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Jonathan Hayashi,日本

翻译:Abby,中国

语音播读:Lomo,中国

播读后期制作:庞宏宇,中国

背景音乐:Discovery House

作为美国密苏里州一所当地教会的牧师,我仍然记得我在刚开始全职服侍时得到的第一条建议。另外一间教会的牧师找到我,并告诉我说:“你要记住:千万不要和你所服侍的人做朋友。教会的全职同工都只是雇员,你只要和他们保持工作上的关系就好了。”

这使我进退两难。

虽然他的建议听起来很有道理,但是这和圣经“你们要彼此相爱”的呼召并不一致(约翰福音13章34节)。英国著名作家鲁益师(C.S.Lewis)说过:“爱,就得敞开自己。”他接着解释说,这里所说的意思就是冒着伤心和心碎的风险,向他人袒露我们的真心。

不幸的是,正如我的牧师朋友所说的那样,敞开自己并没有成为教会的主流。这,让我十分担忧。

在我全职服侍的经历中,我意识到教会尤其需要这种彼此的敞开,下面我来说说原因。

耶稣向我们敞开自己

造物主想起犯罪、缺乏和走向灭亡的罪人,就起了怜悯。出于爱(约翰福音3章16节),祂把自己的独生子耶稣基督差遣到世上来(约翰福音1章14节)。

耶稣当然可以选择以高高在上、全能君王的身份来到我们身边,但祂并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变得像我们每一个人那样容易受伤。我们所受过的试探他都经历了,而他也够体恤我们的软弱(希伯来书4章14-15节)。祂看待自己为无有,自甘卑微,在最低微的地方服侍。(马可福音10章45节;约翰福音6章38节;腓立比书2章8节)。约翰一书4章9节清楚地告诉我们耶稣为什么这样做:因为祂爱我们。但经文并不止于此,接着又说:上帝既然这样爱我们,我们也当彼此相爱(约翰一书4章11节)。

作为耶稣的信徒和跟随者,我们看似接受了耶稣的爱,却忽略了他对我们“要彼此相爱”的呼召。我们没办法经历到耶稣对教会的那般热忱和感情会不会是因为我们没有按照祂爱世人的方式而为呢(因为我们害怕爱所带来的问题和麻烦)?

如果我们把1世纪的原则应用到21世纪,过着如同耶稣那样真挚的生活,会怎么样呢?

我们要怎样敞开自己

如果看一下如今千禧年一代教会的状态,就知道前途并不乐观。千禧年一代代表美国历史上人数最多的一代,有近8000万人,但根据巴拿集团(Barna Group)近期做的一个名为“《牧师现状》(The State of Pastors)”的研究,这其中只有15%是基督徒。

为什么会这样?我听到过各种原因,从“年轻人觉得教会有距离感”到“年轻人从网上就可以获取他们所需的一切信息”。但是如果你问我,我认为最根本的原因是我们没能展示出基督的爱——而这需要我们彼此敞开。对此,我深信不疑。

我曾经牧养过年轻人,我注意到他们其实很会察言观色。他们可以看到表面的程序和仪式背后,教会里的每一个人是否真正关心他们。令人伤心的是,我经常听见年轻人说:“教会里的人又论断,又虚伪。我不想跟他们有什么关系。”亦或“我觉得和教会里的人没法连接。”

一个月前,我们教会的一位核心领袖告诉我不要在会众面前敞开自己,也不要分享我过去的经历,因为那可能会让会众认为他们牧师的人生也过得很糟糕。

但难道事实不就是如此吗?有谁的人生是井然有序的呢?实际上,我就是一个被慈爱的天父拯救了的破碎而可怜的罪人。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属上帝的完全人,有的只是被这位伟大全能的上帝所拯救的软弱、可怜和悖逆的罪人。

事实上,只有当我们在软弱中呼求:“我自己办不到,我需要耶稣”时,上帝的能力才在我们身上显为完全。(哥林多后书12章9-11节)。最终,真正重要的,只有基督和祂的恩典。正如一位作家所说:为着福音的缘故,我们需要敞开自己。我们需要明白基督的福音就是接纳那些迷失的罪人,并跟他们一同成长。

我们愿意因着福音的缘故敞开自己吗?这可能意味着在主日聚会以外的时间我们需要和教会的朋友小聚,问他们一些简单的问题,比如:最近过得好吗?除了听他们倾诉以外,也还要花时间分享一些你自己曾经面对的困难和挣扎。真诚而坦率地分享我们的软弱,并分享上帝曾经和正在我们生命中做的奇妙作为吧。

 

此文章译自雅米英文网站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在主里成长


投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