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hatIMG17

作者:宁萧,新加坡

語音播讀:劉弟兄,中國

四月份是過清明節和復活節的月份。記得幾年前,這兩個日子還重疊了。

我的信仰之路可以說是這兩個所謂節日之間的拔河,亦是我跟父母之間的拔河。初信之時,最大的挑戰來自我的母親。我的母親是非基督徒,並且對基督教有不好的印象。這不好的印像源自於「基督徒不能拿香祭拜祖先」這件事情,而這種矛盾在清明時節變得更為突出、明顯。

最令人感到無所適從的是,在我的大家庭中,有些基督徒長輩認為拿香只是一種尊敬的表示,無傷大雅。然而我父親覺得這是祭拜的行為,是不可取的。我的母親抓住這點,認為父親選擇不拿香祭拜是不孝的行為,同理,我跟父親也就被掛上了不孝基督徒的標籤。

曾經,母親常常會在過節、祭祖的時候讓我拿香,如果稍有拒絕的意思,她就會以嚴厲的眼神看著我,所以我也就只能乖乖接過香,心裡喊幾遍:「上帝,我不是這個意思,求祢原諒!」有一次,我態度堅定地拒絕,母親便在回家路上一直哭,且說自己「教育失敗」。這讓我覺得自己陷入了無解的困局當中,無法讓母親理解之餘,還一直在行動上得罪上帝,所以,我也哭了。

除了拿香,我母親對洗禮這件事情也非常在意。她說:「除非我死了,你不要在我有生之年去幹這件事情——如果你還當我是你母親的話。還有,你不要嘗試讓你的弟弟跟你一樣成為基督徒。」對於我向同學傳福音這件事,她也會說:「不要去破壞別人的家庭。」因為她認為一家人若有同樣的宗教信仰是最好的,如果一個同學因為我的說法而改變宗教信仰,那我就是造成了另一個家庭的不和睦。在她眼裡,以己度人,不拿香這個選擇已經上升到有機會破壞家庭的程度,而基督教是破壞家庭的罪魁禍首。

所以,我的母親,在很長的一段時間當中,是我心裡最沉重的負擔,而她所說的話,也一直是我長久以來過不去的坎。

然而母親的這個說法其實是有問題的。因為從永恆的角度來衡量,我們的現實生活中因福音而「得罪人」、「破壞別人的家庭」,似乎都是小事。後來,待我在主裡有更多的成長時,更意識到,每個人都有可能選擇接受或拒絕福音,然而這樣的使人信主的「破壞」不是以人的能力或者口才能完成的。因此,我自己想來也覺得慚愧,有時候我對人的愛不足夠越過現世的度量,因怕得罪人而退縮,不敢把福音分享給身邊的人。

雖然我意識到母親的話不是上帝的真理,但因從小我比較乖巧聽話,所以對於洗禮這件事情我遲遲不敢去執行。尤其是在拒絕拿香,並看到母親情緒崩潰之後,我更不敢。

一直到我有機會到外留學,暫時離開了家裡。在不同的環境下,我的屬靈生命雖然有所成長,但當洗禮的機會來臨時,我還是很困惑。我很想受洗,卻仍記得母親的話,所以猶豫不決,心裡充滿擔憂。後來,一個牧者與我分享說,有些事情僅僅是我們與上帝之間的事,不是什麼人可以去阻擋的,而洗禮就是這麼一件事。我聽了以後,雖還會感到害怕,但卻也安心了許多。

從我信主開始,我一直都知道終有一天我是要進行水洗禮的。從信主到洗禮,我等了四年。終於,我等到了,我受洗了!我終於可以大聲宣告:我是新造的人!

然而,這件事情還是被母親知道了。她覺得我不在她身邊,開始變得自作主張起來。雖然情況仍然惡劣,但我發現,在我遵從上帝的話語去行後,洗禮過後的我增添了新的勇氣和希望。雖然母親的態度並沒有太大的改善,但我卻能奇蹟般地向她解釋洗禮的過程以及這個決定對我的重要性:這是一個心里相信、口裡並行為上承認的見證,是我心中堅定的信念。當然,這一切的解釋是哭著進行的,我們兩個人情緒都很激動,甚至結束了談話後,整個人覺得筋疲力盡。

從受洗這件事情當中,我看到了跟隨上帝所帶來的祝福。在這之前,我經常羨慕信仰不受家人反對的弟兄姐妹。甚至有時候,與父母聯合反對信仰的人,我也羨慕。因為至少他們不會因為信仰的原因而出現家人對立的情況。但洗禮給了我新生命,也釋放了我思想上的困惑和捆綁。我想,這就是上帝話語所說的,「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以弗所書6章12節)

當我認清了對的征戰方式,選擇順服上帝,而不是看外界的因素後,我就把血氣的征戰帶到了屬靈的層面,在這裡,我的上帝會為我而戰。受洗後的我發現,雖然現實並沒有太大的改變,但我自己本身卻改變了。我開始有勇氣接受家庭裡的分裂和對立是我在信仰的路上逃不過的境遇,我只有與上帝一起面對。祝福不是指所有的事情都會變得順利,而是即或在逆境當中仍選擇順服,且擁有上帝應許的同在。

所以,我生命中清明節與復活節之間的勝負輸贏,不在於外在的環境,只在於順服上帝的真理和祂大大的恩典。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出品,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基督徒的聲音!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 奇異恩典)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