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者&作者:Andrew Koay, 澳大利亚

翻译:晨光,中国

*封面和文中图片摄影:Ian Tan,新加坡

 

眼前这幢四层高的房子,让人看着有点晕眩。在土地稀缺的新加坡,这算得上是超级豪宅了。它高耸于人前,现代混凝土的外壳——干净、光滑的线条、玻璃栏杆和高漆木门——向人展示了什么是奢华。

“Last Resort”现在所处的四层洋楼

走进房间,迎接宾客的是一个巨大的生活区,地上铺着大理石。一只超级热情的黑色贵宾犬围着自己想象的环形路线在家具之间和下方来回奔跑。餐桌上摆放着令人印象深刻的当地美食:咖喱、印度飞饼、薄松饼和马来咖喱角。

*黑色贵宾犬Berrie在家里跑来跑去

楼上的卧室布置得很舒适——每个卧室都有一两张床、几张桌子、一些玩具、几本书和一些奇怪的乐器。这样能让人产生一种最能被称之为家的感觉,在桌上打盹的猫就是证据。

回到楼下,47岁的Kenneth Thong正努力在厨房准备更多的食物,并把它们摆到餐桌上。Ken,大家都这么叫他。他说话温和,自嘲时也很有魅力。当他的声音变得柔和时,他的词句往往会随着他的声音消声遗迹,然后他又会突然因为自己的笑话而大笑不止。他39岁的妻子Adeline则带大家参观着这栋房子——四层楼外加地下室、两个阳台和六个房间。和她的丈夫一样,她有着永远温暖的微笑和开朗、温柔的举止。

今天,除了一个年轻人在厨房里给Ken帮忙,屋子里的大多数人都出去了。

客厅里摆满书的书架上,挂着一个用乐高积木做成的大招牌,上面写着:“欢迎来到‘最后的栖身之处’(The Last Resort)”。或许只有这一个招牌能提醒大家,这个住所并不是又一个中产阶级之梦。

*客厅里迎接宾客的大招牌

 

什么是“最后的栖身之处(The Last Resort)”

问Ken和Addy这个标识是什么意思的话,他们有现成的答案。Addy说:“ ‘最后的栖身之处’ (The Last Resort)是由年长者建立,为年轻人准备,与年轻人一同行走的地方。”Ken插话说:“我们希望年轻人知道,如果真的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这里有为他们准备的地方。”

这就是“最后的栖身之处(The Last Resort)”:自从他们2007年结婚以来,他们夫妇已经向许多寻求庇护的年轻人开放了他们的家,尤其是那些来自虐待家庭或居住条件恶劣的年轻人。一般来说,他们欢迎客人免费入住,不过如果可以的话,他们可以选择帮助解决部分生活费用。在过去的十年里,Ken和Addy一直和“陌生人”生活在一起。

“我们邀请他们成为家庭的一部分。”Ken说。“我们希望他们能体会到一个平凡、安全、运作正常的家庭是什么样的。这也就是说他们可以自由地拥有我们这里的一切。”

事实上,从做家务到去购置生活用品,再到一起做饭和吃饭,这对夫妇都试图为他们的客人创造一种归属感和团体感。“这是他们当中许多人从未经历过的。”Addy说。

有些人会把这种态度称为“毫无保留的好客”——超出了大多数人愿意做的——但Ken和Addy对此的看法要温和得多。Ken说:“毫无保留并不意味着是做前人没有做过的事情”,“毫无保留只是去做需要做的事情”。

这对夫妇还邀请其他的基督徒来同工,动员他们在“最后的栖身之处(The Last Resort)”服侍。

*舒适的客房之一

这个想法是怎么来的?

Ken和Addy结婚之前就有了创建“最后的栖身之处(The Last Resort)”的想法。他们在国外当了四年的宣教士——Ken在南非,Addy在印度南部。2004年,两人因为共同的愿望——为那些生活在困境中的人们带来改变——联系到了一起。在他们第一次一同去南非的Hoedspruit参加宣教旅程的时候,Addy被那里基督教社区紧密的联系所震惊。那里的人们不仅住在一起,而且彼此分享一切。这是一个爱上帝和爱人的好例子,是Ken和Addy想要带回家的东西。

回到新加坡,他们看到了另一个需要:帮助那些现有社会服务无法完全支持到的年轻人。这让Ken想起马太福音9章36节里描述的耶稣对无助人群的同情。“这是对我们的挑战”,Ken说,“我们会有同样的同情心吗?”

这对夫妇找到了自己的解决办法:让自己和自己的家成为基督教社区应该有的样子——有爱、有同情心、有教养。“建立社区是上帝给我们的负担。我们在结婚时就知道我们想要敞开和分享我们所拥有的一切。”Addy解释道。

 *2007年,Ken和Addy在缅甸宣教

他们结婚后不久就有了这样的机会。他们认识了一位年轻女士,刚好需要地方住。她刚刚成为一名基督徒,但是家人很反对。她没有别的地方可去,所以Ken和Addy向她敞开了他们的家。当时,他们只有一套两居室的公寓。

不久,关于这对夫妇的消息传开了,他们愿意为任何需要安全住处的人提供住处。有些是通过社工介绍来的,有些是通过朋友介绍来的。Addy说:“我们并没有去找人来住”,“我们只是在那些人无处可去的时候,为他们腾出了空间。”

从那以后,Ken和Addy接待了来自海外的宣教士、需要静养的基督徒以及需要一个安全住所的年轻人。有些人待了几周,有些人待了一年多。此时,这里成为了一个25岁的母亲和她刚出生的孩子、以及一个需要多一处住所的19岁女孩的避难所。与他们同住的还有两位年轻的基督徒,他们希望在一个以基督为中心的社区里践行“毫无保留的好客”。

 

克服挑战

然而,这个事工并不是没有挑战。首先,这对夫妇发现为人们提供庇护通常意味着要同时处理人们的一些问题。有一次,放高利贷的人来找他们的住客。这件事最终给他们家招来了小偷,结果他们家族的一些传家宝被偷。

还有一个不可忽略的重要细节,就是房租的支付问题和如何为住客提供日常所需。让这一切变得更具挑战性的是,Ken和Addy目前都没有经济收入——几个月前,Ken从一家非盈利机构辞去主管职务,而Addy从2014年起就不再有收入了。两人都认为有必要全身心地投入到目前这个事工中去,以便有时间陪伴住在这里的人。

 *住在这里的年轻人可以随意安排自己的房间

当被问及如何面对这样的挑战时,Ken和Addy说,唯一重要的就是回应上帝放在他们心中的感动,并信赖祂,即使他们的事工看起来并不切实际。

他们的住房证明了这一点。由于不想被房贷压得喘不过气来,这对夫妇在结婚初期就决定租一套三房公寓。他们后来搬到了一所大一点的公寓。在这段时间里,上帝赐给他们有需要的人,同时拓展他们服侍他人的能力。Ken说:“一路走来,我们学会了不管自己拥有多少,都想办法让自己可以去服侍、去给予。”

上帝悦纳了他们的顺服,并为他们提供了支持,让基督里的弟兄姐妹可以为他们事奉的需要提供实际的帮助。

在2018年初,这对夫妇感到上帝的指引,要他们考虑搬到一个更大的地方。搜寻后,他们找到了一幢四层楼的房子,看起来很完美。

 *一只收养的猫咪懒散地趴在桌子上

只是有一个问题——房租。“当时,我们觉得完全没有理由可以住在这里。”Addy回忆起他们第一次看到这栋房子时的想法。“但我们觉得,如果上帝让我们知道这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那么我们就去做。”

尽管不知道上帝将如何供应,这对夫妇还是顺服地搬了进去。果真,上帝给了他们足够支付第一个月房租的钱。这只是他们在事奉中见证上帝供应的许多例子之一。

Addy说:“这一路就像是与上帝同行,我们在途中见证祂如何供应我们的所需,如何照看我们的每一个细节。”无论是急需的食物、金钱、还是家具,甚至是家用电器——大部分都是朋友和熟人给的——Ken和Addy可以很容易地证明上帝是如何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供给帮助的。

 

一切都是为了基督

很难有人不被这对夫妇的牺牲和慷慨所鼓舞。在这个敬虔和有爱的梦想常常被冷酷无情的实用主义所破坏的世界里,Ken和Addy似乎已经成功地摆脱了我们许多人追求的东西。

“我们都在追求我们认为重要的东西。只有在发现更重要的东西时,我们才会改变自己的优先次序。我们并不是要告诉大家不要追求自己的梦想,我们只是在邀请人们来亲身体验追求真正能带来快乐的事物时所带来的喜乐。”Ken解释说。

但若是有人认为这对夫妇有什么特别,他们会竭力否认。“我们不是对人们说‘哦,来看看我们吧’”Addy说,“不,不要来看我们,来看看基督吧!”

她继续说:“如果说我们的经历让我们学到了什么,那就是我们都是因罪而破碎的人,即使是在一个所谓稳定的家庭里”,“我们不是一个完美的家庭,我们也不是要建立一个完美的家庭,但我们在成为一个仰望耶稣的社区。”

*Ken和Addy

Ken补充说:“我们想建立一个社区。我们想要亲近人,关心他们,参与到他们的日常生活中,同时也要非常清楚地宣告我们的盼望在哪里。”

在许多方面,这就是他们事工的简单之处:与年轻人同行,向他们展示敬虔的生活,并鼓励他们提出关于上帝的更大问题。

他希望,这一切将对其他基督徒夫妇产生连锁反应的影响。他说:“我们比较疯狂的想法是,在为需要避难的人创造共享空间的同时,让两到三对新婚夫妇在他们婚姻的第一年搬进社区里来住。”

你尽可以说这是乌托邦式的梦想。但是Ken认为,如果每个教会都有这样的社区家园,那么教会一定能更好地培育下一代。

 

此文章译自雅米英文网站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彼此相爱


投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