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export1492471964616

作者:叶玲君,台湾

语音播读:安安,香港

录音后期制作:庞宏宇,中国

我是在1997年12月14日那天受洗的。受洗的日期我记得特别清楚,因为我的牧师在当天送了我一本教会的属灵书籍,上面写着受洗的日期和箴言22章4节的经文,「敬畏耶和华心存谦卑,就得富有、尊荣、生命为赏赐。」但当时似懂非懂的我只是把那本书当成附身符带着,只是偶尔翻阅一下而已。

 我出生在一个基督化的家庭,从祖上开始算到我已经是第六代基督徒,算是台湾少数非常早期就信主的家庭。我爸妈是很虔诚的基督徒,虽然他们生活上也会遇到许多的压力和困扰,但他们从来都不会因为这些而忘记上帝。从小,爸妈就很鼓励我和弟弟读圣经,背诵经文。记得我妈常常会在我们经过客厅时逮住我们,逼着我们从她那本看得快要烂的属灵书籍里挑选当日的经文来默背。连玩的时间都不够,所以我们总是挑选最短的经文来应付妈妈。但却没想到后来这些短短却很有力的经文,往往就在我最需要的时候,从脑海中冒出来,直接成为安慰扶持我的话语。为此,我很感谢妈妈。相信爸妈给我们的严格教育和背后流泪的祷告,是我和弟弟后来能好好地跟随上帝的原因之一。14岁那年,我常常会感到愤怒。原因很简单,因为我爸妈对我的学习成绩要求很高,我很拼命地念书,成绩却总是不尽理想。这种时候,我便会常常自己一个人在房间跟上帝一边祷告一边大吼,「祢说祢是全能的上帝,为什么不能帮我考好成绩,我需要好成绩才能上好的高中,之后才能考上好大学,到底帮不帮我啊?」然而就在那年,爸爸提出我差不多该受洗的要求。我考虑了好几个月后才决定受洗。我去参加受洗班,把基督教的教义读过一遍,之后通过牧师的面试,就预定了在圣诞节前的主日受洗。老实说那时候我一半是被爸爸要求,一半也觉得自己是第六代基督徒,怎能坏了家庭的传统,反正日后也必定要受洗,那就受洗吧!在决定要受洗之后,我爸告诉我可以向上帝求一样我最想要的东西,所以我就反复思量我到底要求些什么(大部分的基督徒是不同意这个说法的,毕竟受洗归入上帝的家已是此生最美好的事情,怎能还要和上帝求什么)。

我接受的是点水礼。受洗那天,我特意穿了一件好看的衣服,内心盘算着我想要祈求的东西。由于当天受洗的人数较多,我是跪在第四个软垫上等候牧师的到来。我怕没有即刻说出想祈求的事项便会求不到,所以从洗礼开始进行那刻起,我内心就不停地默念「我要长高、我要长高、我要长高」(没错,当时最困扰我的就是身高不高的问题)。然而奇妙的是,当牧师奉靠圣父、圣子、圣灵来为我施洗的时候,我的口竟自己说出,「愿上帝的旨意成就在我身上」这句话。我突然就明白我所信的这一位上帝是真的!祂竟然改变我的口,让我在受洗的当下求了比长高还要有意义的事。

转眼间我受洗已过了二十年的时间,我也由少女变成三十多岁的已婚妇女,并且从医学生变成神学生。回想那历历在目的受洗经历,我现在才真正地明白了上帝在我受洗时让我说出的「愿上帝的旨意成就在我身上」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目前就读美国的一所神学院。我知道上帝要辛辛苦苦地养大一个祂自己的仆人有多不容易,我不敢说我自己有多属灵,也常常觉得自己就是给上帝打杂的,但是我很清楚知道上帝带着我走的这三十几年里,每一分每一秒都有祂自己的旨意。就连后来没有长高的个子,也成了我丈夫特别喜欢我的一部分(个子小小的很可爱)。

回想起受洗那一阵子的情景,真的有很多要感谢上帝的地方。虽然当时还有很多属世的观念,但信实慈爱的上帝并没有撇弃我,反而使我慢慢领悟出很多明明知道,却不能打从心里真的明白的道理。一路走来,直到现在才真正体会到耶稣在为我们舍命时的那一份爱的伟大和美好。

感谢圣灵让我的口比我的脑更知道我该祷告要些什么。看着受洗时台湾教会牧师写给我的箴言22章4节的经文也才明白敬畏耶和华能给我带来的不是经文字面上看到的金钱和富足,也不是来自社会地位的尊荣,更不是之前当医生能挽救生命的满足,而是来自上帝的国,属灵上真正的重生得救和来自天父上帝的赐福愿荣耀都归给我们的上帝,阿们!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题文章 : 奇异恩典)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