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hatIMG7

作者:雪倫,馬來西亞

語音播讀:安安,香港

錄音後期製作:龐宏宇,中國

我手上拿著一朵太陽花,站在教會講台下的一旁等候。今天是我團契小組的其中一個組員受洗的日子。當牧師宣布她受洗歸入主的名下,祝福並擁抱她時,這位組員臉上掛著大大的笑容,激動地哭了。全場的人起立鼓掌,我跟其他的組員湧上去,將手中的太陽花送給她。當我跟她擁抱時,不知怎麼地我也感動的哭了。

自從在大學迴轉歸向主後我就看過不少受洗的場面,每一個場面都十分令人動容,可以看得出這些受洗的人內心是何等的喜樂。有時候看著他們,我會覺得很羨慕,甚至會蠻好奇他們本人受洗當下是怎麼樣的一個感受?有時偶爾會想,如果我當初受洗的時候也是這麼喜樂,感動就好了。

我出生在一個基督化家庭,從小在一個非常傳統的教會長大。每次去教會我都當是去參加活動,跟朋友見面玩耍。聖經上的故事對我來說是神話故事,所以也沒認真聽,對聖經知識一知半解。我知道耶穌是誰但並不了解祂,也不想了解祂,認為跟我無關。我總覺得,一個人怎麼能夠去相信或依靠那從來看不見的「神」呢?漸漸長大,能不去教會就不去,偶爾為了避免我媽嘮叨才去。然而我們教會有個規定小孩子滿15歲就可以受洗。於是我媽和主日學老師就幫我報名了。但當時的我完全不理解受洗的意義,只是例行公事去上受洗前輔導課。

到了受洗當天,我並沒有太多特別的感受或喜悅,只想快點結束然後回家。怎知後來一個本該跟我同天受洗的弟兄卻在當下受到攻擊,而使得教堂裡一陣混亂,以至於我之後幾天都有點害怕去教會。受洗後我還是跟以前一樣,對信仰也沒沒什麼改變。

後來我出國到台灣留學,第一次離開家的我立刻就被外面的花花世界給吸引了。因為一個人在外地讀書,人生地不熟,沒有安全感,所以那時當我結交了一群愛玩的朋友後,我非常依賴他們,總是跟他們到處去玩。卡拉ok,酒吧,夜店更是我們常常會結伴一起去的地方。可時間久了,我感到越來越空虛,很沒安全感,晚上不想自己回宿舍。每次去那些吵雜的地方我都感到很不平安,玩樂結束後的空虛感是很難受的,我不想再去可我更但心朋友會離我而去。

那時在學校有個基督徒學姐總是很關心我,每週都會打給我叫我去教會,開始幾次我有去,但覺得太悶了,之后索性掛掉她電話。後來,我真的不想再那樣下去,我非常需要平靜下來,於是我想起教會,所以我找到學姐,跟她說我要去教會。可我去了教會之後,還是沒有太多改變,我還是帶有懷疑,並且不固定去教會。

後來,學姐讓我去看教會的一個舞台劇。這部舞台劇大致上是有一個女孩,原本跟上帝快樂地生活在一起,然而後來卻被金錢,慾望,美貌等很多的東西給纏住,以至於離開上帝,看不見上帝一直在後面呼喚她。但上帝沒有放棄她,在女孩決定要掙脫那些纏住她的事物時,上帝拉住了她,最後迴轉歸向祂。我感動不已,覺得自己就跟那個女孩一樣,而上帝透過這次的舞台劇,重重地打入我的心裡,我眼淚嘩地流下來,停也停不了,那一刻我只覺得好難過好難過。在學姐陪同下回到宿舍我還在哭,那晚我第一次認真地做了一個很長的禱告,我祈求祂原諒我,幫助我可以脫離那些使我不平安的事,可以好好去認識祂,並且迴轉歸向祂。那次之後我覺得自己整個人像是清醒了般,我知道我要去教會,我要參加小組,我要重新認識主。很奇妙的,那次之後我內心很平安,甚至在這些朋友約我去那些地方玩時,我也能夠坦然拒絕。沒安全感、對外面的花花世界的迷戀一夕之間都消失了。之後我便開始固定去教會,參與服事。當我越認識主,我就越喜樂,內心也越平安,滿有安全感。

思緒回到現在,雖然受洗時的回憶並不太美好,也很可惜那時沒有早點認識主,但上帝的愛是真的,在外流浪多年,終於還是回到主懷裡。雖然之後其實也曾有過一些掙扎和挑戰,但過程中一直都在學習到要更加依靠上帝,而祂也總是用祂的方式一直帶領著我。我才明白依靠這位雖然肉眼看不見的上帝,比任何外在人事物,來得更加可靠,有平安。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出品,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基督徒的聲音!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 奇異恩典)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