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麦田采薇

我要克制自己的身体,叫身体服我,
免得我传了给别人,自己反而落选了。
——哥林多前书9章27节

2012年伦敦,历经两届奥运的刘翔再一次出现在110米栏的赛道上。他加速、起跳、落地、叩头、单脚跳到最后一栏、俯身亲吻、离开赛场……

我曾有短暂的运动训练,因此明白一个运动员脚踝处受伤的痛苦。有一次,我因跑步训练过多而引发了骨膜炎,整整一个月都不能跑步。起初的几天,每一次走太急就会感到脚踝处针扎的痛。跨栏运动员每一次跃起落下都会对脚踝有极大的冲击,所以我很难想象长年累月的训练之后,他们要背负的是怎样的伤痛。再加上来自全国上亿观众的期待以及国人必胜的信念,这样的重压,实乃常人无法忍受。

我大二那年参加校运会,有整整一个星期只要一想起比赛就紧张,比赛前甚至胃绞痛。因为我不想让同学和朋友们失望——大一的时候,我四百米和八百米都拿了第一。幸好那年手里抓着十字架,破了校运会纪录。大三,当老师让我参加省大运会时,我拒绝了,因为害怕煎熬的压力和严酷的训练。

一个运动员的生命历程,就如那烟花绚烂,转瞬即逝。短暂欢呼和金牌背后是血水艰辛、旁人羡煞的目光后是煎熬的压力、掌声背后则往往是落寞孤寂的身影。天父藉着这段经历使我明白:一切的外在荣誉都是短暂的,都会过去,并不能满足我们的内心。只有明白天父的旨意,为那永不衰朽的冠冕奔跑,生命才能在永恒中找到真正的价值。不再为别人的期望和别人的眼光活着,内心才能在祂的爱里得着安息。

为得奥运会的任何一项金牌都是需要严格训练的,更何况我们是要得天上那永不衰朽的冠冕?若是没有常常有规划地训练自己读经祷告、做属灵的操练,我们心里固然愿意,肉体却软弱了。希望我们能像专业运动员那样操练自己,因为在那日主要将祂那不能朽坏的冠冕赐给我们。

凡参加运动比赛的,在一切事上都有节制;
他们这样作,不过要得到能坏的冠冕,我们却是要得不朽的冠冕。
——哥林多前书9章25节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