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hatIMG17

作者:宁萧,新加坡

语音播读:刘弟兄,中国

四月份是过清明节和复活节的月份。记得几年前,这两个日子还重叠了。

我的信仰之路可以说是这两个所谓节日之间的拔河,亦是我跟父母之间的拔河。初信之时,最大的挑战来自我的母亲。我的母亲是非基督徒,并且对基督教有不好的印象。这不好的印象源自于“基督徒不能拿香祭拜祖先”这件事情,而这种矛盾在清明时节变得更为突出、明显。

最令人感到无所适从的是,在我的大家庭中,有些基督徒长辈认为拿香只是一种尊敬的表示,无伤大雅。然而我父亲觉得这是祭拜的行为,是不可取的。我的母亲抓住这点,认为父亲选择不拿香祭拜是不孝的行为,同理,我跟父亲也就被挂上了不孝基督徒的标签。

曾经,母亲常常会在过节、祭祖的时候让我拿香,如果稍有拒绝的意思,她就会以严厉的眼神看着我,所以我也就只能乖乖接过香,心里喊几遍:“上帝,我不是这个意思,求祢原谅!”有一次,我态度坚定地拒绝,母亲便在回家路上一直哭,且说自己“教育失败”。这让我觉得自己陷入了无解的困局当中,无法让母亲理解之余,还一直在行动上得罪上帝,所以,我也哭了。

除了拿香,我母亲对洗礼这件事情也非常在意。她说:“除非我死了,你不要在我有生之年去干这件事情——如果你还当我是你母亲的话。还有,你不要尝试让你的弟弟跟你一样成为基督徒。”对于我向同学传福音这件事,她也会说:“不要去破坏别人的家庭。”因为她认为一家人若有同样的宗教信仰是最好的,如果一个同学因为我的说法而改变宗教信仰,那我就是造成了另一个家庭的不和睦。在她眼里,以己度人,不拿香这个选择已经上升到有机会破坏家庭的程度,而基督教是破坏家庭的罪魁祸首。

所以,我的母亲,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当中,是我心里最沉重的负担,而她所说的话,也一直是我长久以来过不去的坎。

然而母亲的这个说法其实是有问题的。因为从永恒的角度来衡量,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因福音而“得罪人”、“破坏别人的家庭”,似乎都是小事。后来,待我在主里有更多的成长时,更意识到,每个人都有可能选择接受或拒绝福音,然而这样的使人信主的“破坏”不是以人的能力或者口才能完成的。因此,我自己想来也觉得惭愧,有时候我对人的爱不足够越过现世的度量,因怕得罪人而退缩,不敢把福音分享给身边的人。

虽然我意识到母亲的话不是上帝的真理,但因从小我比较乖巧听话,所以对于洗礼这件事情我迟迟不敢去执行。尤其是在拒绝拿香,并看到母亲情绪崩溃之后,我更不敢。

一直到我有机会到外留学,暂时离开了家里。在不同的环境下,我的属灵生命虽然有所成长,但当洗礼的机会来临时,我还是很困惑。我很想受洗,却仍记得母亲的话,所以犹豫不决,心里充满担忧。后来,一个牧者与我分享说,有些事情仅仅是我们与上帝之间的事,不是什么人可以去阻挡的,而洗礼就是这么一件事。我听了以后,虽还会感到害怕,但却也安心了许多。

从我信主开始,我一直都知道终有一天我是要进行水洗礼的。从信主到洗礼,我等了四年。 终于,我等到了,我受洗了!我终于可以大声宣告:我是新造的人!

然而,这件事情还是被母亲知道了。她觉得我不在她身边,开始变得自作主张起来。虽然情况仍然恶劣,但我发现,在我遵从上帝的话语去行后,洗礼过后的我增添了新的勇气和希望。虽然母亲的态度并没有太大的改善,但我却能奇迹般地向她解释洗礼的过程以及这个决定对我的重要性:这是一个心里相信、口里并行为上承认的见证,是我心中坚定的信念。当然,这一切的解释是哭着进行的,我们两个人情绪都很激动,甚至结束了谈话后,整个人觉得筋疲力尽。

从受洗这件事情当中,我看到了跟随上帝所带来的祝福。 在这之前,我经常羡慕信仰不受家人反对的弟兄姐妹。甚至有时候,与父母联合反对信仰的人,我也羡慕。因为至少他们不会因为信仰的原因而出现家人对立的情况。但洗礼给了我新生命,也释放了我思想上的困惑和捆绑。我想,这就是上帝话语所说的,“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以弗所书6章12节)

当我认清了对的征战方式,选择顺服上帝,而不是看外界的因素后,我就把血气的征战带到了属灵的层面,在这里,我的上帝会为我而战。受洗后的我发现,虽然现实并没有太大的改变,但我自己本身却改变了。我开始有勇气接受家庭里的分裂和对立是我在信仰的路上逃不过的境遇,我只有与上帝一起面对。祝福不是指所有的事情都会变得顺利,而是即或在逆境当中仍选择顺服,且拥有上帝应许的同在。

所以,我生命中清明节与复活节之间的胜负输赢,不在于外在的环境,只在于顺服上帝的真理和祂大大的恩典。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 奇异恩典)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