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Jonathan Hayashi ,日本

翻译:Patty Song,中国

语音播读:刘弟兄,中国

几年前的一个夏天,有一天早晨我醒来感到特别沉重。我像往常一样打开圣经开始阅读。虽然一直以来上帝的话语总能带给我平安,但那一天,我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不知怎的,我内心里有一种深深的不安感。我感到既沮丧又愤怒,我想干脆放弃我在教会的一切服侍,转去做别的事情。

最初的沮丧随着时间不断累积,之后我开始陷入绝望,而绝望最终变成了厌恶。我开始失眠,变得很容易生病。我开始对教会和日常生活失去盼望。这种不稳定性和不安全感最终使我变得麻木,我甚至感受不到了任何情绪。我完全筋疲力尽了。最后,我意识到我需要去接受心理辅导了。

一次,当我坐在心理咨询师的办公室里接受辅导时,上帝忽然让我看到了我的骄傲。祂开了我的心眼,让我看见自己并没有因为不贪财也不好色而脱离罪的困扰,我知道有一个我必须要开始正视并且比这些还要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我的骄傲。

因着自己的骄傲,我相信我可以凭着自己的能力完成教会的事工。然而,当事情的发展偏离了我的预期时,我就开始愤怒,因为我感到自己应有的权力被剥夺了。

那些层出不穷的带有攻击性的问题和似乎已经被遗忘的教会领袖责任让我觉得厌烦。渐渐地,骄傲的罪把我变成了一个苦毒的基督徒、丈夫、父亲和牧师。最终,它导致我得了抑郁症。

我花了一年半的时间才开始慢慢重新找回那种在基督里的自由。我认为骄傲是一种十分致命却又常常被我们忽略的罪。这一次,在我这段抑郁的痛苦教训中,上帝告诉我该如何面对那常常导致我愤怒和苦毒的骄傲。虽然我还不能完全制伏它,但每当我感到自己要屈服于骄傲时,下面这些方法都能帮到我。

 

谦卑和忏悔

作为一个牧师,我很多时候不能向对方或者自己承认我真的很生气。相反,当我觉得我的发言权或领导权受到挑战时,我会说,“我对此感到恼火。我对此感到沮丧,我为此感到气馁。”

然而其实我是在说:“你们没有按照我的想法来做。”这就是导致我生气的骄傲之罪。这并不是义怒,这是有罪的、自私的愤怒。而只有一种方法可以化解这种愤怒:谦卑。

这感觉就像上帝在用一根巨大的属灵杖敲打我,并且对我说:“Jonathan,

你的生命不是以你自己为中心的。谦卑下来,认罪悔改,远离骄傲的罪吧。”世界并不是围着我转的,而我的一生,是为了荣耀上帝而活(哥林多前书10章31节)。我不应该掩饰我的罪,而是需要悔改。我需要承认我冤枉了上帝,我需要祂的原谅。

C. S.Lewis在《返璞归真》一书中说道“堕落的人类并不单单是一个需要改进的不完美品,而是一个需要缴械投降的赤裸裸的反叛者。这个投降的过程,被基督徒们称作悔改。然而悔改并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并不是吃下一个“谦卑馅饼(承认自己的错误)”就搞定的事儿…..它意味着要治死自己的一部分,经历某种意义上的死亡。”

悔改虽然不易,但如果我们想要不被骄傲和愤怒捆绑,悔改是必须的。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首先承认我们的假义怒。这要求我们不仅对愤怒本身悔改,还需要为我们给这个愤怒冠以“正义”之名而忏悔。

“所以,你们要自卑,服在上帝大能的手下,到了时候。祂必叫你们升高”(彼得前书5章6节)我在教会事工的推进以及在这个有形世界的发展都不取决于我自己。然而我的骄傲却要求得到立即的效果。“这是我应得的!”骄傲说。

当事情没有如我们所愿的进行,我们就变得失望时,撒旦就会趁机邀请我们去咒诅上帝“你弃掉上帝,死了吧(约伯记 2章9节)”,但如果我们在此时选择仰望上帝和相信祂,那么到了时候,祂必叫我们升高。

 

相信并安息在“上帝永远掌权”的真理中

要战胜骄傲和愤怒的罪的确很难。我也意识到,我的年纪越大,我就越容易为自己的愤怒问题辩护。正如John Piper在其网站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所说的那样:“基督徒生活中最艰难的战役之一是与你的怒气争战。”

过去,我不想依赖上帝。我经常拒绝祂,而选择用我自己的能力去处理问题。但在整个过程中我都得不到安息。拒绝将我的怒气降服在祂的面前、拒绝信任上帝,是一种叫做“自力更生”的骄傲。因着不相信上帝,我便不自觉接待了魔鬼并任其在我的心中和我各样的关系里为所欲为。

这是一场我们无法靠自己得胜的战役。不管我们怎样努力,我们始终无法克服自己的罪。但是我们的挣扎可以将我们带到掌管万有的创造主面前。上帝的恩典使我们在谦卑中成长,因为祂除去我们的骄傲。

我们知道基督掌管整个世界和在其中发生的一切(诗篇135篇6节)。祂从不无助,从不沮丧,也不失意。并且上帝的统治是不受限制的。这乃是上帝的属性。这一事实应该是让我们充满盼望的,因为它告诉我们,上帝比我们眼下的问题要大得多。我们没有理由为眼下的不顺心而烦恼,因为我们知道,最终,上帝仍然掌管着这个世界和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借着祷告把你的挣扎带到上帝面前

与我们的焦虑和愤怒征战的最有效方法就是祷告。无论何时,无论处在何种景况,我们都可以和主耶稣交谈,让祂知道我们的感受。对于我们任何的请求祂都不会觉得奇怪,因为祂已经知道我们在经历的事儿了。当承认我内心的真实感受时,我就是在信靠我全能的天父上帝,而这一做法帮助我平静了内心。

在与抑郁症斗争的初期,我是不可能说出以上这些话的。因为那时,我只是单纯想摆脱我的愤怒。我想感到快乐和哪怕暂时的平静,我不顾一切地去尝试任何能拯救我摆脱痛苦的方法。

但是上帝对我有别的计划。祂用我的愤怒告诉我,我的心离世界太近,离上帝太远。祂让我看到,我一直都只为我自己着想。最终,上帝帮助我看清,我无法靠自己的能力摆脱罪,而只能仰望基督,单单信靠祂。

就在几周前,我四岁的侄子中风了,他的身体左侧完全失去知觉。这是一个生死存亡的局面。有太多的不确定性。没有人可以告知他之后的情况会怎样。我甚至不确定我是否有足够的爱心来继续鼓励他的母亲。在这个时候我其实很容易就会又回到之前那种倚靠自己的习惯中。然而,过去的经历提醒我,战胜忧虑方法就是不受忧虑所迫,借着祷告来到主面前。

你是如何应对愤怒的?你斥责过使你生气的人吗?你是否在忽视或回避这个问题?你是否允许上帝监察你的内心,让你看到你生命中的软弱?你是否提醒自己要谦卑并相信上帝的主权?

振作起来,弟兄姊妹们。鼓起劲来,我的朋友们。上帝与我们同在,祂和我们一起面对我们生命中的各样挣扎。在风浪翻腾波涛汹涌的时候,把你的信心放在那创造万有的造物主身上吧,因祂一直用祂那无法抗拒的恩典托住我们。

 

此文章译自雅米英文网站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做光做盐


投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