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Nelle Lim,新加坡

翻译:奇奇,中国

 

亲爱的Joshua和Marty,

 
我看到了你们几周之内先后发出的文字,我只能想象究竟发生了什么才让你们发出这样的声明。我知道,你们告诉公众的只是你们复杂而痛苦的故事里冰山一角而已。因为没有谁会因着一个突然的念头就离开自己的信仰。
 
我并非站在制高点,只是想对你们说我能理解你们所面对的这个转折点。我当然不像你们两人那样出名,但在我所在的教会里,我也有一定的地位。更重要的是,我有和你们一样的经历。我曾经也觉得自己真的与上帝建立了关系,然而生活中发生了变故,有一天我决定不再相信祂了。
 
之后我对很多基督徒的反应很失望。有些人表示他们无法相信“像我这样的人”会“放弃信仰”(我真的不太能理解他们这样说如何能帮助我回归信仰)。另一些人确实试图接受现实。但是,因着他们迫切地想修复我,在听我讲话时他们似乎只想要指出我的逻辑错误。好在我不需要发出任何关于离开信仰的公开声明,所以我可以不用看到网络上那些肆意发布的恶意回复(我非常抱歉你们不得不面对这一切)。
 
问题是,这些回应并没有带给我任何建设性的意见,他们说的这些我都已经自己试过了。被告知我应该如何想如何做不足以让我重拾信仰。
 
你们也有过这种感觉吗?虽然知道应该怎么想和怎么感觉,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却越来越意识到自己无法做到。我有这种感受已经好几年了,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弥合我现有的状态和我应该有的状态之间不断扩大的鸿沟。
 
“回家吧!”大家都在喊着。“你知道家在哪里!”没错,回家很好。但是,如果没有先找到自己此时所处的确切位置,谁又能给我提供回到正确位置的有用指示呢?
 
也许那才是我所需要的,我需要先做好准备面对我自己的痛苦。我需要有人能够看到我正在痛苦之中,然后耐心地和我一起找到痛苦的起因。我为什么会痛苦?在我心中有哪些深深的呐喊和需要是我的基督徒生活方式没有办法满足的?虽然我是个多年的老信徒了,但是否有某个真理是我没有领会到的呢?
 
也许是因为没有人教我们如何与痛苦对话。因此,当我们面对痛苦时,总是会感到恐慌和不知所措。然后我们就用我们熟悉的方式来面对:陈词滥调,寻找解决方案,实话实说(哦,我们真的太擅长这个了)。
 
但是,理性的说辞并不适合用在一颗受伤的心上。这不能够让人感到自己的痛苦得到了理解。
 
当然,我并不是说自己当时立即就能解决这个问题。而且很有可能,你们两个也不会。但也许,给我们空间去怀疑,正是我们在痛苦中所需要的。
 
也许如果当时有人能告诉我该如何面对挣扎并在我的信仰开始动摇时问我一些更值得思考的问题,我就不会走向反方向去其他地方寻求安慰了。也许我会多花些时间来搞清楚这一切。
 
因为也许我们想要离开的“上帝”根本就不是真正的上帝,只是看起来和听起来很像祂。我并非是相信了关于上帝的错误信息——我相信祂是一切基督徒信条的基本准则。只是我对祂的了解不够完全。我错失了一个关键细节,一个能够让我扛过暴风雨的关键真理(马太福音7章24-27节):我不相信上帝比我更了解我自己(诗篇139篇1- 4节)。这就使得我在艰难时刻很难相信祂,因为我并不确定祂知道我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我们错失的关键部分可能并不一样,但它们带来的结果很相似。在刚开始跑时缺了一个零件看起来并无大碍。但是如果我们跑了足够长的时间,就会发现自己严重跟不上。我们会走得非常艰难,背负着沉重的压力,却也没有任何果效。要为跟随一个不是真正上帝的“上帝”付上代价,真是想象不到的痛苦,即使他身上写着“耶稣”的名字。
 
我刚开始放弃信仰时真觉得自己完全自由了。我终于可以根据我的感觉来生活了。这三年来,我确实找到了一个更好的居所。但是在这个过程中的某个时刻,曾经告诉我自己之前的基督徒生活有问题的直觉再次让我意识到我的新生活模式也有些不对劲。
 
痛苦再一次袭来。但这一次,有人真正聆听了我的困境。在听了我的说法后,她帮助我看到了对于上帝我错信了的关键部分。只有找回这部分才能让一切回复和谐,并带给我盼望,最终给我平安。我真希望她在我放弃信仰之前帮助我。但也许我需要先自己走到尽头,才能真正愿意寻求帮助。
 
Joshua和Marty,我最最希望的是能有人在你们生命的这个转折点为你们创造一个安全的空间。
 
我盼望他们能够耐心地陪伴你们,和你们一起哀悼你们所失去的并看到你们真正的痛苦。我盼望他们能够用话语安慰你们,同时又能清晰地指出问题的关键,这样你们就能够走出痛苦,走进新的生命。我力挺你们。
最真挚的Nelle

 

 

此文章译自雅米英文网站

*原文与译稿均由雅米事工编辑后发表,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心青年的角落!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山上的城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