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述:Grace Loh,新加坡

作者:Sophia Ng,新加坡

翻译:Cindy Wang,澳大利亚

有声播读:Melody,加拿大

 

我和丈夫Bryan一直盼望着上帝赐给我们第二个孩子。当我们终于看到验孕棒呈阳性时,真是欣喜若狂。

前12周,一切都很正常。然而在进行第13周扫描时,超声波医师却发现了一些问题。她立刻拿起电话,询问资深医师。我当时就知道出事了。但我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保持冷静,不想在公共场合崩溃。

之后他们带我去做检查。在挨过了将近4个小时的不停检查后,会诊医师让我坐下来,告诉了我坏消息。他建议我终止妊娠,并给我定了个日期,就结束了。

之后我和丈夫打电话给牧师,告知他这件事。牧师的话让我认识到终止妊娠就是堕胎,他说:“你需要根据上帝的话来重新考虑这件事。”

然而,我的内心很挣扎。我心里是很想终止妊娠的,但却没有平安。我在自己的意志和上帝的意志间被拉扯着。明明知道不可能把孩子带回家,所以我不想忍受怀孕头三个月的恶心、呕吐和经历分娩的痛苦。在万分困惑的时候,我告诉上帝,“我想要按照我的方式来。”但我感觉到祂在说,“孩子,那不是我的方式”。

第二天,我坐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所有的想法又交织在我的脑海中,最终我放手了。我告诉上帝: “不管未来怎样,我都选择你的方式。”

那一刻,上帝所赐出人意料的平安充满了我,并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保守着我们的心灵和意念。

 

漫长的九个月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再难过了。

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抑郁过。我们的孩子,我们知道是上帝所赐的,却活不了。我终于了解了什么是抑郁——就像是你被困在一个无法逃脱的黑洞里。你失去了对生活的所有热情,什么也不想干,只想躺在床上。你甚至不能祷告,因为你只想死。我记得有好几天我都陷在这种感觉里。

有次,Bryan在失去理智的时候也陷入了抑郁。然而在目睹我们所经历的一切后,我们的长女——当时一岁半的Charity,第一次表现出了同理心。她走到爸爸旁边,擦了擦他的眼泪说:“爸爸,别哭。”。

朋友和家人对此事的反应各不相同。满怀善意的人却可能说出各种伤人的话。许多人告诉我们,“Grace,你需要相信上帝会医治他”,“你祷告得还不够”或“你的信心不够大”。我必须不断提醒自己,这些人很爱我,他们并不是有意要伤害我。

在内心深处,我知道上帝不会医治我的孩子,我注定要经历这种伤痛。我认为相比面对正面的环境,面对负面的情况时,选择信任上帝并坚持到底所需要的信心要大得多。

经历火一般的试炼,让我学习仰望上帝,而非期待环境有所改变。

上帝在祂的话语中并没有说祂一定会医治我们;给我们好的工作;或事情一定有好的结果。祂从来没有应许我们这些事。他说祂将赐给我们丰盛的生命(约翰福音10章10节),但我们知道这丰盛的生命并非免于试炼或患难,而是在最艰难的时候依然有希望、喜乐、平安和爱。

是的,我希望上帝医治我们的孩子,但是如果全知全能的上帝知道这对我或对世界并不是最好的呢?

陪伴我们经历这一切的属灵长辈建议我们给孩子取个名字。我们一直想给我们第一个儿子取名为Matthias,意思是“上帝的礼物”。虽然知道这份“礼物”将不久于世,我们还是靠着信心给他起名叫Matthias,因为不管怎样,我们都看他为一份礼物。

 

出生

在怀孕第38周左右,我因为巨痛入院。医生给我注射催产素来引产。有一阵,我感到Matthias在我体内翻滚、挣扎,但最终他安静了下来,我也睡着了。

几个小时后,医生来检查我,发现我的子宫撕裂了,而且还在流血。他们说我需要做紧急剖腹产。医生们让我签了一堆我几乎看不懂的文件,授权医生进行任何必要的手术,然后就被推进了手术室。

当我从手术中醒来,可以抱抱Matthias时,他已经变冷了,身体僵硬,脸色发青,皮肤又软又粘。

我问Bryan的第一个问题是:“我的子宫还在吗?”我的子宫破裂了,差点触及大动脉。如果裂痕再大一点,我就会失去子宫。

 

出人意料的平安

因着无法预知生产后各自的心理状况,所以我们做了准备以应付各种状况。但我们没有预料到的是当时所经历的内心深处的平安,感觉就像被上帝出人意料的平安完全包裹了起来。

我曾经害怕痛苦、伤心、和为自己的决定而付出代价,但这一路下来我学到的是,上帝的恩典永远是足够的。

不管这个选择看起来多么艰难,一旦你对上帝说“是”,祂就会陪伴你走每一步。祂的平安会护卫你,祂的恩典会给你力量。

通过这次试炼,上帝的道向我活了起来,我也因此获得许多财富,如耐心、宽恕、理解了上帝的平安与恩典,以及学会了靠信心而不是靠眼见生活。箴言3章5-6教导我即使我不明白祂在做什么和为什么做,我仍要相信祂,因为祂的意念和道路高过我的意念和道路(以赛亚书55章8-9节)。这些经文帮助我将自己的处境交托给主并像马利亚一样回应主:“情愿照你的话成就在我身上”(路加福音1章38节)

如Hillsong United在《沙漠之歌(Desert Song)》中所写的那样:“有一种信心比金子更宝贵,主啊,求你用火焰炼就我。”在整个试炼过程中,Charity就是我们的彩虹,我们的阳光,是她的欢声笑语将我们从沮丧的深渊中拉出来。她真是我们的珍宝。她现在也明白了生与死。她说:“我等不及去见耶稣的时候见到弟弟了!我会超级开心的。”

许多理解了死亡的孩子都会害怕死亡,但她却知道死后还有生命。这是之前我们无论怎么也不可能教会她的。

 

再一次经历试炼

悲伤偶尔仍会突然袭来。在Matthias离开我们近一年之后,我得知一个好朋友怀孕的消息。这对我打击很大,让我心生嫉妒。为什么她能有个健康的宝宝?

不久之后,我意识到自己的胃口发生了改变并且有点疲惫感。在家中的妊娠测试证实我第三次怀孕了。

惊喜之后接踵而来的并非都是美好。我很早就开始出血,妇科医生在我体内发现了血块,并且告知我还有流产的危险。更严重的是,医生认为我的子宫再次破裂的可能性是20%到30%。如果破裂发生在医院以外,我甚至可能没命。

如果在过去,面对这种情况,和一次次的检查结果,我会惊慌失措。而现在,我能泰然处之,如果孩子还活着,就顺其自然吧。

我的指望建立在上帝的属性上。无论结果如何,祂向我所怀的意念是最好的,并有更深远的意义。祂才是我们灵魂的锚。

悲伤不会消失,伤痕也仍旧会在那里。但我们不会因悲伤而绝望,因为我们心中有平安和盼望,知道有一天我们会团聚在天堂。

 

 

此文章译自雅米英文网站

*原文与译稿均由雅米事工编辑后发表,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心青年的角落!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新的样式


投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