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Wong-Hotshot-Lawyer-to-Devoted-Campus-Pastor

作者: Janice Tai, 新加坡

翻譯:覃函涵, 中國

封面拍攝:Ian Tan, 新加坡

作為新加坡最知名的律師之子,子承父業似乎是最自然不過的事情。

劍橋大學法律系畢業之後,黃律勝在倫敦知名的律師事務所Linklaters謀得一份工作。Linklaters是倫敦五大律師事務所之一,與其他四所頂尖律師事務所並稱“魔法圈”(Magic Circle)。

作為律師,他的工作是給FTSE公司,也就是在倫敦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的市值最高的前100家公司,撰寫法律文書,幫助這些公司售賣股債,籌集資金。

可正值他事業的高峰,30歲的黃律勝卻決定放棄這一切,跟從天父上帝的腳步。

律勝的父親黃魯勝在新加坡律師界成就斐然,要追隨父親的成就實非易事。黃魯勝在2016年11月被任命為新加坡總檢察長。在此之前,他曾是新加坡最大的律師事務所之一Allen & Gledhill的主席兼資深合伙人。

律勝在英國的律師事業也是一片光明。在他2年前向公司辭職的時候,他已經領着6位數英鎊的年薪。如果他繼續幹個2-5年,就有晉陞為合伙人的希望。

不過,律勝選擇了離職並接受了聖經教師和牧師的預備培訓。2016年8月底他回到新加坡成為新加坡管理大學基督徒團契小組的校園牧師。

律勝從一家擁有2000多名律師的大型律師事務所轉而來到大學的校園事工。這個事工組織目前只有一個全職帶薪員工——律勝自己,外加一個實習生。

在這裡我們不禁要問,究竟是什麼促使他做出這樣的選擇?

Paul-Wong-4

* 照片拍攝:Ian Tan

低入谷底

你如果問如今33歲的律勝是否曾經想過要做全職事工,他會毫不猶豫地回答:沒有!

青少年時期的律勝也叛逆過。在莱佛士初级学院(Raffles Junior College)上學時,他每周都會翹幾次課去Lucky廣場打檯球,或者去市中心看場電影。

當然作為基督徒,該履行的義務他也全都照做。他每周日會去衛理公會教堂禮拜,也在教會的青年小組裡彈吉他。到倫敦工作之後,他就到離家和工作地半個小時車程的一個當地教堂聚會。

律勝說「去教會對我來說就是一件每周日早晨要做的事兒,但它跟我的人生決定和世界觀沒什麼關係。如果教會的事情和工作衝突的話,我總是會工作優先的。」

當時他經常加班加點地工作。他每周工作6天。如果哪天他能在半夜12點之前離開辦公室回家睡個整覺,那簡直就是天降鴻運。有一次,他連續工作了3天,熬了2個整夜都沒有回家,就為了趕一個工作。

「我一直覺得,如果上帝把你放在某個大學或者律師事務所里,那麼你能做的最榮耀上帝的事情就是成為那裡最好的學生或者最好的律師。但後來我認識到,其實並不是這樣。」

律勝說,當他不再像一個基督徒那樣思考和生活的時候,他的屬靈生命跌到了谷底。

覺醒

2011年的一個星期日,律勝覺得去教會太遠太麻煩,十分惰怠。當時他已經到辦公室了,為去教會得重新打個來回再回來加班,費時費力。他的同事也勸他乾脆去一個只有5分鐘車程的另一個教會。

於是他就去了。那個教會裡的所見所聞深深觸動了他。「我過去聽過很多很好的講道,但總是一個耳朵進,一個耳朵出。但這裡不一樣,上帝的話語被大膽地詮釋出來,我也看到了許多活出真理的生命,這對我有如當頭一棒。聖靈藉著上帝的話語在做工,並改變了一切。」律勝說。

之後他開始每周都去這個教會聚會,還參加了一個聖經學習小組。當時他們正在花1年時間學習馬可福音。這個經歷讓律勝感到十分震撼。

律勝說「我當時想,馬可福音是新約的四本福音書中最短的一個。我已經讀過不下10遍了,為什麼還要花1年時間學它?然而後來在學習過程中我發現,我其實根本不懂如何去讀聖經。這個經歷讓我謙卑下來。我小時候的教導讓我一直認為,聖經可以當做一本神話故事書來讀,我可以隨意把文字拆出來,斷章取義。然而諷刺的是,作為律師,我知道這是最糟糕的閱讀方式。」

一次小組聚會,我們正在讀馬可福音第8章。耶穌告訴眾人,要做祂的門徒必須要舍己,背起各人的十字架。律勝說「就在那時,我意識到我雖然自稱基督徒,但我仍然是為自己而活。我開始思考跟隨上帝到底意味着什麼,我也認識到我之前根本不了解什麼叫「『門徒』」。

在那次覺醒之後,律勝開始花大量的時間來侍奉上帝。他開始在律師事務所一個午餐時間的事工服侍,並帶領公司和教會裡的人做一對一的聖經學習。為了騰出這些時間,他削減了工作時間,每周至少減少了7個小時。律所按工作時間計費,他這麼做自然讓公司的收益陡然變少,也直接影響了他在公司的前途。

「我的老闆非常理解我,而且我覺得我沒必要非要成為最優秀的律師了,我只要做對上帝最忠心的律師就可以了。我要做的僅僅是帶着正直的心做好工作,並帶領我周圍的人認識上帝。」律勝說。

他的巨大改變讓他的母親很擔心,以為他加入了邪教,畢竟,母親希望他更多地打拚事業。

律勝說:「那幾年我很可能就離開上帝了,然而祂使我的經歷變廢為寶。」律勝3年前跟他的妻子Angela結婚,兩人育有一個一歲的女兒,名叫Elizabeth。

嶄新的生活

妻子的支持對律勝接下來的決定至關重要。

由於律勝花在教導聖經上的時間越來越多,從2013年開始,他的教會領袖就不斷鼓勵和催促他考慮全職侍奉上帝。律勝跟教會領袖們一起討論,跟妻子商量,同時向上帝禱告。

律勝並沒有收到來自上帝的超自然「召喚」,諸如做夢或者看見異像之類的。「有的人會有這樣的經歷,但我不認為我們一定需要一個特殊的召喚才能侍奉上帝。聖經里唯一的召喚就是要我們回應耶穌。既然大家都說我有教導的恩賜,我就應該使用它來侍奉上帝,所以我選擇順服,用自己的恩賜為上帝做工。」律勝說。

另外,他考慮到,繼續律師的工作會讓他沒有足夠的時間來教導。如果他做個牧師,教導和裝備大學生和工作人士,他的工作將會影響到更多的人。

因此在2014年,他下決心辭了職,參加了一個為期2年的全職牧師培訓課程,之後在2016年去了新加坡管理大學團契。團契里有90個大學生。他們每周二聚會,律勝不光講道,也培訓學生領袖們自己在校園裡組織聖經學習小組。“看到學生們對上帝的渴慕,我很高興。也很開心我能在他們正在形成自我認識和世界觀的時候引導和帶領他們。”律勝說道。

Paul-Wong-3

* 照片拍攝:Ian Tan

他現在仍然每周工作6天,因為他喜歡在周日準備講道內容。但是現在他所面對的壓力性質完全不一樣了,變得更加有意義了,以前是為了趕工作的最後期限,現在則是為了周圍人的得救,以及為他們的屬靈成長擔憂。

「全職侍奉上帝最難的不是這個決定本身,而是如何向周圍的人解釋這個決定,」律勝說。妻子很支持他。出人意料的是他的父親也支持他,並告訴他去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情。

有意思的是,律勝的母親卻是反對得最強烈的一個。母親與律勝的父親分開之後獨自養育他,並且從小帶着他去教會認識基督,還在教會裡做帶領服事。母親覺得律勝不應該浪費自己的「好學歷」和「光明前途」,應該多工作幾年,為自己攢下將來養老的資本。但後來母親迴轉過來了,現在也全力支持他的事工。

隨之而來的是,律勝必須削減生活花銷了。參加培訓的那2年他沒有任何收入。也就是說,他不能再隨意打出租車,也不能隨意在外面餐館吃飯。現在他掙着固定工資,薪水就是所有普通教師薪資的平均數,妻子則在家全職照看他們的女兒。

Paul-Wong-2

​* 照片拍攝:黃律勝

然而對律勝來說,最大的犧牲並不是財務上的,而是作為一個雄心勃勃的男人,要適應自我和社會自豪感的驟減。「不僅是我的事業和薪水待遇不同了,我的社會地位也跟我的同儕們完全不一樣了。但我現在所做的事情,拿世上的任何東西我也不換。」律勝說。

他最喜歡的經文是以賽亞書第25章,裡面描繪了永恆的未來和將來的希望。這些話語激勵他去追求屬天的永恆賞賜,而不是地上的財寶。

「這章經文改變了我的世界觀」律勝說,「我們看得見的這個世界有一天會毀滅,唯一能留下來的是上帝的子民。它告訴我我為何而活和應該怎麼活着,也提醒我我現在工作的意義是什麼。」

此文章譯自雅米英文網站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編輯后發表,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基督徒的聲音!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 信心不能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