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a-1177099_640

作者:CHARMAIN S
译者:Fish,香港

2015年的某个晚上,一个面生的年轻人走进了一家教会。教会里参加每周圣经学习小组的教友们都很热情地欢迎了他,并一同聚会了一小时。突然间,这个年轻人站了起来,掏出手枪,向房间里的每个人扫射。他朝每个人都开了几枪,在宣扬了种族言论后便离开。在那晚,共有9个人死去,其中包括了一名牧师。

这并不是动作惊悚片的戏剧开场,而是真实地发生在现实生活中的事件。这间教会就是美国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市的伊曼纽尔非洲卫理公会。九名被害者都是这间教会的教友,亦是非裔美国人。开枪的年轻人是21岁的白种人Dylann Roof,他在被逮捕之后承认犯下这令人发指的罪行,并意图引发一场种族战争。

什么样的言语才能形容这场恐怖的暴行呢?谁能理解受害者家人和朋友的痛苦与愤怒?他们肯定会渴望伸张正义,甚至是复仇。  然而,受害者的家人的回应却令人感到意外 。虽然他们痛哭到难以言语,但却选择延长宽限期。在法庭上,这一个个悲伤的亲属接连站起,正式声明他们已原谅Roof并选择为他的灵魂祷告。

真不敢相信!

想象一下,有这么一个人他仇视你,或者不喜欢你,在伤害你最亲爱的人之后,你会有什么反应呢?你会像查尔斯顿的信徒那般,选择放下仇恨并宽恕你的敌人吗? 凭我们自己的力量,这可能性微乎其微。不过查尔斯顿的信徒拥有的,和我们所有人一样,就是信念——相信耶稣基督不仅仅为了他的仇敌而死,同时还宽恕了他们。作为基督徒,我们已然知晓了耶稣在马太福音5章44节的教导:“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这听起来简单直接,可是现实中要做到几乎不可能。

查尔斯顿的新闻让我想起了自己的亲身经历。五年前,我的一个朋友被施暴者企图性侵犯后刺死。我们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却亲如姐妹。失去她,我的世界就像缺失了很重要的一部分,让我痛到肝肠寸断。

那位凶手当场被擒,并被判处了26年的监禁。当我得知该判决时,我并不像查尔斯顿的信徒们那样回应。“这判处不够!”我们的另一个朋友说道,而这简直就是我的心声。我们依然感到非常地愤怒,而我则是对于宽恕凶手这件事感到非常地挣扎。

我花了好几个月,去聆听和理解上帝劝我宽恕的呼召。最后,通过圣经里关于大卫王的记载,上帝柔软了我的心。  让我们来快速回顾一下大卫王的故事吧!在大卫称王之前,他用了八年的时间逃离扫罗——以色列的第一任君主的追杀。扫罗执意要灭了大卫,因此导致这八年里大卫不得安歇,充满了恐惧和煎熬。然而,即使大卫后来有机会杀死扫罗,他却没有这样做。因为他知道,扫罗依然是上帝的受膏者。当扫罗最终死去时,大卫甚至哀悼他的仇敌。(撒母耳记1章11-12节)

归根结底,大卫是因为顺服上帝,所以才选择不向扫罗复仇。我深信,就如同大卫一般,这些查尔斯顿受害者的亲人们也意识到,  上帝掌管Roof,和掌管他们一样多。他们也知道,Roof的生命在上帝的手中,并不在他们手中。正因如此,他们才能够降服顺从上帝并宽恕他们的敌人。 同样地,我也必须意识到,杀害我朋友的凶手也在上帝的手中,并不在我。不止如此,我还得认清上帝对于他的掌权。因此,虽然我觉得很荒谬,但我还是开口原谅并为杀害我朋友的凶手祷告。虽然这并不能带走我的悲痛,但这宽恕的行为却能使我从该假象中解脱出来。这假象就是我自以为我拥有审判凶手的权力,因为他的所作所为带给我伤痛,也因为他是我眼中的仇敌。

我相信“宽恕”是我们去爱仇敌的第一步。 而这一步亦象征着信任全能的上帝才是掌权者。不论我们自己喜欢与否,我们都曾经是祂的敌人。但上帝却提供了宽恕我们的途径——“因为我们做仇敌的时候,且借着上帝儿子的死得与上帝和好,既已和好,就更要因他的生得救了。”(罗马书5章10节)既然我们已得到上帝的宽恕,那就让我们也将这宽恕传递给他人——甚至是我们的敌人吧!

所以,今天就问问你自己,你有需要宽恕的对象吗?

此文章译自雅米英文网站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编辑后发表,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 天下之忧)


submit_article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