動。於是又一次的,我陷入到失望中,開始以另外的方式尋找自我價值感和他人的認同。

事後回想,我現在意識到,上帝是在用這些沮喪的經歷將我拉回到祂身邊,展示給我看祂是誰。

祂在用我的沮喪將我拉回到祂身邊

雖然這些年我一直努力在尋求他人的認同,然而相同的失望和挫敗感周而復始地上演。在運動,學術或者課外活動中,不管我多努力,始終無法獲得內心渴望的那種認同感。無數的失望和否定使我意識到,如果我一直渴望得到他人的認可,那麼我會永遠無法獲得真正的滿足。我要麼變得自大貪婪,要麼由於內心缺乏變得沮喪失望。最終,我被迫把目光從人的身上轉移到上帝身上。

上帝在用我的掙扎展示給我看祂是誰

在這些掙扎中,上帝並沒有用世界的眼光看待我。我看到上帝就算是看到我不堪的過去和仍在進行的爭扎,祂依舊愛我,超出我所思所想。我看到上帝不在乎我是否擅長某些特長,相反的,祂在乎的是我是否能管理好我擁有的才能。我看到這樣一位上帝,祂深深地、充滿愛地注視我的內心,告訴我,我不需要將我的價值定位在世界的任何事情上,而是在祂身上。我必須要安靜自己的內心,停止所有喧鬧的想法,讓這個真理滲透進來。

透過祂的話語,上帝提醒我,我的受造奇妙可畏(詩篇139篇14節)。我坐下,我起來,創造宇宙萬物的造物主都知道,而且祂知道我的名字。我不需要做任何事去獲取這份愛。我也無法通過做任何事去獲取這份愛。即使我是這樣的不完美,祂依舊愛我,在這樣的愛里我找到了自我價值。

隨着時間的推移,上帝還向我展示了祂給予我的天賦。現在,當別人問起我擅長什麼的時候,我可以很喜樂,很自信地回答,上帝給我了獨一無二的天賦。我能夠很深地跟別人共情,也可以寫作。這些才能在世人看來可能很微不足道,但是我知道上帝能夠並且將會很大的使用我的才能去榮耀祂。

即使如此,今天的我仍然在掙扎。當我回首看到我失敗的人際關係,當我和朋友比較成績,亦或是瀏覽到朋友臉書上發布的了不起的成就時,我仍然會感覺到灰心沮喪。我很容易再次陷入到和別人的比較中,沉溺於自哀自憐並且困在覺得自己永遠都不夠好的想法里。

然而區別在於,現在的我渴望尋求在基督里的價值。我不再以世界的眼光和自我感覺來看待我自己。相反,我想把每一個證明自己的渴望放在十字架上。我要棄絕那些影響我自我認同的自卑想法。當我越來越多地發現自己閃光點的時候,就越願意用我所有的一切去敬拜讚美主,我知道我身上所有的傑作都是來自上帝最美好的祝福,為要榮耀祂(以弗所書2章10節)。

我們得以成為上帝的兒女,是因為祂先愛我們。在我們做任何事去獲取上帝的愛之前,祂已經給了我們兒女的名分,因為上帝愛我們。 這是一個再簡單不過的真理。卻因為我們太習慣通過行為去贏取愛和價值感,而很難理解。我禱告這個真理可以深入人心,將我們帶到我們敬畏的上帝面前,讓我們把價值感深深紮根在基督里而不再有缺失的自我價值。

我要稱謝你,因為我的受造奇妙可畏;你的作為奇妙,這是我深深知道的。(詩篇139篇14節)

此文章譯自雅米英文網站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編輯后發表,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基督徒的聲音!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 基督信仰101)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