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export1492563667384

作者:Cindy,中國

語音播讀:小盒,中國

錄音後期製作:龐宏宇,中國

「前我失喪,今被尋回,瞎眼今得看見……」這是我六年前受洗歸主時,說出的“臨終遺言”。我曾經為自己設想過N種死法,上帝卻給我最為特別的一種——在罪上死、在義上活。

現在很多人評價我是喜樂、才華橫溢、逗比、有活力的人。但你能相信嗎?六年前的我,是一名中度抑鬱症患者,有比較嚴重的輕生傾向、飲食紊亂、對愛無望。若非主耶穌,我可能已經是一具冷冰冰的屍體,或者是一個苟活於世的行屍走肉。

(一)黑暗與微光

「那坐在黑暗裡的百姓看見了大光,坐在死蔭之地的人有光發現照著他們」(馬太福音4章16節)

對大學生活的不適應,拉開了我人生灰暗的序幕。我發現自己對所學專業沒有什麼天賦,從小到大的優等生突然淪為成績中等偏下的學生;我在校園活動的選拔也頻頻落選;室友關係亦出現問題。於是,我開始認定自己是個「不合格產品」,始終會一事無成,並且開始在「我活著有什麼意義呢?」這個問題上痛苦。

通過一位朋友,我認識了一群基督徒朋友,對信仰的好奇心讓我開始走近他們。他們與上帝的關係是如此的親密、熱忱,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是上帝為我即將經歷的更大黑暗,所埋下的第一盞亮光。

當時的我,雖然學業受挫,但仍然想靠著自己去解決問題。內心充滿著驕傲、懷疑、戒備,這讓我沒辦法與人、與上帝走得更深。我漸漸疏遠了他們。

(二)尋找必尋見

「因為凡祈求的,就得著;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路加福音 11章10節)

為了變得更好,我逼過自己:為了變瘦,我逼自己不吃或少吃;為了多看書,我逼自己少睡覺;為了學習赶超其他同學,我屏蔽一切社會活動……但這樣嚴苛的自我要求,並沒有給我帶來任何持久的益處:節食讓我患上了慢性胃炎、內分泌失調;缺乏睡眠使我的記憶力和反應力嚴重衰退;集體活動常常爽約,令我和室友關係鬧僵。我崩潰了,開始放縱自己:暴飲暴食、整夜整夜地看小說、看電視劇……我覺得自己像極了陰溝裡的老鼠、發了霉的蛆蟲、《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裡的女主角,只想快點過完這樣的一生。

上帝放置的第一盞亮光突然在我腦中閃過,我像深淵中的人想抓住這束微光。但我不好意思面對那群基督徒朋友,於是開始尋找附近的基督教堂。尋找到天黑,我迷了路,正當迷茫時,有人指著我的身後說:「喏,那不就是麼。」我轉身抬頭的剎那就看到教堂尖頂上碩大的標誌闖入眼簾。那一刻淚水止不住地流下,我感受到上帝的愛一直在那裡,等著我迴轉向祂,祂就會來擁抱我。於是,我開始堅持每個週日去教堂參加主日敬拜。這是上帝放置在我黑暗道路上的第二盞亮光。

然而,我當時偏重追求心靈被洗滌的感覺,並沒有專心全面地查考聖經,也沒有與基督徒建立穩定深入的團契關係,所以,每當我走出教堂,就又陷入生活的混亂無力、絕望陰鬱之中。我開始醞釀自殺的方案,跳樓、割腕對我具有很大的吸引力,但身體自我保護的本能一定程度上遏制我去付諸行動。

(三)起來

「耶穌對他說:『起來,拿你的褥子走吧!』」(約翰福音 5章8節)

三年時光飛逝。在我大學四年級,上帝賜下了第三盞亮光——我的新室友Grace。我驚喜地發現她是一名基督徒,我們很快成為了朋友。 Grace把我介紹給教會的弟兄姐妹。多位熱心的姐妹幫助我細緻地查考聖經,從認識上帝、聖經,到認識罪、耶穌、十字架,掃除了我多年來的許多疑問和盲區。

當我在禱告中,第一次向主呼求:「對不起,我是個罪人,請幫幫我」時,我堅硬的外殼終於轟然倒塌。我當下淚流不止,感受到輕鬆與釋放。我已吃盡驕傲、懷疑、倚靠自己所帶來的苦頭,所以我選擇信賴其他基督徒的幫助。我把自己赤露敞開,將那些黑暗、污穢、混亂的經歷都倒出來。與姐妹們的交流中,她們幫我看到我原有的認知與上帝的真理相差得是多麼遠!上帝的話語將我背後隱藏的罪、軟弱、傷痛都一一照明,讓我的生命開始一點一滴地發生美好的改變。

在決定是否受洗的那段時間,我夢見自己是一個破敗孤單的醜女人,蜷縮著在哭泣。天父走向我,柔聲說:「首先,你要做的是把頭抬起來。」是啊,四年的時間夠久了,一路走來無論我多麼的糟糕,上帝都沒有放棄領我歸家。祂渴望與我有聯結,祂一直在耐心等候我抬起頭來,去主動尋求祂、回應祂。我不再猶豫,我渴望回應這位慈愛的天父,渴望為上帝而活的新生命。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出品,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基督徒的聲音!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 : 奇異恩典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