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叶玲君,台湾

语音播读:馨宁,中国

*封面图片来自PEXELS

“一个人不能侍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你们不能又侍奉上帝,又侍奉玛门。所以我告诉你们,不要为生命忧虑吃什么喝什么,为身体忧虑穿什么。生命不胜于饮食吗?身体不胜于衣裳吗?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牠,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你们哪一个能用思虑使寿数多加一刻呢? 何必为衣裳忧虑呢?你想野地里的百合花怎么长起来,它也不劳苦,也不纺线, 然而我告诉你们:就是所罗门极荣华的时候,他所穿戴的还不如这花一朵呢!你们这小信的人哪!野地里的草今天还在,明天就丢在炉里,上帝还给它这样的装饰,何况你们呢? 所以,不要忧虑说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们需用的这一切东西,你们的天父是知道的。你们要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 所以,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马太福音6章24-34节)

我家的院子树上住着几只松鼠,它们的毛色有一般的黄棕色和比较不常见红橘色两种。这个夏天,我尝试种了一种会开粉红色大花的植物,松鼠很喜欢那种花的香味。早晨,这些漂亮的大花,早上还盛开着,一到中午,它们的花瓣就常常变成了松鼠的午餐。为了防止松鼠吃花,我买了喂食松鼠的喂食器,给那几只贪吃的松鼠食用。有了喂食器之后,松鼠天天在我家后院吃自助餐。我一开始买的坚果很小一包,一下半罐就不见了,有的时候不到一天就空了。于是最近我就想着到了周末找天去买超大包坚果补货,这样任由他们怎么吃也够。

就在前几天还在想着要去买大包坚果的时候,我在厨房一边忙着弄东西,一边打开落地窗散油烟味。突然我看见其中一只黄棕色松鼠在我家后院猫咪常常上厕所的地方做事情。我比较喜欢观察小动物,于是我就好奇地去看它在做什么,我看着松鼠在地上挖开一个洞,把颊囊里面的大大小小的坚果放进去,然后松鼠就埋好开开心心地离开了。我满脑子疑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松鼠没有闻到猫尿味,因为我家的猫咪常常在那边上厕所。虽然松鼠存了很多坚果在那边,但是我家的猫咪只要继续尿在那边,这样存在地里的坚果就会变味,可能到最后就不能吃了。

就当我在心里笑着这些松鼠真傻的时候,突然一个转念想到我自己未尝不是这样呢?由于小时候我家里比较穷(我妈妈都有给我们按时吃正餐,但是没有钱买零食),我常常眼巴巴看着学校别的孩子去福利社买零食吃。加上没有零用钱,口袋空空,导致我从小对金钱就一直没有安全感。长大一点,家里经济情况好一些了,我出门自己的身上一定要带到一定数目的金额,当做自己的迷路急难救助金。后来离开家出外念大学,慢慢有点收入,我的房间开始囤积小时候最想要的零食。 为了不让自己回到像小时候一样看别人有东西吃,我却没有的情况,我的零食柜子里面的种类和数量都得保持在80%满以上。我的朋友常常和我说,要吃最有意思或是最新出的零食,去我家都有,零食一低于我的标准,我不由自觉就回到小时候那种看人家吃东西的恐慌,焦焦急急开车出去买回家存着,就算我不吃也摆着安心。

结婚之后开始没有和父母拿钱,我也常常看着银行的存款担心。又要交学费、房贷、汽车保险等,老公一份薪水又要养我和两只猫,有的时候也怕不能好好周转,结果导致不能出去看电影或是旅行等娱乐。对于金钱的害怕,使我常常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然后想着想要怎么赚更多的钱,来满足自己对各样零食的口腹之欲,以及为着将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来存钱做预防。

事实上,常在我焦虑面对金钱的时候,我很少直接想到我们全知全能的天父爸爸。其实就算我们不求,祂也时时刻刻在为着我们考虑着。就像我在考虑小松鼠过冬要买超大包的坚果来喂他们,爱着我们的天父不也是如此在为我们的需要考虑吗?小松鼠的事件,让我开始真的思考,我过去做过一次非常失败的投资,亏了一大笔私房钱。其实我就像小松鼠一样把自己觉得贵重的财宝埋在“粪坑”,一开始赚钱的时候,志得意满觉得自己很厉害,深不知上帝不喜悦我处理金钱和财务的态度,就按着我自己的私欲,让夺取我心思意念的“玛门”就地朽坏了。

在你目前的人生中有什么是让你觉得每天都会忧虑的事?这些忧虑是否和食、衣、住、行、金钱等有关?你是否愿意相信爱我们的天父会为我们考虑我们的一切需要?你是否能将你对生活之中所有的忧虑交托给上帝,按照祂的意思来成就你的人生,并且全心依靠祂来过每一天的生活呢?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为祂而活


投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