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阿米,中国

语音播读:馨宁,中国

*封面和文中图片来自PEXELS & Pixabay

很多人认为“基督徒”这个词是不能与“同性恋”共存的。因为“同性恋”这个词代表着情欲错乱的罪,而“基督徒”代表“光明之子”,自然是无法共存。

但是我,一位确信自己已经重生得救的信徒,在提及“同性恋群体”时,仍然想要使用“我们”这个词。因为“同性恋身份”对我来说似乎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属性,就如原罪,在我出生之始,便根植于我的生命中。我逃不开,也摆脱不了。我更像是在成长过程中逐渐“发现”了自己的这一身份,而不是“变成”一个同性恋者。甚至在我重生得救,成为上帝所爱的女儿,成为光明荣耀之子之后,“同性恋身份”任然伴随着我。在我看来,这就和自己的“中国人身份”一样,难以改变。

在我重生得救后,我并没有转换成对立面,表达我对“同性恋”的不支持。我仍然是站在“我们同性恋者”这里,心中满含对我的“同类”的同情、不忍、理解,以及深深的悲悯。我多想对每一个在同性恋和基督教信仰里面挣扎的,不敢对别人说出口的,甚至想要放弃这份信仰的弟兄姐妹张开我的双手,给你们一个温暖的拥抱。因为我明白你们所经历的。

我出生在一个健康、幸福的家庭。我从未缺失任何父爱或母爱。用我妈的话说,我是泡在蜜罐里长大的。我从小就是一个善于结交朋友的人,无论男女我都可以跟他们做好朋友。小学时的我单纯天真,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性取向”。但我在那时起便谜之非常对我们班的一个女生有好感。我能感觉到,她和别人不一样。她从不穿裙子,整个人都是酷酷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所以一直缠着她,也成为了好朋友。若她和别人玩得好,我则会嫉妒生气。等我上了高中,相隔4-5年再和她联系时,发现对方已经交了好几个女朋友。

所以,“同性吸引”这个东西好像就潜伏在有些人身体里,跟有没有听说过或知道“同性恋”这个词并没有关系。

升上高二,我的一位女生朋友告诉我,她和她最好的女性朋友其实是恋人关系。从她那里我得知了很多这方面的知识。甚至她认为我也是“弯的”,因为我的“气质”跟其他人不一样。一开始我完全不认同。因为在之前,我也曾对几个男生产生过好感。于是便对她的说法一笑了之,没放心上。

真正令我对自己产生颠覆性认知的,是在很久以后,我开始做青春期的梦。本来有这样的悸动或者萌动的梦是再正常不过。但是,令我非常震惊的是,我梦中的对象,都是女生。不是一次,而是每一次。

在梦里,有时她是我的恋人;有时候她们只是性感的形象。我保证那时的我从未看过这方面的任何文章或影像,生活中也从未产生过任何类似的念头。但她们就这样突然闯进我的梦里,令我震惊不已。

次数多了,我开始感到疑惑。于是上网查资料,了解这方面的信息。然后也开始反思自己过去的人生,才发现从小到大,我人生中每个阶段和我关系最好的女生朋友,绝大部分都是同性恋者。我想,这可能是因为我潜意识里被她们吸引。我在我自己还没发现的时候,已经开始显露“属性”。我虽然也曾对几个男生有过好感,但却对女生属于“迷恋”,无可自拔的那种。这种感觉就像是“毒品”,虽知道致死,仍不可自拔地被诱惑与吸引。

后来,我以学习忙碌为借口,越来越少去教会,最后干脆就不去了,顿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我知道这不仅是因为自己懈怠的原因,还因为我当初上网查资料时,了解到其实这个世界对于“同性恋”已持“开放”的态度,包括世界卫生组织WHO都已宣布它不再是一种“病”,而是“正常的”。所有反对者会被认为是“思想落伍”、“封建”、“歧视”。我开始觉得,我的确拥有和自己所爱之人结婚的权利,无论对方是男是女。

于是我便开始觉得基督教在对“同性恋”这一点上太封建。我变得非常不能理解和接受基督教的观点。但同时也深知两者在根本上是不可能共存。因此,我决定要放弃我的信仰。我甚至也想好了将来要么和父母“出柜”,做好一生与父母决裂的准备,然后跑去国外结婚;要么我就“形婚”,欺骗父母,假装自己很幸福。

但我很清楚,无论选择哪一条路,结局也必然是覆灭、孤独、黑暗。可哪怕我有其他任何选择,我都绝不会选择这条路。相信我,根据我认识的所有同性恋女生来说,若我们能够“选择”,没有人会想选择这条路。谁不希望自己过一个轻松的人生?但我们无力,且无可奈何。那时的我已感觉不到任何异性对我的吸引力,甚至有一些反感和厌恶,反而身心灵都深深地被同性吸引捆绑着。只要我愿意,我很轻易就能一脚滑进“同性恋”这个如同“毒品”一般的圈子里。但是感谢上帝,虽然我想要离开祂,虽然这个圈子离我只有半寸之遥,祂的爱却一直都在,且牢牢地拴着我,保守着我的脚踪。

当时我们这一批学生即将从主日学毕业,升上青年团契。于是教会主日学便在我们最后一次的聚会上举办了敬拜赞美会,邀请这批弟兄姊妹每人分享自己的生命见证。我那时已经快两年没去上主日学了,但他们说那是最后一次,让我一定要去。我想,既然是最后一次了,那就去吧,反正毕业后,再也没人可以束缚我,我可以彻底离开教会了。

可结局是,在那次的敬拜赞美会上我被上帝深深地触摸,整个聚会中一直流泪不止。虽说不出这是为什么,但我知道这是圣灵的工作。唱赞美诗时,我非常感动,从中可以体会到祂何等爱我。在那一刻,我终于降服在祂圣洁的爱里,不住地说,“谢谢祢,我爱祢,我愿意一生跟随祢。”

上帝所安排的时间点就是这么奇妙。在我自认为“最后一次”参加主日学那次,就被祂的灵触摸,用爱叫我回家。否则我不敢想象现在的我会在哪里,做些什么,可能还在思考,如何在国外悄悄地结婚吧……

赞美会后第二天,我们主日学团契要一起去外地进行为期三天的培灵会。如果说之前的赞美会是将圣灵的种子种在我心里,那么这三天的培灵会就是浇水、施肥的一个过程。我们远离尘世喧嚣和烦扰,每天清晨起来就先唱赞美诗、灵修之后才用餐。然后彼此分享,听牧师讲道等。在分享过程中,我讲到了自己一直不愿提及的生命痛处。就我在讲的过程中,圣灵再次感动我,对我说,上帝非常爱你,祂为你安排这样的人生路程,正是因为祂太爱你,要你经历到祂的爱。那一刻,我哭了。

在这几天的培灵会中,我每天内心都感到非常喜乐与平安,全身心沉浸享受在主里敬虔的生活中,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同性恋(双性恋)这件事。我心中只有一个想法——我与上帝彼此相爱,我立定心志要一生做祂的门徒!

感谢主,祂没有给刚刚“归家”的我“冷却”的机会,而是带我过上一种属灵、被祂充满的圣洁生活,让我牢牢地被“拴”在祂里面,不再离开,而这一切是多么的美好!每每回顾起上帝在我身上精心安排的一切,无法不赞叹臣服于祂的大能和智慧之中。祂在我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时候,就亲手将我拯救于水火之中!

培灵会最后一天的灵修是一位弟兄分享他的灵命成长历程。我当时刚刚祷告唱诗完毕,心情平安喜乐,但不知为何,在这个弟兄开口的一瞬间,一股强烈到我根本无法抗拒,名为“喜欢”的感情突然空降在我的心里。我从未产生过如此强烈的这种感觉。我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他,感受着内心翻江倒海的变化。那一刻我没有觉得他魅力十足,事实上,在我看着他的时候,都没觉得他在我心中有任何“滤镜”,他还是那个我认识的,普普通通的男孩子。因而,我相信,那一刻是上帝让我“喜欢”上了他。不是我自己的“一见钟情”,更不是恶者散播的诱惑,而是来自上帝的爱。

我至今也觉得不可思议,这大概是我短暂人生中经历的最不可思议的神迹之一。所以,在我看到雅米之前的文章《基督徒对于同性吸引常有的三个误解》,看到虔诚的基督徒仍然困扰在同性的吸引之中时,心中热切充满感动。我看到了上帝是如此恩待我,远远超出我所配得的!祂没有责问我,惩罚我,或怪罪我,而是如圣经里浪子的比喻那般,在我选择归向祂之后,用爱拥抱我。

在我们所有的身份之前,例如女人、中国人、学生、异性恋、同性恋等身份之前,我们的第一身份,是上帝的儿女。在祂里面悔改归信之后,我们的灵魂就更改了住址,不再住在罪里,而是永久居住在圣灵里面。这是不争的事实。虽然有时,我们仍能感受到罪的试探,我也承认我偶尔仍会感受到同性的魅力,但它们不再像过去那样捆绑我。我如今拥有了向它宣战并得胜的力量!因为没有什么罪是祂无法翻转的,没有什么捆绑是祂无法超越的。罪不再使我惧怕,因为我向罪已经死了,向上帝却是活着!我以我亲身经验,保证这一点。所以在感到痛苦时,不妨试试向祂伸出求助之手。因为耶稣基督我们亲爱的主曾答应过我们,忧伤痛悔的灵,祂必不轻看。(诗篇51篇17节)

感谢主,现在的我能够拥有在祂里面真正的喜乐与幸福人生——如果没有经历过这一切,便不会体会到,这些看似最普通的事,对于我们是何等的奢侈与珍贵!

我本不愿提及我的那些过往,但是当我想到在世界的某个角落,还有和我同样曾历经痛苦的上帝的孩子,我就希望能透过这篇自述,让你们看到上帝的光芒和爱,然后接受祂!愿上帝祝福每一位看到这篇文章的你,上帝永远与你同在。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在主里成长


投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