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Janice Tai,新加坡

翻译:漱翎,中国

 

人生新征程

Zakaria Zhou Zhao Zong。这个名字的每个字都是Z开头,如此押韵,令人耳目一新。

而Zakaria Zhou Zhao Zong的人生经历比他的名字还要让人印象深刻。

他小学五年级就开始抽烟。

初中一年级开始拿着几百新币在网络上赌球。

初二的时候,他成了一个网络赌博中介,专门帮同龄人开设线上赌博账户。

他还加入了一个秘密帮会,跟妓女们交上了朋友,并贩卖冰毒给她们。

到了服兵役的年龄,他仍在继续赌博和贩卖毒品。也是那个时候,在乌节路一个购物中心的洗手间里,他自己第一次尝试吸食冰毒。

今年32岁的Zakaria说:“我仍然记得介绍我接触冰毒的那个人告诉我这个东西非常容易上瘾,每次我从他那里拿货的时候,他都会警告我自己不要碰。”

看到身边有人因为私藏冰毒而被捕,Zakaria也开始为自己的安全担心。于是他跟自己的父亲说,他想去澳大利亚读书,重新开始生活。那时候,他的父母已经帮他偿还了大约10万新币的赌债。

然而,到了澳大利亚之后,他又重回老路,过上了跟以前一样挥霍的生活。有一次在赌场赢了一大笔钱之后,他打了个出租车让司机带他去司机所知道的最乱的地方。最后,司机把他带到了Kings Cross, 毒贩子泛滥的红灯区。

澳大利亚的毒品价格比在新加坡贵三倍。为了给自己赚到赌资和毒资,他把自己在新加坡学到的老一套搬到这里。他从Kings Cross拿货,再转卖给混迹在城里的瘾君子,妓女和异装癖们。

在这期间,他从第一所大学里辍学,重新申请了另一所大学,这样学校才不会把他举报给移民局,他也才能保住自己的学生签证。每次,他都半真半假地对父母承诺说,他会努力改正,好好学习。

在悉尼的3到4年里,他的父母花钱供他换了3所大学,终于筋疲力尽受不了了。父母提出条件,可以为他付钱到布里斯班的第4所大学读书,但是他必须搬去跟父母在布里斯班的一个朋友住。朋友会替父母监督照看他,让他定期去做尿样监测,保证他没有继续吸食毒品。

到布里斯班的第一年情况还好。但是到了第二年,情况就急转直下。

他不再仅仅是吸食毒品,而是开始给自己注射毒品了。病毒价格很贵,他每次只买得起几毫克,所以他需要把毒品直接注射到血液里才能获得更强烈的快感。由于给自己注射了太多毒品,他的好多血管都破裂和堵塞了。

父母知道之后,又花了3万新币送他去参加一个历时1个月的戒毒项目。那家私人医院的医生教导了他要如何克服那些诱导他重回老路的想法和行为。结果项目结束后的第3天,他的毒瘾又犯了。

父母的朋友得知后也很担心,出于保护自己家的小孩子不受影响,他们要求他搬出去住。

这一下子他终于“自由”了。他联系上了其他的犯罪团体,他的贩毒生意也越做越大。如此他又有钱吸毒了,并且也有了继续赌博的资金。

“赌博来钱真的太快了,比贩毒来钱还要快,那种感觉太刺激了。而且就算我赌输了,我也不太在意,因为我只要多卖点毒品就能把钱挣回来了” Zakaria说。

但是,后来他越赌越大,摊子收不住了。他发现自己还不起欠下黑手党的赌债了。因此他转而去骗其他国际学生的钱来还债。

“我利用了他们的天真,刚开始的时候我也觉得有点懊悔。但是一想到自己确实是需要那笔钱,这种懊悔就转瞬即逝了。”Zakaria说。

在澳大利亚期间,Zakaria交了一个韩国女朋友。后来因为他的毒瘾,两人分手了。他的女朋友回韩国的时候已经怀了他的孩子。

2014年的时候,他的学生签证终于到期了,他必须回新加坡了,而他什么学位也没拿到。他搬回家里住,找了个酒店侍应的工作,但是周末的时候,他还是继续赌博和吸毒。没过多久,放高利贷的和讨债集团的人就上门来找他了。他的父母又一次为他偿还了3万新币的债务。

“我的父母就像是我的安全避风港。每次我都跟他们说,这是我最后一次请他们帮我了。但结果只要情况好一点点,我就又重回老路” Zakaria说。

这一次,他的父亲给他下了最后通牒,要他从家里搬出去,自己租房子住。

 

转折点

29岁的Zakaria发现自己要露宿街头了,因为他实在交不起第二个月的房租。就在那个时候,一次他在公交车站的广告牌上看到一个One Hope(帮助人戒掉赌博习性的互助小组)中心的热线电话。走投无路的他打了电话过去求助。之后他就每周去参加一次小组。

“我实在是走投无路了。我感到孤独、自责,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我不能长期住在朋友家里,而我的家人也已经跟我断绝了关系” Zakaria说。

One Hope 中心推荐他去了The New Charis Mission。这是一个志愿的福利机构,他们有一个包住宿的戒毒项目。

“我的生活简直糟透了。我很绝望,没有什么能让我看到希望。有谁能救我呢?” Zakaria 说。

到2016年的时候,他报名参加了这个住宿制的项目,因为他实在走到绝境,没地方住了。

在那里,他听到其他的瘾君子跟他分享自己的生命是如何在认识上帝之后改变的。他们戒掉了毒瘾,跟家人和好了,而且找到收入不错的工作。

Zakaria心想:“上帝真有这么好吗?这个上帝到底是谁?”

青少年时期,Zakaria会在周日跟着母亲去教会。因为他的父亲总是出差在外, Zakaria 这样做是为了让爱他的母亲高兴。

那时候他对上帝和那些“基督信仰一类的事”并不感兴趣,所以总是在聚会期间跑出去抽烟,在外面等他的妈妈。

然而在New Charis,跟里面的员工兼自己导师的Johnny的交谈让Zakaria开始对上帝感兴趣。

“你不会懂我的处境的。”他跟Johnny说。“你们这些人都只是吸食毒品,我是真正的瘾君子,我给自己注射毒品已经好多年了。”

接着,Johnny跟他分享了自己也曾经是个注射毒品20多年的瘾君子。后来他戒掉了,因为他遇见了上帝的爱。

Zakaria 那时候才相信,如果像Johnny这样的人都可以借着上帝加添的力量戒掉毒瘾,那他一定也可以。

进入项目的第三天,一个和他一起戒毒的人跟他分享了启示录3章20节,告诉他耶稣已经在敲他的门,他需要做的就是让耶稣进来。

由于终于厌倦了自己挥霍无度的生活,Zakaria跟上帝说:“如果你是真的,请你来改变我的生命。我答应给你一年的时间。一年之后,我要么戒掉了毒瘾,与你一同走义路,要么我就自暴自弃,再也不尝试戒毒了。”

第二天,Johnny 带领Zakaria做了认罪的决志祷告。Zakaria邀请了耶稣进入自己的内心。

 

更新的生命

然而,事情并没有立刻就有好转。戒毒的第一个月对他来说简直是折磨,因为他要忍受毒瘾发作时的痛苦,还要严格按照规定的时间表作息。极度的疲劳感,加上胀得快要爆裂的血管,都引诱他再回去吸点毒品。

那时候,每个人都必须早晨6点准时起床灵修,然后吃早饭,参加教会聚会,之后再开始一天的工作。他的工作是做搬运工。这也是他人生第一次干沉重的体力活儿。晚上,所有人会先安静灵修和祷告,然后才回房间睡觉。

“那时候真的很难。我根本无法安静地坐一个小时去读圣经。但是我感受到很多大家弟兄般的爱,因为大家都有同样的问题,也都在朝着同样的目标努力” Zakaria 说。

那里的规定是戒毒人员不可以使用手机,但是他们出于爱为Zakaria破了一个例,Zakaria也因此很感动。这样,Zakaria就可以在晚上打电话给自己在韩国的女朋友和女儿。

*Zakaria和妻子以及女儿

 

在唱敬拜赞美歌曲的时候,Zakaria能够感受到上帝的同在和上头来的平安。他也感受到上帝垂听了他的祷告,让他的女儿对他回心转意了。一开始,女儿并不理睬他。但是他一直坚持每晚都给他那时候的女友(现在是他的妻子)和孩子打电话,打了一年。他在电话里了解她们母女二人的生活,并逗他的小女儿开心。最终,女儿被他的不懈坚持和诚意打动了。

每当诱惑他犯罪的欲望在天还没亮的时辰袭来时,他都来到上帝的面前祷告,然后那种想要吸食毒品和得着愉悦感的渴望就会很快消散。

“我知道上帝是真实的。因为过了1个月,然后3个月,6个月,我完全不碰毒品了。我靠着自己是决对做不到的,因为我过去已经失败过太多次了。”Zakaria说。

一年之后,他终于戒毒成功了。

“我太感谢上帝了,因为祂帮助我战胜了在过去我不可能抵挡的诱惑。让我这样顽固的瘾君子都可以用一年的时间戒掉毒品。” Zakaria说。

看到他的改变后,Zakaria的父亲也决定去教会认识这位上帝。

他的女朋友也原谅了他,并在去年带着他们5岁大的女儿回到了新加坡。他们在去年9月份举行了婚礼,之后Zakaria就在Bartley Christian Church接受了洗礼。从那之后,这间教会就成了他们的家。他们在那里一起服侍和敬拜主。他的妻子会参加韩语的主日聚会,而Zakaria参加英语的。

*Zakaria在Bartley Christian Church受洗

 

翘首未来

如今,为了更深入地认识上帝,Zakaria每天上午都会去神学院学习上帝的话语。

“我是个新信徒,所以我需要加固自己在上帝里的根基,好让我在上帝那里得着的新身份可以成长。” Zakaria说。

每天下午,Zakaria就在位于Eunos 的The New Charis Mission做临时的行政工作来贴补家用。每个周三晚上,他都拿出自己的时间来服侍住在Ang Mo Kio的老年人。他上门看望他们,跟他们聊天交朋友,有时候也帮他们打扫房间。

*Zakaria在陪伴老人

“我了解孤立无援的感受,所以我对这些老人有负担。我曾经也跟他们一样,被家人抛弃,居住在糟糕的环境中,但我觉得自己实在是很幸。” Zakaria说。

他戏剧化的巨大转变不仅仅让家人和朋友们震惊,也令他自己感到吃惊。

“我仍然为自己的过去感到内疚,但我知道上帝并不定我的罪,祂爱我。” Zakaria说。他最喜欢的经文是诗篇1篇的1-2节,提醒他要默想和喜悦耶和华的律法。

不从恶人的计谋,

不站罪人的道路,

不坐亵慢人的座位,

 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

昼夜思想,

这人便为有福。

每天,他都提醒自己思考上帝的恩典和怜悯,因为上帝保护了他。

“我很感恩自己现在可以去帮助其他需要戒毒的人。但是我也非常谨慎小心,因为想要吸毒和快速来钱的冲动还是会回来,” Zakaria说,“但是现在我学会了知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去想点别的,也相信上帝对我有祂自己的计划。”

*Zakaria在 The New Charis Mission事工服侍

在完成圣经学习课程之后,Zakaria打算完成之前在澳大利亚中断的学业,拿到酒店管理专业的文凭。他希望通过自己在酒店行业的工作,能够把上帝的爱传播给更多的人。

他的梦想是把上帝的爱带到新加坡的彼岸。他想要在印尼开一家孤儿院,帮助那里无家可归的儿童,给他们提供衣食和教导他们。

“我希望在他们还小的时候帮助他们,让他们认识到上帝的爱,”Zakaria说,“我在很小的时候就走了歪路,所以,我想如果我在这些孩子们更小的时候就去帮助他们的话,他们的人生走上正轨的几率会大很多。”

 

此文章译自雅米英文网站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做光做盐


投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