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hat Image_20171011081840

作者:Cindy Wang,澳大利亞
語音播讀:佳音,中國
播讀後期製作:龐宏宇,中國
背景音樂:Discovery House

不知什麼時候起,韓劇的風也吹到我家門口。這股韓劇風真的是一踏進去,就很難走出來。雖然並非每部劇都吸引我,但我卻唯獨對女主角人生翻轉的故事情有獨鍾。我喜歡劇情中善良的心最終會被看見;積極地對待人生,人生也會對你報以微笑;才華加努力總能綻放;而有情人能終成眷屬。這些情節都讓我備受激勵,頓時想起了有人曾將看劇比作喝心靈雞湯,當自己的人生索然無味或困頓挫敗時,走進劇中便能得到安慰與鼓勵。在劇中,我們可以看到不一樣的人生,去經歷一個美麗的轉身,讓我們可以想象着期待的人生。

然而那畢竟是劇,曲終人散時,我們還是得從劇中走出來,面對自己的人生。我追劇時總是在劇中和現實的反差里生出一股失落,無所適從。劇中主角的人生如此精彩,反觀現實中的自己卻不知該如何經營、規劃自己的人生,才能一樣的閃光,一樣的繽紛。我從小接受的是無神論教育,被灌輸的是優勝劣汰的觀念。後來信主了,這樣的觀念卻也依然對我有所影響。打從我上小學,我的目標就是考取最好的中學和大學。一路過關,倒還順利。留學海外,碩士畢業后,我就結了婚,和丈夫一起經營公司。婚後,雖然有丈夫的陪伴,茶米油鹽中也沒閑着,卻總有一種無法擺脫的失落感。求學時期還有每個階段的目標,但畢業、結婚後的我卻沒了接下來為之心動的目標。後來,我們接二連三地有了孩子,公司也在成長,而我則變成了一個高速旋轉的陀螺,每天都在忙碌,解決各種各樣的問題,被繁忙的節奏帶動着,停不下來,但又不穩,隨時可能倒下去。生活物質上的改善、公司的穩定發展自然是好的,但當繁忙在夜色中褪去時,失落感又慢慢襲來。我覺得我所擁有的都不是我真正想要的,我所盼望的又是什麼呢?

奧斯瓦爾德·錢伯斯(Oswald Chambers)說過,「上帝的呼召好似大海對海員的呼喚,只有融入大海中才能聽到」。 「天生的海員」得傾聽心底里大海的呼喚,因為直到他回應那個呼喚,投身於大海的懷抱以前,他都會沒有平安。所以當我在繁忙的生活中失落到忍無可忍時,我才終於想起了上帝,且選擇來到祂面前,直面祂多次對我的提醒與呼喚。回到上帝面前後,我思考着該如何回應與服侍祂。後來我想起我從小就酷愛文字的興趣。當初留學的衝動也是因為讀了一篇讀者文摘里的英文詩,美得讓我淚流滿面。於是很早便有了入行翻譯和口譯領域的想法。我知道主一路以來多次叩我的心門,縱使有感動想要在這塊領域上服侍上帝,我卻選擇沒聽見。因為我在大學和研究所里學的都是理工科,後來有了家庭和公司,兩者之間的需求也有增無減,加上翻譯和口譯課程的挑戰性,都讓我卻步。

所以當我選擇尋求和回應上帝時,我求祂給我勇氣和信心,去報考了口筆譯的研究生課程。順利考獲后,便在相關領域從業。除了工作,我也開始了教會裡翻譯和口譯的服侍。這一路走來,有太多太多的掙扎了,也曾多次想過放棄。但上帝在過程中總是藉著祂自己或他人的話語來給予我肯定、為我開路,讓我更加確定祂喜悅我走的路。

因着翻譯的工作我才發現原來除了語言、文字之外,聲音、眼神和肢體語言都可以給有需要的人帶來莫大安慰。不只給他人帶來安慰,我自己也從中得着安慰。事實上,當我選擇在生活中服侍上帝時,與過去最大的不同,是我漸漸不再感到莫名的失落,而是多了無窮的喜樂和盼望。雖不像韓劇中女主角那般擁有華麗繽紛的人生,但每天對我都是新的啟航,讓我期待着,不知上帝將如何使用我去成就祂的事工。

生活中我依然是丈夫的好幫手,但滿有盼望的我有更大的動力和精力去扶持他,能夠更積極、喜樂地照顧家庭。雖然曾沉溺在浪漫劇情中,做過白日夢、羨慕過劇中人的精彩人生,但現在我知道我的人生故事的導演是誰,祂為我們設計了一個獨有的生命藍圖。縱使行在祂的道路與計劃中不會是一帆風順,但我卻明白了人生不是只看是否過得華麗、精彩繽紛,而是祂是否參與在其中。因此,當祂也邀請我們參與其中時,我們要拿回掌控權,走出情緒大起大落地幻想與現實中,尋求與回應那位為我們設計生命的藍圖的上帝。相信我,這會比劇中那些精彩繽紛的生活劇情,來得更加美好。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出品,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基督徒的聲音!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真實的世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