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Leslie Koh,新加坡

翻译:Cindy Wang,澳大利亚

语音播读:刘弟兄,中国

我们可以做医治祷告吗?我们能够说方言吗?女人可以在主日讲道吗?教会应该支持反同性恋法吗?教会对堕胎应该持什么立场?我们该如何对待犯错的牧师?圣经有唯一“正确”的版本吗?我们可以把鼓作为敬拜乐器之一吗?基督徒可以喝酒吗?

在进行一场理性的辩论赛时,或看到新闻中的一些议题时,辩论可以是趣味横生的。但当辩论造成了教会分裂并且大家都认定自己正确而别人有误时,就不那么有趣了。

我的教会一直保持中立态度,包容和接纳各种不违反基督教信仰基要的做法(或者说是我们教会所认为的信仰基要),所以当我最近加入一个对某些问题持强硬态度的团体时,着实吃惊不小。

团体中有些人固执己见的程度让我隐隐不安。过去我常听人说,因着代沟、个人喜好和信仰的成熟度不同,人们会有不同的观点和行为(例如,“哦,我们老了,适应不了现代的敬拜歌曲”)。但是这个团体中的人对自己立场的坚持好像更加严格。他们认为,这些立场跟教义同样重要,我听到他们反复强调:“可是圣经是这么说的”。

这让我不禁想要反驳:“那么其他人对圣经的解读都错了吗?”

我习惯的一些“基督徒”做法受到了质疑,面对那些眉头紧皱的否定,我感到既困惑,又想辩驳。一方面,我开始怀疑是否一直以来自己对一些真理的认识有偏差;另一方面,我想知道是不是这些人对圣经的解读过于教条化和狭隘。

(其实我到现在也还没有弄明白,但这促使我重新审视自己对教义的理解,也让我开始思考:我是不是也有教条主义之嫌?)

不过,最令我吃惊的并不是他们对自己观点的维护,而是他们对持相反观点之人的看法和他们表达看法的方式。

比如他们毫无同理心的玩笑(“我不知道你怎么样,但我是要去天堂的”),还有先入为主的看法(“所有的灵恩派或者保守派都是这样的”)。当然,还有他们对其他阵营的误解(“所有五旬节派都坚信必须用这种方式敬拜”或者“所有保守派都坚决反对这种做法”等)。

这让我不禁思考:除非我们确信不会伤害到别人,不然有些话题是不是不应该用来开玩笑?还有,我们真的有我们认为的那么了解对方的做法和想法吗?

可以肯定的是,灵恩派和保守派都存在极端。但庆幸的是,我也遇到过一些不一样的灵恩派和保守派信徒,他们不仅不像人们所描述的那样教条刻板,而且思想开放。我认识的一位圣经老师说:“我在两种派别中都见过敬虔的人,所以我不妄加论断。”

阿们!这句话无意间改变了我对“保守派”的看法。坦白地说:我承认,我也曾对那些意见相左的人抱有成见,这位老师的话让我看到自己的不公和偏见。

我认为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双方对不同观点的争议,而在于我们如何看待对方,以及我们到底对对方的看法有多少了解。

 

我们讲真理,但我们是在爱中讲的吗?

我想,有些问题也许永远没有答案,特别是涉及到对上帝话语的解读,因为其意义重大,所以只能暂搁一旁。也许只有到我们和上帝面对面时才能得到真正的答案。(我有时会想象当上帝被问及这些无关救赎的问题时会如何回答,我想祂会轻轻一笑说:“亲爱的孩子们,你们都是对的!只要相信我,追随我,在你们所认定的方面尊荣我,并始终如一就好了”。)

不过我们还是可以就这些差异做些努力的,比如开诚布公地讨论,并以荣耀主的方式达成共识;也可以寻找敬拜和服侍的合作方式,避免因个人的看法不同而分裂主的教会。因为,我们如何做和我们做什么同样重要。

以弗所书4章2-3节就讲到我们应如何以荣耀上帝的方式对待其他信徒。保罗说: “凡事谦虚、温柔、忍耐,用爱心互相宽容,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

圣经并没有要我们在所有事情上达成一致。它只是说对待不同的看法,我们要用正确的方式和态度。

这意味着在处理分歧时,我们要带着极大的谦卑、温柔、耐心和爱心。也意味着,我们的最终目的不应是强迫别人接受我们的观点,而是要保持信徒之间的团结。

我们在对话时,是不是带着一种必须赢得争论的心态?我们是否会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而贬低对方?若对方不愿让步,我们是否会因此气呼呼地离开?我们有没有在用上帝的话互相攻击?我们是否在把教会中的会众分为两类,除了赞同我的人之外都是“不信的”?

我们是否可以温和、耐心地解释自己的立场,愿意让上帝在祂的时间以祂的方式来改变他人的想法,并愿意承认自己的观点也许不完全正确呢?比起确保对方对一切的理解都是正确的(或着说我们所认为的正确),我们是否更关心他的属灵成长和与上帝的关系呢?

对于新加坡反同性恋法所引发的持续争论,最近有一篇文章进行了评论,“新加坡日行一善理事会”(Singapore Kindness Movement)的领袖William Wan最恰当不过地指出:“双方都认为自己说的是真理,但关键是说出的话语是否出于爱心。”

很多时候,我们在一个问题上据理力争是为了纠正某个错误的教导。即使这是真的,我是说“即使”(请记住对方估计也认为自己是对的),我们就不能带着爱心说话吗?新约教会在是否要外邦人行割礼的问题上起争执时(使徒行传15章1-35节), 使徒和长老们确保在引导新信徒时言语温柔: “圣灵和我们定意不将别的重担放在你们身上……这几件你们若能自己禁戒不犯就好了”(24-29节)。

耶稣自己也一样。祂并没有把那些确实被误导的人和那些试图迷惑、误导人的假老师混为一谈。虽然他直截了当地指责了假教师,对待被迷惑的人祂依然温柔而充满怜悯。祂的最终目的并不是要赢得争辩,而是建造他人。保罗也说:“用温柔劝诫那抵挡的人,或者上帝给他们悔改的心,可以明白真道”(提摩太后书2章25节)。

讽刺的是,有时我们对待非信徒反而比对待信徒更温柔和有耐心。我们愿意和那些对信仰好奇的人接触,即使完全不同意对方的观点,我们也愿意倾听,然而我们却无法与对圣经与我们有一处解读不同的信徒们沟通。为什么呢?

即使我们还是无法达成一致,也仍然可以以求同存异的态度彼此包容。保罗又说:“身体只有一个,圣灵只有一个,正如你们蒙召同有一个指望;一主,一信,一洗, 一上帝,就是众人的父,超乎众人之上,贯乎众人之中,也住在众人之内”(以弗所书4章4-6节)。

保罗似乎是在提醒我们:“不要把注意力集中在分歧上,而要集中在共识上,这样你们就会明白我们在基督里是一家人了。”

比如说我们可以和平地结束一场辩论,这样收场:“好吧,我们在这个问题上仍有分歧,不过在这一点上我们是有共识的。因着我们共同信靠主耶稣,让我们来讨论一下如何能够共同敬拜和服侍吧。”

我们的目标是说出真理,但让我们用爱心说出来吧。

 

此文章译自雅米英文网站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新的旅程


投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