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白雪子,美国

*封面和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第一次看金庸的书,是小学四年级吧。当年偷了父亲书架上的《天龙八部》,上课时偷偷地在抽屉里看。虽然武侠小说的古文味道较重,才十岁的我还不太看得懂,但多情的书呆子段誉、豪气干云的乔峰,都让我速速地迷上了。没几年,我就把金庸几大名著基本上都看了一遍,并深深爱上了中国文化与中国历史。后来修读文科,大概也要拜谢金大侠。

说到金庸,华文圈子里有谁不知道?多年以来,金庸的著作被改编成无数部电影、电视剧,大家多多少少都应该看过一些,对郭靖的醇厚、杨过的不羁、令狐冲的潇洒也都会多少有些印象。刚刚听到金庸逝世,颇为伤感,一个时代过去了。

想起当初迷上金庸小说,迷上的是各位武林高手的潇洒不羁。据说侠客们“以武犯禁”。的确,江湖中人自持武功高强,并不计较当下的文化礼仪。甚至朝廷律法在他们眼里也好像不值一提。你想,武侠小说里有哪一个女子缠足?有多少段婚姻是父母之命?常人迂腐的看法,江湖高手们都不当一回事。似乎是武功越高,越是放肆、自由。小时候最羡慕的是北丐洪七公为饱口福躲到皇宫,还住了好几个月!我们谁又有这样的胆子、能力?

距离第一次看金庸小说,也好些年了。也许是年纪大了一些,成熟了一些,现在想想,其实我处世的态度还算潇洒。但我的潇洒,并不是建立于我的高超武艺。说实话,我一天到晚坐在书桌前,多跑两步都要喘不过气来,武功从何谈起?我的洒脱,说深一层,是建立于基督的牺牲。“因为上帝救众人的恩典已经显明出来,教训我们除去不敬虔的心和世俗的情欲,在今世自守、公义、敬虔度日,等候所盼望的福,并等候至大的上帝和我们救主耶稣基督的荣耀显现。”(提多书2章11-13节)

上帝的恩典既然已显明出来,我既然已被救赎、已脱离自己的一切罪恶,还怕什么呢?我期待的不是这个世界的认同,而是在等候基督的荣耀与祂所应许的福。那我何必介意其他人的想法呢?我做出大大小小的选择,经常让身边的人难以明白。小的如把星期五晚上留给团契(为什么好玩的永远都发生在星期五晚上呢?),大的就如放弃稳定收入举家搬到地球另一边。因为基督的牺牲,我一生属祂。我潇洒,因为我不用担心其他人的想法、时事的变迁。我需要的是在今世自守、公义、敬虔度日,等候所盼望的福。

话说回来,金庸笔下的武林高手虽然武艺出众,不受世俗的价值观捆绑,但也少不了入世的英雄。陈家洛反清,郭靖死守襄阳,乔峰阻辽兵入侵……他们都为国为民,都是“侠之大者”。这些英雄们活得光明磊落,死得英勇壮烈。在他们面前,小学时代我那些小快乐,小伤心,算得了什么?在我眼里,他们的死重于泰山,而小时候的我,似乎生也轻于鸿毛。

多情的我,难免向往如此浪漫的牺牲。但在这安舒、忙碌的生活中,又有什么值得我豁出生命去争取、保守呢?

耶稣在钉十架前夕,曾向天父祷告说,“他们(跟随耶稣的人)不属世界,正如我不属世界一样。求你用真理使他们成圣,你的道就是真理。你怎样差我到世上,我也照样差他们到世上。”(约翰福音17章16-18节)耶稣的牺牲,让我可以超世,不受无知、悖逆、各样私欲和宴乐的迷惑。同时,祂也差遣我到世上宣讲祂的福音,甚至可能为此付上生命。

试想想,就算是壮烈一番保住了一个朝代,保住了江山,到头来又有什么用呢?百姓生活好了一段时间,隔一代两代不又要再次面对那些千古不变的问题吗?但福音的宝贵,不但在于来世的应许,而且在于今生的改变。上帝改变了我的一生。祂让我脱离这世界的捆绑,让我有前所未有的自由(加拉太书5章1节)。现在,祂差遣我去分享如此的信息,让我所爱的人也可以认识这改变我一生的盼望!这难道不值得牺牲么?

郭靖曾经说过,“为国为民,侠之大者。”但武功、政治、国度,到底能救得了谁?百姓所渴望的,不只是繁荣昌盛,而是有意义的生命。这是基督所给予的。我竭力祷告,求上帝利用我微小的一生,去改变我周围的生命。

正如保罗所说,“照着我所切慕、所盼望的,没有一事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胆,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腓立比书1章20-21节)

小时候读金庸,羡慕的是武林高手超世的洒脱,但也敬慕他们入世的情怀。基督赎了我这一生,但愿我能更彻底地超脱世俗的影响,更尽心地在世间兴旺福音。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彼此相爱


投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