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Jez Lee,新加坡

翻译:Abby,中国

有声播读:Jovial,中国

 

在女儿Val两岁的时候,我和她的父亲离婚了。因为我觉得自己无法在兼顾工作的同时很好地照顾Val,而且也不希望女儿离开熟悉的生活环境,经过我的同意后,她父亲得到了她的抚养权。而Val的父亲最终娶了那个导致我们离婚的第三者。

尽管Val4岁的时候已经在上托儿班,但她仍然不会读写。她父亲因此同意让我在周间的晚上去他们那教她读写。每天晚上,我都会过去,吃过他们家帮佣准备的晚餐,就陪伴Val。我们能这么安排,是因为那时我已经原谅了Val的父亲和他的妻子,再说他们大部分时间也都不在家。我很感恩能够和Val一起。我也从一开始就跟她解释一切都没事,唯一的区别就是我和她不住在同一个房子里了。从Val幼儿园一直到中学,每天晚上,我都会看着她睡着后再离开。Val 十岁时,她父亲接了一份国外的工作,每三个月才回家一次。那时我才知道,Val的继母常常在赌博输钱后,会对她进行言语和精神虐待。

后来,Val去了一所女子学校。在她初中二年级的某一天,当时正在上班的我接到了Val家里帮佣的电话。她告诉我有一个穿着男性化的女孩,每天放学都来找Val,她们看起来很亲密。于是,在当天晚上我见到Val时,我就告诉她不要再见这个女孩了,因为那不合常规,两个女孩子是不可以约会的。然而她们却一直保持着“关系”,直到有一天她们大吵一架。那个女孩在争吵中变得暴力,摔坏了Val的房门,最后我们不得不报警处理。之后我和Val好好聊了一下,我以为这件事结束就结束了,她的同性恋情也会从此了结。

这事以后,一切看起来都恢复了正常。我仍然是那个给予支持的家长,从家长会、音乐会到年度学校开放日和年度运动会,我参与了Val的每一次学校活动。在全国GCE ‘O’水平考试中,Val的成绩有了明显的提高。后来,她去了理工学院,甚至开始和男生约会。

2004年,Val和男友去了澳大利亚留学。他们计划毕业后就结婚并留在澳大利亚生活。

2005年时我再婚了,Val每年两次大学假期回来都会和我住在一起。她的男友也经常来我们这玩。所以我完全没有想过她会仍然喜欢同性。后来,她告诉我,她之所以选择和男生约会只是为了掩盖她的真实性取向并让我高兴。

那时,她父亲和继母的婚姻走到了尽头,很快就离婚了。然而继母对Val在言语和精神上的虐待,父亲的缺席,我和她父亲的离婚肯定都深深伤害了她。

让我难过的是,Val选择和男友分手了,毕业后她便回到了新加坡。同时,我也发现她和一个女孩有着不寻常的关系。

2009年,她对我坦白了她的同性恋问题。当时的我岂止是崩溃,我感到整个世界都垮掉了。我觉得自己被背叛、被欺骗,心痛的要命。我一边斥责她一边劝诱她,告诉她这么做是不对的。我自己也垮了,常常为着她是同性恋而流泪和责备自己。我觉得她给家庭抹了黑,甚至想过要和她断绝关系。我打电话给Val的父亲,告诉他关于Val性取向的事情,可令我惊讶的是,他居然可以接受!我不停地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这只是一个噩梦,我会从中醒来,然后一切都会好起来。Val意识到了我有多难过,于是给了我一张讲述同性吸引的DVD,希望我看过之后能够理解她正在经历的一切。可我没有勇气看,而是给了我的丈夫去看。从知道Val的事情以来他对Val一直都很支持,并鼓励我接受Val本来的样子,而不是最终永远失去她。

为了保持理智,我接受了丈夫的建议,接受了Val和她女朋友。我也决定告诉我的兄弟姐妹和他们的家人Val的同性恋情。令我惊讶的是,他们也接受了Val和她的新女友。事实上,我也慢慢喜欢上了这个讨人喜欢,很有礼貌的女孩。

尽管我接受了Val的性取向,但我很清楚同性恋违背了上帝的旨意。也是在那个时候,我才回转归向了这位我背弃多年的慈爱天父。我跪下来,求上帝原谅我,我迫切地祷告,祈求祂用奇妙的方式阻止Val的同性情结。

然而我的祷告并没有得到应允,因为Val和之前我喜欢的那个女生分手后,又交了另外一个女朋友。而且她们加入了一个LGBTQ社群。我对此非常不高兴,因为这个新女友不光很霸道,还很没礼貌。

可我没有放弃希望。我不停地祷告,相信上帝会在Val的生命里创造奇迹。2014年7月Val因为椎间盘突出住院。住院期间,她的同事Evans来探望她。我和Evans交谈一番后,对他印象很深刻,因为他散发出自信,不同于我见过的Val的其他朋友。

Val在出院后的第二天组织了一场音乐聚会,我再次见到了Evans。他不仅有魅力,还是一位才华横溢的音乐家。我告诉Val说,我知道她不会和男生约会,但是如果能再次见到Evans,我会很高兴,因为我很喜欢他。接下来的一周中,我又见到了他一次,我告诉Val如果她感兴趣的话,Evans会是一个很棒的男朋友。

几天后,我回到了加拿大,之后在那里住了好几年。很自然地,我开始担心Val和她的幸福,因为她一个人和那个霸道女友在新加坡。但不久之后,Val告诉我她正在和Evans约会。我给她的第一反应是“哇,太好了!”,但内心深处,我想她可能又在取悦我。基于两个原因,我没有再追着她问任何关于新男友的事。首先,如果消息是假的,我不想再次失望;第二,如果消息是真的,那便是我的祷告蒙了垂听。

后来,Val 告诉我她如何鼓励Evans重新回到教会——自从8年前遭遇了一场事故后他就再也没有去过教会了。Val则是从十几岁开始,就远离了上帝并再也没有去过教会。当Val多年后再一次返回教会时,她听到了嘉宾讲员Raphael Zhang关于同性吸引的讲述。她告诉我上帝终于回答了她对于同性恋的疑惑。她感到上帝是理解她的,并不是上帝把她变成这个样子,祂从来没有要她远离,而是叫她回到祂身边。Val 知道是上帝在通过Raphael同她说话,于是她决定顺服上帝的话语,并从那时候起开始定期参加聚会。一天,我接到她的电话,她告诉我她和Evans正在参加婚姻预备课程,因为他们准备要结婚了。

感谢赞美主!

2016年,Val 和 Evans 结婚了。上帝也非常祝福他们,在2017年11月他们的第一个儿子出生了。如今,Val仍然在和同性吸引的问题斗争,但是她依从圣经的诫命在操练顺服并持续寻求祂。靠着全能主的怜悯和爱,Val和Evans被拯救,走在与主耶稣基督同行的道路上。我也感谢赞美我们的上帝,因祂在祂完美的时间里回应了我的祷告。

 

原文出自出版书籍Good News for Bruised Reeds – Walking with Same-Sex Attracted Friends

*本文由雅米事工编辑后发表,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心青年的角落!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成长的身量


投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