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Jonathan Malm,美国

翻译:沙漠中的绿洲,中国

语音播读:刘弟兄,中国

事实是,我从没有像过去几年这样玩得那么嗨。这几年,我自己给自己打工,太太在学校上学。因为我们的时间比较自由,又没有孩子,所以我们安排了几次非常令人惊喜的旅行。

比方说,我们刚从拉斯维加斯回来。我们在那儿呆了一周,看了不少表演,参观了当地几乎所有的赌场。还有几个月前,为了吃当地的卡津美食(Cajun food),我们说走就走,飞去了新奥尔良。我们当天来回,就为了秋葵炖锅(Gumbo )和法式甜甜圈(beignets)!今年,我们还去了阿根廷、巴西和墨西哥。我们真是认真入了“玩”这个圈。

但是我要去多少次拉斯维加斯才算真的玩够了呢?在玩乐这件事,上基督徒的界限在哪里?我们应该如何看待享乐呢?

这些都是值得我们探讨的问题,圣经也给出了一些对我们有帮助的行为原则。一方面,提摩太前书6章17节告诉我们,上帝厚赐百物给我们享受。而另一方面,我们是因着一个更高的目的而蒙召的,那就是行公义,爱怜悯,做事谦卑,培训门徒,关怀患难中的孤儿寡妇,以及过圣洁的生活。

这两者看起来好像是相互冲突的,但实际上并不是。事实上,我认为享受生活可以使我们更加亲近上帝。享誉盛名的神学家鲁益师(C.S. Lewis)在《诗篇撷思》(Reflections on thePsalms)中写道:“一切的享乐都会自然地生发出赞美。”所以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应该是“我们透过享乐在赞美谁呢?”

当我们知道是谁赐予了我们所享受的百物之时,我们就有机会赞美我们的造物主。因着基督徒们能赞美一切美好事物的源头,我们会不会是有能力在最大程度上享受生命每一个点滴的群体呢?

娱乐本身是一件好事,是一份恩赐。

然而,如果我们不注意,到了一个程度,娱乐就变成了享乐主义。享乐主义的意思是我们生命的唯一目的就是享受乐趣。对于信徒来说,那绝对是一种廉价的生活方式。它完全无视上帝放在我们生命中的计划。

那么问题来了,享受生活乐趣和享乐主义的边界到底在哪里呢?答案因人而异。

为了帮助我们检视自己是不是有陷入享乐主义的危险,下面这三个问题我们应该经常问问自己。

我是否变得沉迷于玩乐?

玩乐太容易使我们分心了。酒精、旅行、电视、糖果传奇…..不要太多。它们可以轻而易举地让人忘记现实。但这种逃避心理很快就变成了瘾症——成为了我们的捆绑。在加拉太书5章1节中保罗告诉我们:“基督释放了我们,叫我们得以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稳,不要再被奴仆的轭挟制。”虽然在这段经文中保罗所指的是割礼,但这个原则可以应用于任何形式的挟制——律法的挟制,嗜好的挟制,或是被任何上帝没有呼召我们去做的事挟制。

享受本应该使我们感到自由,而不是被捆绑。

 

我是否忽略了我的使命?

如果对玩乐的追求让我们无法完成上帝给我们的使命,它就变成了享乐主义。这并不是说我们不可以去度假。举个例子,如果你是位牧师,休一周或两周的假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上帝的呼召是永恒的,但并不是说你得连轴转。即使宣教士也有假期。我的爸爸就经营着一个宣教机构,而他要求他的宣教士们必须去休假和充电。这是一种安息的方式,使他们在侍奉的时候更加有效率。

但是如果大量的假期花费让我们无法再去慷慨解囊帮助他人,或是阻碍我们在所蒙召的事上发挥影响力,我们就是在忽略我们的使命了。上帝呼召我们,让我们在所处的环境做光做盐。千万不要让追求玩乐阻碍了这一点。

 

想到追求玩乐,你是觉得理所应当还是出于感恩呢?

在生活中基本上每个人都曾在某个时候说过“我应当有个假期!”但是,事实是,真的没有什么是应当的。反而,是上帝的恩典让我们能够拥有美好的事物。我们有假期不是应当的,而是因着恩典,上帝赐给了我们度假的机会。作为信徒,拥有这种对待享乐的心态是至关重要的。

我们能否以感恩的心来看待生活中的享乐呢?这样的话,我们将会更加享受生活,并且有机会来赞美赐予我们美好生活的上帝。

享乐有时,工作有时。“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务都有定时… 栽种有时,拔出所栽种的也有时… 拆毁有时,建造有时;哭有时,笑有时;哀恸有时,跳舞有时。”(传道书3章)这段经文是要我们在不同的时节都能享受生活。多多地去享受生活中的乐趣吧。但是当其他时节来临时,让我们也尽情投入其中。

 

此文章译自雅米英文网站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认识自我


投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