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hatIMG7
作者:雪伦,马来西亚

语音播读:安安,香港

录音后期制作:庞宏宇,中国

我手上拿着一朵太阳花,站在教会讲台下的一旁等候。今天是我团契小组的其中一个组员受洗的日子。当牧师宣布她受洗归入主的名下,祝福并拥抱她时,这位组员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激动地哭了。全场的人起立鼓掌,我跟其他的组员涌上去,将手中的太阳花送给她。当我跟她拥抱时,不知怎么地我也感动的哭了。

自从在大学回转归向主后我就看过不少受洗的场面,每一个场面都十分令人动容,可以看得出这些受洗的人内心是何等的喜乐。有时候看着他们,我会觉得很羡慕,甚至会蛮好奇他们本人受洗当下是怎么样的一个感受?有时偶尔会想,如果我当初受洗的时候也是这么喜乐,感动就好了。

我出生在一个基督化家庭,从小在一个非常传统的教会长大。每次去教会我都当是去参加活动,跟朋友见面玩耍。圣经上的故事对我来说是神话故事,所以也没认真听,对圣经知识一知半解。我知道耶稣是谁但并不了解祂,也不想了解祂,认为跟我无关。我总觉得,一个人怎么能够去相信或依靠那从来看不见的“神”呢?渐渐长大,能不去教会就不去,偶尔为了避免我妈唠叨才去。然而我们教会有个规定小孩子满15岁就可以受洗。于是我妈和主日学老师就帮我报名了。但当时的我完全不理解受洗的意义,只是例行公事去上受洗前辅导课。

到了受洗当天,我并没有太多特别的感受或喜悦,只想快点结束然后回家。怎知后来一个本该跟我同天受洗的弟兄却在当下受到攻击,而使得教堂里一阵混乱,以至于我之后几天都有点害怕去教会。受洗后我还是跟以前一样,对信仰也没没什么改变。

后来我出国到台湾留学,第一次离开家的我立刻就被外面的花花世界给吸引了。因为一个人在外地读书,人生地不熟,没有安全感,所以那时当我结交了一群爱玩的朋友后,我非常依赖他们,总是跟他们到处去玩。卡拉ok,酒吧,夜店更是我们常常会结伴一起去的地方。可时间久了,我感到越来越空虚,很没安全感,晚上不想自己回宿舍。每次去那些吵杂的地方我都感到很不平安,玩乐结束后的空虚感是很难受的,我不想再去可我更但心朋友会离我而去。

那时在学校有个基督徒学姐总是很关心我,每周都会打给我叫我去教会,开始几次我有去,但觉得太闷了,之后索性挂掉她电话。后来,我真的不想再那样下去,我非常需要平静下来,于是我想起教会,所以我找到学姐,跟她说我要去教会。可我去了教会之后,还是没有太多改变,我还是带有怀疑,并且不固定去教会。

后来,学姐让我去看教会的一个舞台剧。这部舞台剧大致上是有一个女孩,原本跟上帝快乐地生活在一起,然而后来却被金钱,欲望,美貌等很多的东西给缠住,以至于离开上帝,看不见上帝一直在后面呼唤她。但上帝没有放弃她,在女孩决定要挣脱那些缠住她的事物时,上帝拉住了她,最后回转归向祂。我感动不已,觉得自己就跟那个女孩一样,而上帝透过这次的舞台剧,重重地打入我的心里,我眼泪哗地流下来,停也停不了,那一刻我只觉得好难过好难过。在学姐陪同下回到宿舍我还在哭,那晚我第一次认真地做了一个很长的祷告,我祈求祂原谅我,帮助我可以脱离那些使我不平安的事,可以好好去认识祂,并且回转归向祂。那次之后我觉得自己整个人像是清醒了般,我知道我要去教会,我要参加小组,我要重新认识主。很奇妙的,那次之后我内心很平安甚至在这些朋友约我去那些地方玩时,我也能够坦然拒绝。没安全感、对外面的花花世界的迷恋一夕之间都消失了。之后我便开始固定去教会,参与服事。当我越认识主,我就越喜乐,内心也越平安,满有安全感。

思绪回到现在,虽然受洗时的回忆并不太美好,也很可惜那时没有早点认识主,但上帝的爱是真的,在外流浪多年,终于还是回到主怀里。虽然之后其实也曾有过一些挣扎和挑战,但过程中一直都在学习到要更加依靠上帝,而祂也总是用祂的方式一直带领着我。我才明白依靠这位虽然肉眼看不见的上帝,比任何外在人事物,来得更加可靠,有平安。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 奇异恩典)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