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I-Set-Up-A-Christmas-Tree-Every-year

作者:Karen Kwek,新加坡;翻译:钟林君,中国

我对圣诞树的装饰有很多自己的要求——树身至少高1.8米,树枝上要挂满绿色的针形树叶,全部用手工的装饰品,再加上一闪一闪(不要那种闪得太厉害的!)的圣诞灯。

虽然我住在一个热带国家,并且我的圣诞树也是假树,那又怎样?虽然随着圣诞树流行款的不断翻新,与那些色彩搭配、美轮美奂的冷杉相比,我的圣诞树早已显得有些简陋,不是特别搭的装饰物,倒是都寄托了某些特别的情愫,那又有什么关系?1个月后,我又得把所有东西打包,封存11个月,这些也难不倒我,我还是要摆出圣诞树,因为对我们家来说,没有比摆出圣诞树,装扮圣诞树更能让我们感叹“圣诞来了!”

那这些圣诞节的传统都是从哪儿来的呢?在基督教出现之前,人们已经开始在冬天的时候把那些长青的树枝搬回家,提醒自己春天马上就到了。而如今我们看到的圣诞树装饰,应该起源于400年前的德国。那时,基督徒开始装饰长青树,以此来纪念耶稣所带来的永恒生命。传统都是因为要记住或重复讲述某个重要的消息或事件而来的。基督教的传统也是这样一路发展而来——有时替代或是转换一些本来不属于基督教的风俗或仪式。不管我们是否意识到,我们现在庆祝圣诞节的方式,多少都跟我们所在的文化、习俗相关。

比如,在英国,传统的圣诞大餐通常在下午进行,桌上的菜肴包括烤火鸡或烤鹅,里边通常会塞一些馅;再会有烤土豆,球芽甘蓝,热乎又美味的肉汁,再配香料热红酒、百果馅饼或圣诞布丁,是不是光看这些名字就已经饿了。在美国,很多地方冬日大雪过后的雪景美过任何明信片,邻里间也会炫耀自家院子里的圣诞装饰,通常会有雪人和驯鹿。我有一位住在美国西海岸的朋友,每年她都会自己烤巧克力软糖和圣诞饼干作为礼物送给大家。在澳大利亚,圣诞节刚好是夏天,大家比较热爱的是圣诞烛光合唱会(Carols by Candlelight)。这是在澳大利的主要城市每年都会举行的户外演唱会,到现在已经70多年了。澳大利亚人特别热衷于户外活动,因此我在悉尼的朋友,圣诞大餐吃的是海鲜烧烤——还是在海边吃的。

因此,既然圣诞节并不是只有一种庆祝方式,对你来说,什么最能让你感到圣诞节的氛围呢?曾经有一度,我就像这个世界那样庆祝圣诞节,不过又是一个欢庆的节日,有圣诞老人和那只叫红鼻子鲁道夫的驯鹿还有圣诞节自己的故事罢了;也不过又是一个可以跟大家互送礼物,参加派对的日子;同时,不过又是给自己多一个借口,可以唱唱温暖的歌曲,吃吃肥腻的美食。

但除此之外,圣诞节有更深的意义。圣诞节的英文“Christmas”本身就是从“Christ’s Mass(基督的圣事)”一词而来,也就是用来纪念基督或弥赛亚生日的庆典。“基督”或“弥赛亚”是用来称呼上帝拣选的王的称号,这个称号告诉我们,上帝已经赐耶稣权柄管理万物,也赐祂权柄把一个不认识祂、不接受祂统治的世界带回祂面前。不理会上帝的结果是与祂永远的隔离。但上帝却将耶稣派到这个世界为我们背负刑法——祂出生就是为了为我们死——好让我们获得生命。因此,圣诞节最核心的信息,就是我们受邀与上帝建立友谊,建立活泼的关系! “‘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这话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提摩太书1章15节)

任何一个圣诞节传统本身都不是圣诞节真正意义,或者说,守圣诞节的传统并不会让我们成为一名基督徒。因为基督徒指的是通过上帝的儿子耶稣与上帝建立关系的人。如果我们没有培养我们与上帝的友谊,并享受这份友谊,即便是圣诞大合唱、降临节日历、圣诞剧这些非常棒的基督教传统都会变为空壳。

另一方面,如果我们所做的显示了我们与上帝之间的健康关系,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也可能会衍生出更多的意义——有意义的传统就是这样诞生的。

打个比方,我的圣诞树和布置圣诞树这件事情,已经开始意味着团聚。每一个手工的装饰品都来自某一个降临节的教会活动,而圣诞树也陪我们度过了无数次与家人朋友分享美食和信仰的时刻。

如果没了我的圣诞树,圣诞节还会是圣诞节吗?当然!在我的心里,每一天都是圣诞节。但是因为我可以选择以怎样的方式来庆祝12月25日(如果是东正教国家,那就是1月7日),所以我要仔细地思考应当遵循哪个圣诞传统,并将其当成自己的传统来过,而不仅仅是跟风。

你呢?你有哪些圣诞传统吗?哪种传统最能创造机遇,让我们可以纪念并与他人分享耶稣,并将这个喜乐的消息传递下去呢?

此文章译自雅米英文网站

*原文与译稿均由雅米事工编辑后发表,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心青年的角落!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 圣诞节中的基督)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