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Jeff Huxford,美国

翻译:Eric,中国

有声播读:刘弟兄,中国

 

2012年,我经历了一场车祸,几乎丧命,并因此遭受了大面积的脑损伤。在那之前,我在印第安纳州西北部做了六年的家庭医生。

事故发生后我依稀记得不断有人对我说,遭到脑损伤的人必须找到一个生活的“新常态”。他们说我的脑部受伤非常严重,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回到车祸前的状态了。

然而,在最初的几个月里,我出乎意料的快速恢复令几乎所有人惊讶。这让我相信我的脑部损伤并不像我的医生说的那么糟糕,而且我认为自己很快就会恢复到车祸前的状态了。

但是不久之后,我的恢复就变得异常缓慢。很明显,我根本不可能恢复到以前的状态了。脑损伤给我留下的影响是毋庸置疑的。

我的脑子已经没有能力轻易记住事情了。无论我付出多少努力、尝试多少回,曾经那种专注力都不复存在了。种种迹象使我意识到医生一开始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我现在的生活已然是一种不同以往的全新状态。

我因此陷入了一种被现实压垮的低潮期,我开始生气地质问上帝“为什么会这样”。

我仍然认为事故发生的那一天是“生命从此再也不一样”的一天。

然而,在我开始询问上帝对我生命的计划时,我的人生又发生了第二次变动。

当时,我正在参加达拉斯的一场基督徒营会,我并没有主动要去,而是很不情愿地答应陪妻子一起去。虽然我对营会没抱太大期望,但让我想不到的是,在那里我听到了一节改变了我人生轨迹的经文。

这节经文来自启示录3章15-16节:我知道你的行为,你也不冷也不热,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热。你既如温水,也不冷也不热,所以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

我对这节经文并不陌生。之前我也听过很多遍……但是这次的感受却完全不一样。它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震撼。以前每当听到这节经文,我就会想,“呀,我可不想成为不冷不热、被上帝吐出来的那种人!”但是当我那天再次听到这节经文时,突然间我意识到自己冷漠的罪,并在心里想,“事实上我就是那种在信仰里不冷不热的人”。

你看,我一直尽力使我的信仰成为我生命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从来没有离教会或离上帝太远,大多数人都会认为我是一个“不错的基督徒”。但那天我觉醒了,意识到我其实是相当“不冷不热”的。

这样的觉醒让我开始看到自己一直以来都在相信一个“倒错的福音”。我声称要跟随耶稣,但实际上,我只不过是邀请祂来跟从我。我从来没有完全把一切都交托给上帝,大多数的事情还是由自己掌控。我认为耶稣能够帮我得到我想要的,并能帮助我活得更舒服,但从未想过祂是多么配得我的服事。我从来都没有完全相信上帝会把最好的赐给我,所以我始终要确保自己掌握生活的走向。

这样的认识点燃了我心中前所未有的热情。我想要更多地了解耶稣究竟是谁,以及完全降服于祂的生活应该是什么样的。我觉得自己被给予了一次新的机会,我可以离开我不冷不热的生活方式,重新过一个完全委身上帝的生活。上帝配得我这么做,这也是我本该一直有的生命状态。

完全摆脱“不冷不热”并不是一次性、一瞬间的事。而是一个过程——我现在每天都在越来越多地了解将生命交给上帝意味着什么。 到目前为止,我明白了降服就是放手让上帝来带领我,放下自己的想法,相信祂的安排。 与我过去的生活模式不同的是,我不需要在跨出第一步前或做出决定前确切地知道事情将如何进展,而是可以信靠上帝引导我走每一步路。

在摆脱“不冷不热”状态的这件事上,我看到最明显的一点就是这并非是我自己的计划和安排,我完全没有料到会这样。  但我能控制的是我如何回应上帝对我不冷不热的教导。 我会因上帝要我改变而与祂抗争,还是会坦然接受呢?我很感谢上帝给了我勇气接受。

我曾经希望我的脑部损伤从未发生过,但随着时间的过去,我学会了专注于上帝如何使用这段经历为我带来祝福……比如拯救我脱离“不冷不热”。虽然我希望上帝能用另外一种方式点醒我,但我正在学习不去质疑上帝完美的计划,而是感谢祂让万事都互相效力,叫我得益处(罗马书8章28节)。

我不确定你现在正处于哪种状态,也不知道我所说的“不冷不热”是不是会引起你的共鸣。如果我的故事对你有任何启发的话,我希望你知道,上帝爱你并希望你也能过一个完全降服于祂的生活。

 

此文章译自雅米英文网站

*原文与译稿均由雅米事工编辑后发表,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心青年的角落!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新的样式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