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Audrey A,马来西亚

翻译:Nancy,中国

有声播读:杨澜,中国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会因为一件我无法理解的事情而分手……我不敢相信你选择了你的上帝而不是我!”这是*Duncan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他是个非基督徒。上帝终于给我勇气结束了我和他的关系。

我的父亲是基督徒,母亲是道教徒。我小的时候,妈妈会在父亲不知情的情况下带我去寺庙。我当时还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只不过是学着母亲拿香拜拜而已。

感恩的是,我的祖母给我指明了方向。每天晚上,她都会教我如何向耶稣祈祷。我知道她也在为我母亲的得救祈祷。

终于,母亲在我9岁的时候成为了基督徒,而我也在16岁的时候接受了耶稣作为我个人的救主。我一直都很惊讶我爸爸竟如此勇敢地娶了一个非基督徒,他是如此耐心并相信上帝会使他播种在我母亲心中的爱之种会发芽成长并最终开花结果。

于是我天真地以为自己也能做到。

Duncan和我是同事,我们一起合作过很多项目。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们变得越来越亲近,随后也开始单独见面。我和他分享工作中的烦恼,也很喜欢他的倾听和陪伴。我知道他不是基督徒,但我毫不在乎。

我对哥林多后书6章14节的经文非常熟悉:“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但我对他的感情也日渐增长。

尽管我知道上帝在圣经中通过保罗所说的话的教导,但我固执的心还是选择了我自己的方式。我决心要努力经营我和Duncan的关系。当时的我很确信在我与他分享福音之后,他就会相信基督,我们就可以共负一轭了。我当时是多么的盲目自信和乐观啊。

 

危险信号

在我们交往了一年之后,我开始听到上帝对我说话。我开始会做一些不寻常的梦。我梦见Duncan和我不停地争吵,梦见他和另一个女孩在一起,我也梦见在教堂里和我在一起的是另外一个男孩。当我努力去理解这些梦的时候,我感觉到圣灵在提醒我,我跟Duncan的关系是错误的。

即使我跟Duncan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久,但圣灵仍一次又一次地告诉我,我应该和一个认识上帝并和上帝有亲密关系的人交往。而我的内心深处,我也知道我需要的是一个能我和我一起祈祷和敬拜上帝的人。

圣灵一直在牵引着我的心,我和Duncan关系中的裂痕开始渐渐显现出来,我们开始经常为很小的事情争吵。因为我们的世界观不同,在许多问题上都意见相左。

比如在同性恋的问题上我们就意见不一——Duncan认为有些人生来就是同性恋,应该被赋予爱的自由。Duncan也不想要孩子,他认为孩子是负担,而我却认为他们是上帝所赐的礼物。同样困扰我的是,Duncan很难原谅那些伤害过他的人。

这些争论让我很沮丧。我太累了,所以我放弃了改变他的想法。我想屈服,不想再继续争吵了。一切再也明显不过,我们的轭是完全不同的。上帝并不是我们关系的中心。和他在一起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人在往某个方向拉车,另一个却往相反的方向推。

尽管关心我的家人和朋友们给了我提醒,但我仍然继续前行,因为我实在不想重新开始一段关系。Duncan是我第一个认真对待的男朋友,我很担心除了他没有人会再爱我了。与Duncan在一起两年之后,我也已经很依赖我们之间的关系,不想放弃。

于是,依循父亲的榜样,我把Duncan带到教会,与他分享上帝的爱,希望他能变的更有耐心,更有爱心。我也继续祈祷上帝能软化他的心,从而让他认识耶稣。

然而他虽身在教堂,但心却不在。他很难理解基督信仰,他的不信让他不断地质疑上帝的存在和主权。他的心在上帝面前是刚硬的。

而最终导致我们分开的原因是当Duncan告诉我我应该学会接受他“非信徒”的真实身份。他说,无论我再怎么和他分享上帝的话都是没有意义的,无论我说什么都不能改变他的想法。

我的心碎了。我哭着恳求他重新考虑他的选择。

可最后,他还是拒绝改变主意。那一刻,我知道我必须放弃这段关系了。耶稣说:“人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道….不爱我的人就不遵守我的道。”(约翰福音14章24节)。所以那天晚上我和他分手了。

虽然直到现在我还在为着分手而心痛,但我知道我必须来到上帝那里,让祂医治我。

我也求上帝饶恕我的悖逆。在这段关系中,我一直在忽视祂的暗示和话语,才让这段关系持续了两年。

我不确定自己将来是否会结婚。但有一件事我可以完全确定——基督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从那以后,我学会把我的心完全交在上帝的手中。我相信,如果这是出于祂的计划,祂就会让我遇见一个敬虔的弟兄。

如果你也正在经历类似的情况,我希望此文能够鼓励你信靠上帝的应许并充满盼望。“耶和华啊,认识祢名的人要倚靠祢。因祢没有离弃寻求祢的人。”(诗篇9章10节)。

 

*Duncan是化名

 

此文章译自雅米英文网站

*原文与译稿均由雅米事工编辑后发表,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心青年的角落!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新的样式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