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6

作者:謝瓊葶,台灣

語音播讀:安安,香港

播讀後期製作:龐宏宇,中國

背景音樂:Discovery House

文中圖片來自網絡

我的家庭很平凡。對於信仰,就是固定節期的拜拜。說是真信,倒也不盡然,畢竟平時生活與神明沒有太多的關係。只是抱持着“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態度。

“只要努力就有收穫”、“靠山山倒,靠人人跑,靠自己最好”是我們家的座右銘。這樣的信念伴隨着我長大,雖給我不小的壓力,但當它帶來美好成果時,過往的痛苦便煙消雲散。就這樣,我考上自己理想的科系——台大物理系。

然而,在那裡,我的信念開始動搖了。

我發現這世上真的有一些“不論怎麼努力就是達不到的事情”。我努力的學習,維持着看似不錯的成績,但其實,對於很多的物理概念,我都似懂非懂。

不久,我在大學遇到的所有問題,在大二下學期全部爆發了。球隊內的管理問題、課業上學習的挫折、人際方面的孤獨感、與父母在情感上的疏離……如洪水猛獸一般向我直撲而來。一個夜晚我走在宿舍的陽台上,想起大一時班上同學的自殺……雖然自己曾承諾過絕不會做傻事,然而當下的我不知道活着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Untitled

就在那一晚,高中好友與我談到了她的信仰——耶穌,並告訴我祂愛每一個人,包括我。那時的我並不相信。有一位神喜歡我,並且愛我,這怎麼可能?!然而隔天我還是答應她去教會聚會一次。那次的聚會是一位學姐的見證分享,她的經歷與當時的我十分相似,讓我不禁想要試試看認識這位上帝。因此,我在期末考時跟上帝做了個禱告。我說:“上帝哪,我真的不太認識禰,我也覺得自己沒有把書讀好是自己的責任。所以,我不求禰讓我全部及格,但我請求你讓我考試時不要緊張,平靜安穩地度過期末考就好。”

一個禮拜很快的過去。某天,我想起自己曾向上帝如此祈求過時,我被震懾住了。因為我是個非常容易緊張的人,有充足的準備尚且如此,何況那是我生平第一次沒把書都念完就上考場,然而,那真是我生平有史以來最不緊張的一個禮拜了。

我面臨一個關鍵的決定:“要相信這是出於上帝,還是出於自己。”同時我也知道這個選擇,將帶領我走上一條完全不一樣的路。自誇而奪取他人的功勞已是相當不可取的行為,何況是上帝的榮耀呢?因此我對上帝說:“這是禰做的。我知道禰存在。”就這樣,我開始認真的面對這個信仰。

我的母親曾警告過我絕不可信基督教。信仰的第一年,我藏得很好,但紙終究包不住火,升上大四的暑假,母親發現我是基督徒的事實。

家中連續好幾周的冷戰和低氣壓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所以我妥協了,答應母親“只主日、不受洗、要拿香”的三個要求。回到北部,我的樣子讓教會的小組長感到擔心。經過好一番努力,我才決定再次仰賴上帝而非倚靠自己,重拾過去積極尋求上帝的生活,對上帝的信心也持續成長,直到寒假的來臨。

到了春節,我要面臨拿香的試探。但那次,我下定決心再也不拜偶像。除夕前的某個晚上,我鼓起勇氣對媽媽表示希望自己這次過年可以不必拿香拜拜。媽媽突然勃然大怒,,爸爸也對我十分不滿。我想逃離家中,卻又害怕會讓事情變得更糟。所以我唯有不斷地禱告。

母親要我在上帝和家庭之間做一個選擇。面對這個問題,我只能沉默。一切是發生得這麼快,母親憤怒的賞我巴掌、父親要我回房間收拾行李並滾出家門……家裡的大門在我面前關上,我赤着雙腳,離開了生活了將近22年的家。

起初,我常常哭泣。隨着眼淚慢慢變少,我以為自己正在修復中,卻沒注意到自己的信仰開始在很細微的部分變質。首先,我無法大聲讚美上帝。如果遇到很歡樂的詩歌,我腦中便會一片空白,因為歌詞中對上帝的描述與我的經驗完全不符合;如果遇到很委身的詩歌,像是“不論要付什麼代價…”這類的歌詞,我便會感到憤怒和不屑。因為我不覺得有多少人真的了解什麼叫做“不論要付甚什麼代價”!我開始無法與人有深度的信任,認為所有人都會離開我。

很多人聽到我的事情之後會覺得我很愛上帝、願意為祂舍己。而我也一直認為自己是因為愛上帝而打這場家庭爭戰。然而我卻不感到喜樂,事實上,我充滿了憤怒!

“上帝為什麼要讓我遇到這樣的事情?為什麼禰不願意幫我?!”

我的生活開始進入一種微妙的混亂。我仍繼續工作、讀書、服事,甚至關心人,但我與上帝沒有親密的關係,對祂的話語也不渴慕。

然而,上帝都看見了。

不久,我參加了一次營會。營會上,我遇到了來自台灣各地的青年基督徒。這讓我發現原來上帝的國度遠超過我想象。一些用我原來教會的標準來看是不順服上帝、不認真對待信仰的人,卻在相處中讓我感受到了他們對上帝積極的尋求。原來各種性格的人都可以服事上帝!此外,在營會提供的輔導室里,我有機會與一位輔導談起自己心裡的傷痛。令人驚訝的是我們雖是初次見面,他卻能夠看穿我心底的想法,甚至是我自己無法開口說出的話。在談話中,我感受到了上帝的接納。這位輔導又推薦我讀一本屬靈書籍。書中,我發現過往我在信仰的最大錯誤在於,我努力想當個好基督徒,勝過去體會上帝的美好與慈愛。我仍舊用原本的價值體系——賞善罰惡與罪有應得,來面對耶穌。對於基督信仰中最核心的信息——饒恕與恩典,我只是知道,卻不曾體會。原來,我始終沒有真正的經歷到“好消息”。

上帝的工作沒有隨着營會的結束而停止,而是全面性地展開。祂把一位可以彼此完全坦承的屬靈夥伴放在我身邊,也帶領我來到現在的教會,讓我擁有全新的團契關係。上帝也悄悄地改變了一些親戚的態度,使他們漸漸會主動邀請我回家聚餐。雖然家人的態度仍然強硬,但我可以慢慢感受到被家族重新接納。透過大量閱讀屬靈書籍,我的生命更是汲取到得以重新開始的重要養分。

隨着祂更新了我對祂的認識,我更深地明白上帝的真貌是如此的美好。原來祂並沒有把我丟在水火之中,而是與我同經死蔭的幽谷。祂並不是我所以為的充滿規則、條件、嚴厲的主,而是用自己的美善吸引我想要更像祂,且在我無能為力之處為我加添力量。以前每當事情沒有照着計劃進行時,我總是憤怒又焦慮,對自己失望對別人生氣,使得事情變得更糟。但漸漸地,我學着即使在這樣的時刻,仍心平氣和地做該做的事。我會儘可能趕上進度,但內心卻不是匆匆忙忙的,而是“耶穌,你知道我正在努力,請幫助我”、“如果失敗了也沒關係,上帝仍舊掌權,祂會陪我一起度過難關”。

我越來越能夠用孩子的心態來面對上帝。遇到困惑的事情時更常向祂尋求幫助,相信我的未來都在祂手中,我不需太擔心。當遇到誘惑時,我心裡則會想:“我不想讓天父爸爸對我失望”。當我去做對的事情時,以前會覺得“我真棒!”當然這也是真的,可當我跟上帝的關係更親密時,我第一個冒出的想法是:“我相信上帝喜歡我這樣做。”

這一切改變有多麼的奇妙,簡直無法言喻。但我還要說,這一切都是“祂”做成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相信與接受。我雖仍在修復與成長的過程中,家族也還尚未被上帝得着。生活中仍有各樣的壓力,對未來也不是很有信心。可我知道,上帝不曾離開。以前沒有,未來也不會。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出品,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基督徒的聲音!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頭條大追蹤)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