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志希

“你们要谨慎行事,不要像愚昧人,当像智慧人。
要爱惜光阴,因为现今的世代邪恶。”
——以弗所书5章15-16节

十八世纪英国循道派宗教复兴运动的发动者、杰出的户外布道家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一生风尘仆仆,四季常骑着瘦马,在各处旅行布道。他典型的每日活动,包括凌晨四点起床后一个小时个人灵修、五点主持晨祷会、白天在不同的村庄向村民讲道、天黑后或约见循道派领袖(或主持崇拜聚会)。而在如此众多的事情要做的情况下,他仍坚持一件事情——阅读。每日早饭后,卫斯理就“上马前行,随身带着书籍,在马背上阅读”(许牧世:“卫斯理约翰传略”,载《卫斯理•约翰日记》,页26)。他似乎总是在工作,从不曾休息。他曾说:“我和空闲无缘。只要活着,如果健康状况容许,我就要做事。”而即便一天有许多时间都花在当时英国落后的交通上,他也不会浪费光阴:“我通常在马背上阅读历史、诗歌和哲学,因为其他时间还有别的事要做。”

处身于三个世纪后的我们,虽拥有愈显便捷的交通,但却因为都市化的发展,上学和放学、上班和下班花费于等车和坐车上的时间依然不少。我们清楚什么是一直“在路上”(on the way)的感觉。于是,我们想出各种方法,来“消磨”这些“在路上”的时间。例如地铁站派发或出售商业化的报纸,又如地铁播放各种新闻和广告;还有数字化时代的典型表现:我们上了瘾地用智能手机发讯息、打电话,或用平板电脑玩游戏、听音乐、看电影和电视剧。

这一切并非完全不好。但是如果只有这一切,我们快节奏生活中早已所剩无几的时间真的会化为乌有。公元一世纪时,使徒保罗教导以弗所教会的基督徒,“要谨慎自己该如何生活,不要像一个无智慧的人,倒要像一个有智慧的人”(Be careful then how you live, not as unwise people but as wise Ephesian 5:15 NRSV)。而究竟该如何生活才像一个“有智慧的人”呢?在保罗看来,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爱惜光阴”(以弗所书5章16节a)。有趣的是,保罗在此似乎同时想告诉我们,“邪恶的世代”的邪恶渴望,就是让我们成为无智慧的“愚昧人”——而“愚昧人”在此的显著标志,就是浪费光阴。

也许,前文提到的约翰•卫斯理能在这一点上给予我们启发。都市中的我们不再坐在马背上,但仍需要坐在出租车、公车或地铁上。除了有时的社交(如发讯息或打电话)和娱乐(玩游戏、听音乐、看电影和电视剧)之外,我们是否可以如卫斯理一样,随身携带一本属灵书籍或小本圣经,在交通工具上阅读?又或者,我们是否可以运用我们比卫斯理便利得多的条件——即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在上学和放学、上班和下班的时候,为自己创造出一个单单属于自己与上帝的“神性空间”,来阅读书籍、聆听诗歌或默想圣言?

曼宁(Brennan Manning)引用《卫斯理的信息》(The Message of the Wesleys: A Reader of Instruction and Devotion)说,“除非愿意阅读,人不可能在恩典中成长”(曼宁:《衣衫褴褛的福音》,页17)。“马背上”的阅读,能操练我们成为“爱惜光阴”的“智慧人”,并藉此使我们在天父上帝透过圣灵、藉着圣子耶稣而赐给我们的恩典中,不断成长。

二十一世纪的你,能否找到属于自己的“马背”?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