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Jackie G,美国
翻译:Tutu,中国
语音播读:Angel,香港
播读后期制作:庞宏宇,中国

2016年1月4日那天,我真的觉得我的生活快完蛋了。我记得当时自己一个人坐在公寓的沙发上。

通常,我会看一集《老友记》,吃一碗麦片来麻木自己的神经和情绪。但那天晚上,我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我已经哭了整整一个星期了,眼睛都哭肿了,写日记的时候几乎都看不清日记本了。

多年来我一直渴望能和我姐成为好朋友,但直到几个月前,我们的心才真的开始联结。像其他兄弟姐妹一样,我和姐姐的相处时好时坏,今天开开心心地腻在一起,明天就开始互相嫌弃。随着我们日渐长大,我们有越来越多的冲突,比如当我结交一些我姐姐不喜欢的朋友时,我姐姐就会很不高兴。而她搬到洛杉矶做音乐之后,我们又分开了几年,这让我们的关系更加紧张。

但在内心深处,我一直都想要得到她的认可。我认为部分原因是因为在大家眼中,她似乎是完美的,好像她一切都顺风顺水。她的学业优秀,又擅长体育,当她的YouTube音乐事业做得有模有样的时,就感觉她的人生全都妥了。

所以,当我也搬到洛杉矶,并且和姐姐开始真正交心后,我高兴不已。我们终于学会了如何敞开心扉对待彼此并真实地分享各自的生命旅程。这并不是说我们以前不想互相分享,只是当时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该分享什么和怎么去分享。

当我打算向姐姐坦白时,我完全没有期待她会原谅我。我真的很讨厌自己怎么会做出如此丑恶的事情,也不想让姐姐知道我的罪状。然而我知道,我拖延着不去坦白真相的时间越久,就越是会给她和我自己造成更大的伤害。

我再也不想等待另一个“明天”了。我等够了,也逃避够了。现在是时候说出真相了。

所以第二天我开着车直奔姐姐的家,路上我一直听着hillsong的“ocean”,希望可以暂时逃避我的内疚感。我要告诉她真相,不仅如此,我也要跟她诀别。

我走进姐姐的家,站在那里,几乎无法用语言清楚地表达我的歉意,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承认自己曾介入她和前男友的恋情这件事。因为我实在说不出口,姐姐便开始猜测。大概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终于她还是猜了出来,我只能点点头。

如果你以前亲身经历过恩典——我说的不仅仅是知道恩典的意思,而是亲身体验过,那么你就会明白当姐姐选择原谅和宽恕我时我内心的感受。除了告诉我她爱我并且原谅了我之外她没有说别的话。我就这样跟姐姐坦白了事情的真相——这真相曾经令我如此害怕,让我觉得自己这辈子再也无法洗脱罪疚,让我想要隐瞒一辈子。

想想你曾经做过的最糟糕的事情,你带着罪恶感生活了很多年,之后竟然完全被原谅,你的罪在没有任何原因的情况下被完全洗净了。想想你最害怕发现真相的那个人,然而当他知道了真相,却依然毫无保留地爱着你。想想那个人在知道了你是多么的狼狈不堪后,仍然毫无保留去拥抱你和爱你。这就是对恩典鲜活的阐释,也是耶稣的心。

开启这个医治之旅,反思我过去的破碎不堪,并呈现在大家眼前,是我有过的最棒的经历。我并不是说犯错和为此内疚是快乐的。但是通过经历这一切我的生活彻底改变了。

话虽如此,但是向我姐姐承认错误并不是获得宽恕的关键。

直到2016年1月5日上午,我一直觉得姐姐是否选择原谅我会决定我是谁。换句话说,我把我的姐姐当成了我的上帝。我姐姐又酷又能干,然而她或其他任何一个人都不应该成为我的主宰。假如我给了她赦免我罪的权利,若是她没有原谅我,我会如何呢?如果在谈话之后我们就断绝了姐妹关系又会怎么样呢?是不是就意味着我永远没有机会被原谅?

我完全明白,当我伤害到别人时,我必须要负责任地承认自己的错误。但问题的关键是我并不是真正需要姐姐的宽恕才能获得内心的解脱。是的,我知道告诉她真相是正确的决定,但我也明白,如果在我告诉她之后,她选择不原谅我,我仍然会得到宽恕和解脱。我不会再被定罪,我不再是污秽的,我不会再是我自己以为的那种肮脏卑劣之人。

我非常感激姐姐的爱和宽恕。但我更加感谢上帝的恩典和宽恕。当我向祂承认我犯的罪时,祂就给了我心灵重获自由的机会,这简直太让我不敢相信了。耶稣使我脱离罪恶,得了自由(约翰福音8章36节); 羞耻不能再挟制我。

要明白,上帝——世界的创造者、这个尽善尽美的存在,在知道了我们每个人犯过的错误和心里的想法之后仍深深地、远超过我们人类小脑袋瓜儿所能理解地爱着我们,这真是一个了不得的事儿。上帝爱的不是那个表面上好看的我们,祂爱我们的全部,不管是残缺的,斑驳的,祂都爱。这真是一件伟大的事儿!

而我的故事告诉大家我们每一个人都能获得心灵的救赎和自由。

此文章译自雅米英文网站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爱中同行


投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