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Jeremiah,新加坡

翻译:Abby ,中国

语音播读:Lesley,中国

编者的话:当透过设计带给人积极向上、明艳色彩的时尚设计师Kate Spade,和通过节目带人探索未知远方的Anthony Bourdain接连因抑郁症选择自杀时,我们或许会疑问,为什么事业有成,人生精彩纷呈又给人传递积极乐观的人也会抑郁,也会自杀?在今天这篇文章里,我们会看到,其实连心理咨询师也会患上抑郁症。希望这篇文章可以帮助我们对抑郁症有多一些了解,并且知道,在面对抑郁症时,我们可以采取哪些措施或方法。

2014年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年。我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无底深渊。当时,我经历了复杂性悲伤(complicated grief),同时又因着工作心情备受折磨、过度劳累,并且在我带领的事工中也受到了诸多攻击和拒绝。

夜里,我基本没有什么睡眠。每天晚上,我病中的母亲都会醒来,歇斯底里地哭上几个小时。我们通常会立即起床,无助地陪伴在伤心欲绝的母亲身边,等她哭到筋疲力尽的时候,轻轻拍着她入睡。我能睡觉的时候,也会做着各种清晰的梦或在梦中恐慌发作。情况最糟糕的时候,我会感到心脏疼。

箴言13章12 节说“所盼望的迟延未得,令人心忧”。我无数次地决心信靠上帝,又无数次地失望,再不断恳求这位宇宙之外的上帝救我脱离这样的痛苦。

我是一名心理咨询师。我在这种精神痛苦里挣扎了已经四年之久。这些年来,我用尽全力想搞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也与我软弱求死的心搏斗,期待自己能再次好起来。

我发现以下这些对我很有帮助:

 

1.去除诱因

有什么人事物是特别给你带来压力的吗?有哪些事情会激发你的消极或侵入性想法(intrusive thoughts)?是否有哪些负能量人士你需要远离?我首先减少了查看手机的次数,再使用了一种在心理辅导上叫“思考中断法(Thought-Stopping)”的方法来控制自己不去反复思想一些事情。我也整理了我在社交媒体上的关注,添加了一些自己喜欢看的信息,并取关了某些可能引发我负面想法的订阅信息。此外,我也逐渐辞掉了在教会的带领事务。

 

2.找到让自己快乐的事

在你经历一段痛苦的时期时,你可能会发觉自己越来越缺乏生活的动力。有意识地记住或记录下开心的时刻,寻找可以带给你快乐的事情,这些事情可能会在你情绪低落的时候给你力量。我就发现插花对我很有效。我从来不是一个花卉爱好者,但是尝试一些新的东西令我感觉焕然一新,而且让我很兴奋。

即使我并不想出门,我也会跟朋友们一起出去——这带给我一些意想不到的收获。我有规律地锻炼,吃健康的食物。偶尔可以款待一下自己——吃你自己最爱吃的食物或者做自己最爱的活动。确保自己有独处的时间。不是例外情况绝不要加班。

 

3.暂离“宗教”

这个想法听起来像是在叛教,但是请注意我说的是“宗教”而不是“信仰”。我们常常因着自己对信仰的理解而使自己陷入律法主义。比如说,我相信我若服侍上帝,祂就会医治我的母亲。我也认为当教会有如此多的事工要做时,我就应该去参与,而不应该浪费时间在玩乐上。所以我几乎把自己所有的时间都花费在事工上,甚至因此错过了很多家庭聚会。

同样地,我也相信每次我遇到不公待遇时,上帝都会为我主持公道。当我在工作上遭遇不公平对待时,我等啊等啊,等待上帝的裁决,到最后我甚至想掰着祂的胳膊让祂赶快给我一个说法。我跟上帝谈条件、哭闹并且责怪祂不管我。这种思维模式让我无法从中走出来。最后我不得不强迫自己接受现实,好让自己不陷入抑郁。

所盼望的迟延未得,令人心忧。我告诉我的心理咨询师和牧师,如果我再次信靠祂,那么当我再次失望的时候,我真有可能会自杀。当他们问我为什么会这样想时,我告诉他们,也许是因为我对上帝的想法和期待与上帝的真貌不符。我总是以为:如果我有足够大的信心,神迹就会按照我想要的方式发生。所以我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或结果时,我就感到困惑和崩溃。

对一些人来说,分清什么是让生命成长的信仰和什么是律法主义可能就足以更新他们的想法。而对另一些人来说,这可能并不够。有时候我们真的还需要后退一步。

我的咨询师认为暂时从我日常的属灵操练中退出来、清理我对上帝事先形成的看法,可能会对我有帮助。真的,上帝会等我们的。祂从来不要求我们理解祂——我们也永远无法完全理解祂或立刻达到完美的信仰状态。

我通过几次不去参加聚会和不再继续我的宗教日常来放松自己。我去拜访了一些其它事工,结交了更多的非基督徒朋友。我阅读了一些无神论者和不可知论者写的书。上帝并不仅仅存在于教会和团契中,祂能在任何地方向我们显现。

我设法摆脱自己对基督教文化的狭隘定义而去认识我个人的救主、上帝。因为我喜欢读圣经所以我去读。因为我想要祷告所以我去祷告。我试图重新点燃我的信仰,不再强迫我自己做任何事。我知道这种做法可能是有争议的,并不适用于所有人。

同你的咨询师分享你的经历。也可以跟你的牧师谈一谈。告诉他们你的计划,并寻求他们的建议。永远不要让自己和团契、上帝的话语以及祷告彻底中断。

 

4.寻求专业的帮助

在我的一次创伤应激之后,我开始寻求专业的帮助。我决定把钱花在重要的事情上。是的,你可以去参加教会的医治释放课程,但是精神问题也需要专业的疗法。过去我认为属灵医治就够了。我参加了许多次有效的属灵医治课程,但我发现心理疗法让我明白我的过去是如何影响我,并让我懂得了我的哪些世界观使我陷在痛苦和思维的陷阱中。

你可能会想要和你的咨询师分享你的一切重担并期待他们帮助你解决所有问题,或者当你难过或恐慌发作时希望他们随时在你身边。你或许也在怀疑自己能否坚持到下一次去咨询。然而,事实是:没有人能够代替你走过。尽你最大的努力,坚强起来,训练自己坚持执行咨询师设计的治疗方案。常常练习各种应对技巧,不要等到恐慌发作才开始练习,不然,心理学方法的介入是起不到效果的。

咨询师们受过不同程度的专业训练并在不同领域有他们的专长。不要因为你不满意之前的咨询师就放弃治疗。请尝试去寻找新的咨询师。

 

5.有你自己的后援团

你可能有成千上万个不同的痛苦。请不要把它们全部倾诉给同一个人。那有可能超出了一个人的承受能力。找到那些愿意倾听和关心你的人。只跟每个人分享你的一个痛苦。

并不是你每一个亲密的朋友都能成为你寻找情感安慰的出口,这不要紧。当你最好的朋友应该在你身边却没有时,不要过分苛责。你可能还会因为有另外一个很棒的朋友出现并陪伴在你身边而经历一次社交重组。

 

6.接受你正在痛苦中挣扎的事实

接受并非是妥协。你需要认清你的挣扎,不要把自己同别人比较,并耐心等候自己痊愈。在面对一次练习失败或痛苦再次复发时,不要恐慌。你可能会长时间感到难过或感觉自己不配好起来。同你的咨询师一起审视这些想法,并且告诉自己这些只是暂时的。

 

7.即使你还在恢复的过程中,也把你的情况告诉他人

当我处在极度悲伤中时,我跟那些处理过悲伤并已经在相对稳定阶段的朋友们做了交流。起初,我很犹豫,因为害怕与他们分享的时候会被触发,会难过。但是当我这么做的时候,我得到一些了关于悲伤的洞见,并且发现这样的对话是很有治疗效果的。

顺便提一下,即使当自己在痛苦中挣扎的时候,你也仍然可以服侍他人。不要因为你感到有必要而去做,而要因为你想去做,因为上帝仍然可以使用你来祝福别人而去做。

当你恢复得再好一些的时候,你可以写一篇文章当做你的治疗笔记和用来标记你走向治愈的里程碑。你甚至可以告诉一些朋友,让他们的支持倾听成为你的掌声。让你的挣扎过程变成你帮助别人的巨大资源吧,这也可以帮助你很好地结束这一阶段的人生。

“所盼望的迟延未得,令人心忧;所愿的来到,好比生命树。”(箴言13章12节)

过了约四年后,我感觉自己好多了。我不再沉浸在长久的悲伤当中。我越来越少去关注那些没有得到的答案和结果。我能够更多关注自己的需要并为未来制定计划。

几个月之后,我意识到我找不到任何理由再生上帝的气了。我对上帝的认识更加成熟。我看到耶稣死在十架上,然后从死里复活。祂所展示出的爱意味着祂值得我所有的信任,祂赢得的胜利意味着我永远不再属于深渊。祂满足了我的所有渴望。祂就是我的生命之树。

致所有还在挣扎中的我们:即使我们还没有克服困境,也没有关系。教会会在那里等你。上帝也会在那里等你。不要忘记上帝,总要在内心深处记得,上帝很有可能是良善的。

 

此文章译自雅米英文网站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认识自我


投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