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玲君,台湾

翻译:馨宁,中国

“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马太福音 5章44节)

前一段日子,在教会小组和其他的美国妈妈一起喝茶的时候,一位妈妈闲聊问起了在座的每个人印象最深刻的圣诞节。这使我的记忆拉回到小学五、六年级,想起我爸爸从美国回家之后全家团圆的第一个圣诞节。

小时候的印象中,我的爸爸是一个很有爱的爸爸,且会时常鼓励我们的爱主的爸爸。但就在我快要念小学的某一天,爸爸突然无预警地和家里宣布他要去美国留学。基于当时台湾传统家庭的妇女孩童没有什么话语权,虽然我们和妈妈都不太同意,却也没有办法有太多意见,于是全家很傻眼地看着爸爸辞职,去台北补习考托福后,申请学校就到美国去了。留下弟弟、妈妈和我寄居在台湾的阿嬷家。现在回想起来,对于爸爸突然要去美国的决定仍有很多的不理解。爸爸一走就是五年,对于才刚刚升上国小的我来说,当时是我非常需要父爱的时期,爸爸离开之后生活中有很多不习惯、需要适应的地方。虽然妈妈很爱我们,照顾我们,但缺少爸爸的同在和经济上的短缺仍然对我们的生活产生影响。此外,我们和阿嬷同住也是一个大问题,因为妈妈和阿嬷的观念不同,导致我和弟弟常常需要选边站。虽然我只是个7岁的孩子,但内心常常因为爸爸不在、婆媳不和而感到焦虑和没有安全感。我记得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在学校只要有人提起我爸爸在美国念书不在我们身边,我就会武装自己,面无表情地说我不在意他什么时候回来。但事实上,心碎的我会躲到没人的地方暗暗掉泪。

五年后,父亲回来了,我也从懵懵懂懂的小孩,变成小学六年级即将进入青春期的女孩。当爸爸依照阿嬷的意愿放弃美国绿卡带着两个硕士学位风光归来时,我对于眼前这个陌生、且一走了之的爸爸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再信任他。记得爸爸刚回来的那几天,他很努力要跟我和弟弟重新建立亲子关系。爸爸回来的第一夜,他试着讲睡前故事给我和弟弟听,却因为时差的缘故很快就先睡着了。我那一夜竟然失眠,因为我实在很难和犹如陌生人一般的爸爸同睡一室,甚至怕他会和新闻报道里的那样,在晚上睡觉时对我们做出不利的举动。

爸爸回家后的圣诞节前夕,他可能意识到我们两个孩子对他的陌生,于是他做了很多努力。他带我们去吃麦当劳、一起出游、一起写作业等来修复五年不在的空白。12月24日那天下午,爸爸更是带着我和弟弟一起到小商店买了几个小点心,放到他事先请阿嬷缝纫的圣诞节袜子里。那天爸爸给我们讲了耶稣诞生的故事,并带我们去教会看圣诞节表演,然后睡觉之前,把袜子拿出来,大家一起做感谢耶稣在两千多年前诞生拯救世人的祷告,之后全家开开心心地把点心打开一同分享。

随着时间慢慢过去,爸爸借着从耶稣而来的智慧,持续地关心、关爱我们。没过多久,我就不再害怕和爸爸独处一室,也重新找回对爸爸的信任和安全感。我们全家一起过的第一个圣诞节,不止庆祝了耶稣的诞生,也变成到现在想起来特别珍惜的亲子回忆。

圣诞节是上帝派耶稣来拯救世人的第一步,也是我和爸爸之间修复亲子关系的重要节日。不知道正在阅读此文的读者是否曾经有和家人、亲戚、朋友之间产生过冲突,有还未化解的疙瘩在心中无法释怀?你是否愿意透过马太福音5章44节来为试着爱你的“仇敌”,并为之祷告?愿我们可以利用圣诞节这个充满意义的节日,借着上帝的慈爱来主动释放善意、修补重建与他人的关系。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为祂而活


投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