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Jehn Kubiak,美国

翻译:Tutu,中国

语音播读:小七,中国

有一种苦毒根植在我的灵魂深处,像毒药一样一直在侵蚀着我的内心。它叫做嫉妒,并且它已经掌控我的生命太久了。直到上个月,我才意识到自己被嫉妒勒得快喘不过气来。

作为邻近洛杉矶的Talbot神学院的学生,我需要修三个学期的灵命塑造课程。这些课程包括了不同主题的周祷任务。我们最近一次的祷告任务就是针对一项令自己纠结的罪,并要培养一项属灵操练,以抵挡这个罪。

刚开始我真不确定上帝想让我关注哪个罪,但不久我便意识到是“嫉妒”。嫉妒十分危险,因为它使教会分裂并使我们无法谦卑地服侍他人,“在何处有嫉妒纷争,就在何处有扰乱和各样的坏事”(雅各书3章16节)。

在我没有认真思考这个问题之前,我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会是一个嫉妒的人。刚开始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我总是讨厌那些对我友善且对周围的人很有爱心的人,最后我终于意识到这一切都归咎于嫉妒。

我们的小组长告诉过我们,罪会影响到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事实亦如此。嫉妒一直让我痛苦不堪,它影响了我与他人的关系——即使他们从未伤害过我,我却依然恨恶他们。嫉妒也有损我的自尊——我从未对我自己和我的工作满意过。嫉妒亦破坏了我与上帝的关系——我无法满足于祂赐予我的一切。我想掌控和计划自己的人生,而不是让上帝掌管我的人生并信靠祂对我人生的计划。

我嫉妒那些只要努力就能得到他们所求的人,因为我就算再努力也几乎没有什么功效。学校的校刊已经拒绝了我三次,尽管有人说上帝赋予了我天生的写作能力,但无论我怎么努力,我的职位始终停留于“校报作者”一职。

我嫉妒那些有很多朋友的人,因为我没有那么外向,也很难交到新朋友。并且,似乎我的大部分好朋友都会在某个时间点搬到别处生活。

我嫉妒那些天生什么都会的人,而我却必须每周花几个小时来练习这些技能。我的老师说,大多数音乐专业的学生每周练习的时间不超过5个小时,而我则必须练8-12个小时。然而,尽管我付出了比别人更多的努力,我还是一直被安排在管乐合奏团的最后一个席位。

我嫉妒那些自信的人,因为我很没有安全感。

我嫉妒那些身体没有什么大问题的人,因为去年我生了一场大病,而且至今我仍在和心理疾病做着斗争。

我嫉妒别人的地方还有很多很多。我究竟该怎么去克服我的嫉妒心呢?

我曾经读过基督教神学家理查得弗斯特(Richard Foster)的 《属灵操练礼赞(Celebration of Discipline)》 一书。这本书分析了几个早期教会之父所创建的重要的属灵操练原则。我想起这本书并开始实践其中的两个属灵操练。一个是众所周知的忏悔认罪,另一个是操练帮助他人。

首先,我写下了所有我曾嫉妒过的人,以及我嫉妒他们的原因。在这个下面,我写下了自己对他们优秀的认可,以及我能如何祝福而非咒诅他们。我并没有保留这些祝福,而是确保我会与他们每一个人分享。比如说,尽管我自己申请校报专题报道编辑职位失败了,我还是跟那位申请成功的学生讲,我觉得她会是一位非常优秀的编辑。

其次,我列举了自己的不足之处,并在旁边写下了上帝眼中的我:一个追求卓越的勤奋工作者,一个愿意帮助他人一起战胜抑郁等情绪问题的聆听者,一个忠诚的朋友,一个富有创造力的艺术家,一个创新知识分子,和一个基督徒战士。

最后,我写了一段祷告词,祈求上帝帮助我培养出一颗善良的心并感恩知足祂所赐给我的一切。

承认嫉妒之罪把我从痛苦的监牢中解脱出来。尽管当上帝赐福他人时,我有时候仍然会有苦毒和嫉妒,但现在的我能清晰地意识到这个问题,并告诉自己要祝福而非嫉恨。我可以恭喜他们取得成功,而不是对自己感到不满。

我也在试着培养积极的自尊心,即使这意味着我需要反复地告诉自己:“上帝赐予了我写作的天赋”或“上帝赐予我安静的性格是为了让我更好地倾听和安慰他人”这些话,直到我坚信如此。

我仍然至少每隔一天会在日记里写下我的祷告,因为我看到了上帝给我带来的转变。

我还会嫉妒吗?当然时不时还会,但是这种规律的认罪操练帮助了我检视自己的心思意念,以确保我走在正路上。

 

此文章译自雅米英文网站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认识自我


投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