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Hannah Spaulding,美国

翻译:Nancy,中国

有声播读:Carol,中国

三年前,我在一个叫加尔文学院的小型基督教学校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涯。刚开始的时候,我充满了焦虑——要搬到离家很远的学校,又不认识任何人,还需要结交新朋友…..但是到了第二学期,我已经适应了环境,并感谢上帝保守我在学校的第一年过得很好,也为祂赐予我的朋友们而感恩。

 

经历上帝的恩典

然而到了二月份,父母告诉了我一些坏消息。我父亲的自身免疫系统疾病、以及多年前一场车祸遗留下来的关节炎疼痛恶化了,他可能不再能继续现在的工作。这将意味着我们家的收入会下降,我们可能无法负担起私立基督教学校的高昂学费了。

我的父母让我做一个选择:虽然说父亲换工作的事还没有确定,但我是不是愿意在下一学年转到另一所学校?具体来说,他们问我是否想转学到普杜大学(Purdue University),这是我家乡印第安纳州的一所大型公立学校。去普杜大学会便宜很多,因为它是公立大学,而我是本州的学生。

我的第一个回答是“绝对不行”。

我的男朋友在普杜大学读书,我探访过他,因而知道普杜大学跟我的理想学校完全相反。我的小基督教学院有蜿蜒的小径,校园里还有许多美丽的树木,普杜大学却是拥挤的人行道,而且校园里一年四季都在施工。它又大又吵,一点也不像我理想中自己会去上的那种大学。

结果上帝降下恩典供应了我在加尔文学院再待一年的资金。我能够留在我喜欢的学校,同时也有时间来适应可能要转学的事。

 

记念上帝的信实

我的父亲最终还是离了职。在父亲努力康复并寻找其他可做的工作时,我们家经历了一些起起伏伏,我也不得不开始更认真地考虑转学的事。

我研究了普杜大学的专业课程,并正式参观了学校。同时,我也开始考虑和我的男朋友上同一所学校——这意味着我们再也不需要异地恋了。我开始为之祷告,我发现我越多祷告和思考这件事,就越有兴趣转学到普杜大学。

但是我有很多疑问。我能在大学生涯中途顺利地转学分吗?我会不会要多读一到两年呢?我要住哪

如果转学是一个不可逆转的错误怎么办?

在这段不确定的时间里,我回顾了上帝在过去是怎样供应我的。尽管在上大学之前我很焦虑,但上帝一直陪伴着我,而适应大学的过程比我预期的要好。上帝也供给了我在加尔文学院多读一年的费用。

当我仍然陷在怀疑和犹豫中时,这些回想带给了我盼望。

虽然当时我还在担心普杜大学是否是正确的选择,但我尽最大努力去信靠上帝,因为我知道祂过去如何供应我,未来还会如何。

 

相信上帝的供应

 正是在这个特别困难的时期,上帝以一种完全出乎意料的方式为我预备了一切。我最担心的一件事就是在普杜大学找不到合适的地方住。我不想和一个陌生的室友一起住宿舍。我想住在一个积极向上、有家的感觉的地方。

当我将我的忧虑告诉我在加尔文学院的宿管导师时,她提醒我要信靠上帝,她相信上帝会在这个过渡过程中供应一切。我承认她说得对,并在心中承认我需要信靠祂。结果她刚离开我的房间,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我在拜访普杜大学时遇到的一个人发来了短信。她想知道我是否还在找住的地方。

这个朋友帮我联系了另一个朋友。她正在找人合租一个四人公寓。最后,不仅我所有的室友都是基督徒,她们也都是善良亲切的人,这使我的转学适应期变得容易很多。她们的欢迎和接纳让我在普渡大学的生活变得很不一样。

在看到上帝以那个短信的形式如此直接地供应了我的所需后,我能够放下许多关于转学的焦虑了。

当我还在紧张地查看要如何转课程时,我意识到我可以信靠上帝,如果祂给我提供了住处,那么祂也会帮我搞定学分的。

如今我在普杜大学的第一个学期就要结束了。这个学期过得比我预料的要好太多。我不仅有很棒的室友,而且还加入了我男朋友参加的一个基督徒团契。在这段时间里,这个团契里的人一直在我身边支持我和爱我。我在他们身上看到并经历了耶稣的爱。这学期我一次又一次地见证了上帝的良善。

虽然去年我所面对的不确定性让我难以承受,但我明白了信靠上帝、让祂指引我的生活、担负我重担的重要性。我一次又一次地想起这句经文:“应当一无挂虑,只要凡事借着祷告、祈求和感谢,将你们所要的告诉上帝。上帝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稣里保守你们的心怀意念。”(腓立比书4章6-7节)。

无论你现在正经历怎样的变动,愿上帝超乎一切的平安与你同在。

 

此文章译自雅米英文网站

*原文与译稿均由雅米事工编辑后发表,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心青年的角落!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新的旅程


投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