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Carrie Ty ,新加坡

翻译:Nancy,中国

有声播读:馨宁,中国

 

这一切都要从六年前说起。当时我发现在教会里认识的多年好友是同性恋。这件事让我很伤心,因为尽管我们是多年的朋友,却还是不能让他有足够的安全感来告诉我这个事实。我是辗转从别人那里知道的。我内心开始浮现各种问题。为什么他不愿意告诉我?他什么时候成为同性恋的?啊,这么多年来隐瞒着这个事实他一定很辛苦!

正因为这话题如此触到我的痛处,对我来说,更加有负担去了解更多。我开始询问同性恋朋友们有关他们性取向的问题。“你什么时候知道自己是同性恋的?”“你喜欢过异性吗? ”“你认为自己有可能改变性取向吗? ”

此时,袁幼轩(Christopher Yuan)在YouTube上的见证正好在流传,我在观看的当下备受影响。从同性恋朋友们那里了解他们的想法、外加观看袁幼轩的影片见证与读他的书《不再是我》,让我更深入地了解了同性恋者的心态、挣扎,和上帝对他们的心意。

袁幼轩(Christopher Yuan)是来自美国的作家,目前在慕迪圣经学院(Moody Bible Institute)教授圣经相关课程。他与母亲合著了《不再是我:同性恋儿子与心碎母亲的归家之路》一书。

这让我意识到,许多基督徒对同性恋都没有足够的认识。对我们来说最首要的是更深入地了解同性恋究竟是怎么一会事儿。再者,我们需要明白基督徒团体的反应会对同性恋者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如果不够谨慎,我们可能会对同性恋群体做出无益的判断或评论,不自觉地伤害他们。首先,大多数同性恋者(因着我接触的都是男性,所以先以男同性恋的立场来阐述)并没有“选择”成为同性恋。他们的同性吸引(SSA)对他们来说是自然而然的,如同我们异性恋者被异性吸引一样。我的同性恋朋友说过一句让我印象深刻的话:“当同性恋那么难,我干嘛要选择成为同性恋?”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很多同性恋者会尝试异性恋,拼命向大众证明自己不是同性恋。

第二,基督信仰对同性恋的态度不应该是“转化”他们,让他们成为异性恋。我从袁幼轩那里学到,真正重要的是追求性方面的圣洁,这是我们所有人都需要操练的,不管我们是同性吸引还是异性恋,单身还是已婚。我们需要在单身的时候守贞,在婚后忠于配偶。既然圣经不允许同性关系,那对于一位被同性吸引的人来讲,他的呼召就是守贞,这根任何单身异性恋者的呼召一样。

第三,我了解到对同性恋群体一概而论对我们毫无帮助。同性恋者跟异性恋者一样,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就像我们不会说所有的异性恋者都关系混乱,或是喜欢跑夜店,甚至都很有创造力……当然我们也不能对同性恋者做出相同的假设或概括。

 

我的事工

很快,我找到一帮同性恋朋友和我周末一起去教会。他们对融入基督徒群体很有兴趣。然而,事实证明这比预期的要困难很多。他们之中的一位在教会入会面试最后向教会领袖们坦承了自己的性取向(许多同性恋者都觉得这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得到的回馈却是沉默。他和其他人一样都没有被邀请加入任何一个教会小组,反而被告知:他们必须先向上帝认罪悔改,才能成为小组的一员。虽然不能成为教会团契的成员,他们周末还是会去教会礼拜。但我想,他们是否感到自己被拒绝了?我强烈地感觉这些朋友们需要更多了解上帝的话语,并在属灵生命上成长。如果他们不知道上帝的话语,怎么可能认识上帝到底是谁?并接受祂所带领的生活方式呢?而现阶段他们很难融入教会,因此我感到上帝鼓励我建立一个读经小组,带领他们一起学习圣经。

对我来说,带领一群被同性吸引的男性基督徒们一起学圣经是我想都没想过,完全不在我安全区内的事情。作为一名女异性恋者,我深深感到自己不够格。然而,我知道有主耶稣做我的指引。这个事工不是我主动找来的,乃是上帝所赐,好叫我学会单单依靠祂,而不是靠自己的力量。

 

多元又温馨的团契

我们每周聚会学习上帝的话语。虽然刚开始我们只有少数几位受同性吸引的基督徒成员,但上帝很快就带领了许多有不同背景的新成员加入了小组。有的人正经历离婚、有的人在与癌症抗争、还有的来自破碎家庭或单亲家庭……我常常思考为什么我们这群人不是所谓的“正常”基督徒……但我相信上帝把我们聚在一起是有原因的。从一开始,我就鼓励大家真诚地分享。很棒的是,我们确实坦诚地分享我们的挣扎、喜乐、祷告事项、以及研读经文后的看法——完全不惧怕被他人论断。因此,我们小组成员间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彼此间的团契是温暖、亲密、时常充满笑声的。我们不害怕挑战对方的观点,也敢于要求对方改变。我们在一起的时候真是从来不会无聊!

 

真实的挣扎,真实的结果

作为小组长,我遇到的一个挣扎是:在带领小组的过程中,谈论多少有关同性恋的话题以及圣经对此的教导才比较合适。一方面,我想知道我是否有“义务”引出这个话题,好挑战组员们直面这一问题;另一方面,我觉得作为朋友,我也需要对他们表示接纳,而不断地提起这个话题肯定会引起不快。毕竟我们都是罪人,都是堕落的,都在与罪作斗争,谁会喜欢自己的小组长总是揪着自己的罪说事呢?对方会怎样想?最后我还是选择了谨慎的态度,会很小心提出这方面的话题。

相反,我把精力集中放在建立我们的友谊之上,好让他们知道,不管怎样,我首先是他们的朋友。我想让他们知道我爱他们,并真的在乎他们。这样的话,如果上帝给我机会谈论同性吸引(SSA)这个话题,对方就会知道我的出发点是关爱,而不是论断。上帝确实给了我与他们一对一交谈的机会。现在我们小组里所有的同性恋者都知道我对此的态度和立场。我觉得,这样就足够了。

我们的小组聚会已经进行了好几年,我们彼此之间的爱和关心也日渐加深。其中一名同性恋成员告诉我,他可以在我们小组中公开自己的性取向,但他不可能在自己的教会小组中也这么做。如果你问我,我认为他们对上帝话语的认识和对上帝的爱是否有增长?答案是肯定的。我是否看到他们的关系发生了转折性的变化?(例如:“他们是否决定放弃同性伴侣而选择独身?”)也许还没有。确实我有时感到内疚……不知道在阐明同性恋方面的真理和鼓励成员们过圣洁的生活上,我是否做了足够的努力。当我没有看到他们的生活方式发生实质的变化时,我会怀疑自己是否是一个失败的小组长。

我曾在小组开始初期写信给袁幼轩(Christopher Yuan),寻求他在这方面的建议与鼓励。他的回复一直鼓舞我到如今。他说:“谢谢你向你的( 同性恋 )朋友们伸出援手。记得我们的目标不是‘修复’他们,因为只有上帝才能改变一个人。”这不是很奇妙吗?我们喜欢四处“修复”别人,而出于某种原因,还特别热衷于“修复”同性恋基督徒。但是,最终只有上帝才能使一个人认识到自己需要改变并真正改变这个人,而我们自己也需要被祂改变!那么我们凭什么认为自己可以改变一位同性恋者?只有全能的上帝才能以祂自己的方式在祂的时间做到这一点。

 

在花园里留一个空间

起初我很不愿意分享这个故事,因为在我们小组里并没有发生太多的故事可以讲给大家听,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见证可言。然而,一个朋友告诉我并非如此。对方告诉我,最重要的是我给了同性恋朋友们一个可以真正被接纳的空间,并且让他们参与基督徒的团契中,因为他们大多数人常觉得在教会里不被接纳。改变他们是上帝的事,但接纳他们却是基督徒领袖当做的。

我给他们提供了一个自由活动的空间,无论是从字面还是引申意义上讲。这就像一个园丁在花园里给植物们提供成长空间和土壤。也许植物们会成长,也许不会。但是如果连生长的空间都没有,养分要从哪里获取?如果连土壤都没有,要怎么施肥呢?对方先被接纳,他们的心中才能渐渐被上帝的话语和祷告充满,这些是一点一滴累积的。当你接受良善时,你才可能给出良善。在这里他们收获了友谊、接纳和爱,正是在这个过程中他们遇见和认识了上帝。至于他们生命的改变?我相信上帝会在祂的时间用祂的方式来实现,因为祂对他们的爱远远超乎我所做和所想的。

我对基督徒团体的期望则是我们能更好地了解什么是同性吸引(SSA),主动去接触收同性吸引(SSA)的朋友们,并给予他们爱与接纳。我祈祷我们能够在基督徒团体(花园)里给他们一份空间,让上帝这位园丁就能在他们的生命中做工。如果他们觉得自己不受基督徒和教会的接纳,就会去转向世界寻求安慰。我们都犯了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我们并非一个精英社团,因此让我们不要再为受同性吸引(SSA)的朋友们设立更高的标准。上帝给我们定了同样高的标准,而基督已经为此付上代价。我们每个人都同样需要上帝那翻转生命的力量和爱。

 

原文出自出版书籍Good News for Bruised Reeds – Walking with Same-Sex Attracted Friends

*原文与译稿均由雅米事工编辑后发表,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心青年的角落!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成长的身量


投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