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

作者:天堂鸟

去年圣诞节不久,我发现自己的脸部肌肉突然不听使唤,甚至没办法眨眼和皱眉,就连咧嘴而笑都变成一种奢望。

那时医生告诉我,我得了Ramsay Hunt综合症。这是一种周围性面瘫,由潜伏在颜面神经内的水痘带状疱疹病毒所引起。当身体免疫功能降低时,潜伏的水痘病毒就会侵犯颜面神经。

当时,我感觉右侧的脸部肌肉僵硬,半边脸几乎动弹不得,说话有点口齿不清,喝水嘴角还会漏水。最可怕的是一侧的眼睛无法紧闭而变得很干涩,视力也变得模糊。医生特别嘱咐我,睡觉时要用胶布把右眼皮粘起来,好让眼睛能密合。如果眼睛过度干燥的话会引起结膜炎,严重的话还可能伤到眼角膜,导致永久性视力下降。

医生也没信心
我问医生,是不是病毒去除了,面瘫的问题就会好了呢?他一脸同情地说,这很难说,治愈机率的高低全看个人的免疫力和自愈力。神经线的修复,没有一个医生能说得准。有些人只恢复了一些,有些人痊愈了80%已是很好的结果。也就是说,若我没有百分之百的痊愈,我的脸部表情以后就会变得有点怪怪的。那位基督徒医生竟然还对我说:“回去祷告吧,上帝是最大的医生。”

刚发病的前几天,我似乎还不怎么感到害怕,因为我想上帝是能使瞎眼看见、瘸腿行走、甚至能使死人复活的主,我这个病对上帝来说是“小问题”,难不倒祂的。但随着面瘫的情况越来越糟,加上看到自己那歪斜的脸,我不禁越来越害怕:万一我的脸从此就这么难看怎么办?如果上帝让我以后留下这张怪脸见人,我又怎么受得了?

于是我上网读了很多资料,只要是对此病症有帮助的复建方法我都试着去做,像是嚼口香糖,用脸部按摩器刺激我的肌肉等等。但绝大部分的研究报告都说这个病的预后效果不佳,许多人会留下后遗症且无法完全恢复正常。当时我的祷告就是求上帝完全医治我,且不要留下任何面瘫的后遗症,然后我要将荣耀归给祂。

煎熬和考验的时刻
在生病期间,除了生理上的不适,更多的时候是心里的煎熬和信心的考验。我是要选择信靠上帝还是相信那些评论呢?我要感恩的是,借着这场病,我再次经历到上帝的慈爱和祂的同在。上帝的话语在我最软弱时候给予我极大的安慰和力量。在我最沮丧的时候,灵修时主给了我一段经文:“疲倦的人,我必使他振作;愁苦的人,我必使他满足。”(耶利米书31章25节,圣经新译本)

接着,在我服高剂量的药物病情却似乎不见好转时,身边有人来告诉我说,若我不照着她的方法去治疗,我的病恐怕不会好。这时我的心情又再次跌落谷底,而上帝也再次让我看到另一节经文:“‘女儿,放心!你的信使你痊愈了’。从那时起,那女人就好了。”(马太福音9章22节,圣经新译本)。这句话提醒了我,要凭信心不凭眼见,我不需太在意或相信人所说的话,唯有上帝的话语是可信的。

猜猜我最后究竟有完全好起来吗?感谢赞美主,我在1个半月后痊愈了。在生病期间,有许多的基督徒朋友和同事都迫切地为我代祷,这也让我非常感恩。上帝是垂听祷告的上帝,祂顾念我的需要,怜悯我的软弱,使我的病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最重要的是,我若不说,没有人看得出我曾得过面瘫,真是要大大地感谢主啊!

学习的功课
病好后,回想这次的经历,我问自己:“上帝要藉此教导我什么功课呢?”

看到病重时的那几张照片,我还是会心有余悸。我会得面瘫,自己也该负点责任。我确实不在意自己的健康,让身体长期劳累,却不懂得喊停。发病前的半年,我感冒了好几次却继续上班,不懂得放松,让身体休息。圣灵提醒我, 身体是上帝的殿,不顾惜自己的身体也是得罪祂,这是不讨上帝喜悦的。

再来,我学会要凡事交托,因为主说:“你们所有劳苦担重担的人哪,到我这里来吧!我必使你们得安息。”(马太福音11章28节,圣经新译本)。身体免疫能力低,与心情有直接的关系。若总是情绪低落,身体的自愈力就不好,也较难康复。在生病的期间,主教导我要将一切的忧虑和重担交托给祂。祂更赐下话语不断地鼓励我,使我不致灰心绝望。

最后,我学会了要完全信靠上帝,相信凡事都有祂美好的旨意,为要叫我得益处。这世界会有许多的声音在影响着我们,许多人会说服我们他们是多么有能力可以帮我们决解问题,但其实只有上帝才是大有能力的,祂是位那统管万有的主宰,祂才是值得我们信靠的对象。我了解到,无论是顺境或逆境,祂都在我的生命中掌权,我只要专心仰望主就足够了。

愿将一切颂赞和感恩都归给那位最大的医生。“ 耶和华啊!求祢医治我,我就得医治;求祢拯救我,我就得拯救;因为祢是我所赞美的。”(耶利米书17章14节,圣经新译本)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编辑后发表,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教会生活)


submit_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