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Cindy Wang,澳大利亚

有声播读:Lillian,中国

小时候的我其实蛮疯的,跟着邻居大哥哥们抓蜻蜓烤了吃,扫树叶烤红薯,比赛跳渠沟等等,生活可说无忧无虑。
可这一切在我上学第一次大考后都变了。虽然我拿了语文、数学两科99分,但接下来的几天,爸爸都闷闷不乐。我完全没把他的情绪和我的分数扯上关系,但妈妈忍不住告诉我是因为我没有拿满分,没上厂门口的光荣榜,所以爸爸才会心情不好。那一天外面的世界没有变,但我看世界的眼光变了,原来有一种荣誉是建立在分数上的,而我的分数会影响爸妈的喜怒哀愁。从此“得第一”是我爱爸妈的一种方式。我不负“重”望,小学老师常骑着自行车拉着我到处比赛。小学四年级时爸爸把我转到了全市排名第一的重点小学。转学考试时,我语文拿了一百分,可按道理,语文是不可能拿满分的,所以老师想办法扣了0.5分。这一切自然给爸妈脸上添光,也让小小的我觉得我很爱他们。

苦难的开始

直到一天,历史老师讲到他在监考成人考试时,看到一个大人写字抖抖索索的,很是艰难,好像有什么问题,但他不放弃,立志要考上大学。这本来是个励志故事,没想到却成了我苦难的开始。我晚上做作业时想到这个大人,琢磨着他写字怎么抖抖索索的,于是我也试着捏紧笔,使劲用颤抖的方式写几个歪歪扭扭,弯弯曲曲的字,暗想着,嗯,真不容易。之后不知道为什么,我时不时地就开始自我暗示,我可别写字时这样。考试时,不知怎么总会想起他挣扎着写字的那一幕。我发现自己写字开始紧绷、费劲,不由得紧张,但越紧张,状况就越糟糕。也许是一种肌肉记忆吧,我发现这种状况不断重复,甚至恶化。做作业的大量书写开始变成一种负担。考试前开始紧张是否手臂会出现状况。然而就像自我预言一般,偶然的出现变成了常态。我看着自己曾经被展示的字成了现在好似鸡爪写出的一般。我发现自己不再是第一个交卷,洋洋得意的第一名,而是那个莫名其妙,紧张兮兮、尴尬在答卷的学生。考试大部分的时间我都没有在思考如何答题,而是在和我的手做斗争。我会每几秒瞅一眼时钟,然后恐慌:答不完了!

我陷入了恐慌的漩涡中,无法自救,越努力想爬出来,就跌得越深。我也不知道如何求救。我告诉了爸妈,可他们不懂,以为我太紧张。我也去找过医生,然而他们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毛病。在无数个夜晚里,不管我如何调整呼吸,如何放松,握笔的那一刻,心跳就开始加速,纸上的线条就是扭曲的。可想而知,我的成绩开始滑坡,这成了我心中一块无法挪走的石头。我觉得自己没有希望了,我这个样子如何高考,满脑子都在挣扎下一笔,哪有心思解题。于是高二选文理科分班时,非常喜欢而且擅长文科的我竟然选了理科,仅仅因为我可以少写几个字。看着两位同学被新闻系提前录取时,我的心在哭。那是我梦寐以求的,而老师本想推荐的也是我。
 

寻求医治

我小学时,大姨带我去过一两次教会。我知道耶稣是神,为我们钉上十字架,是大自然的造物主。但我对耶稣的认识仅此而已。
然而在我无法自救和获得他人的理解和帮助时,我竟然想到了主耶稣。无数次,我祈求祂医好我,救我。
因为痛苦、委屈,我时时抓住耶稣,向祂倾诉。我对祂认识太少,并不知道如何信靠,也不知道能靠祂多少。祂真会救我吗?祂为什么不医治我呢?那时,圣经有很多地方对我来说更像是神话故事。我一边在背物种起源应付考试,一边无法理解亚当夏娃和他们的子子孙孙,但圣经中的诗篇却让我得着很多安慰。诗篇中充满诗人的泪水、绝望、呐喊,但这就像是铺陈,巨大的痛苦总带来灵里的觉醒,口中的称颂和上帝的搭救。无数的挑灯夜读时,我会诵读诗篇,从上帝的话语中得着指望,祂成为我灵魂的锚,在这风浪中唯一坚固牢靠的倚靠。因着这样,我更多地认识到上帝跟我生命之间的关系,与祂也越来越亲密的同时,生命也慢慢被医治。“耶稣帮我”,带着这个祷告,籍着这个力量,我一次次走进考场。

 

祂的奇妙计划

感恩的是,那一年,我没有落榜。大二某天,走在大学的林荫小路道上时,上帝感动我应该要出国念书。在那个没手机,没网络的时代,地处一个偏僻的城市,这个想法太离奇、太大胆了。图书馆里连一本出国相关的书都没有,于是我找理由逃课一学期,跑到了北京去考托福。毕业后,等待签证期间时,工作的公司在得知我要出国时,竟给了我十万块。感谢上帝一切的预备。万事俱备只欠签证了,结果苦苦等来的却是拒签!那个年代,出国是难上加难,有了拒签的历史,几乎就再没什么希望了。我向上帝呼求,为什么?你不是为我预备出国的吗?之后我立刻写了封义愤填膺的信给移民官。在我看着传真机慢慢吞下那份信时,心里非常失落,那一头会有人看吗?还是石沉大海?我在心里默默祷告:主啊,如果这条路是祢喜悦的,求祢为我开路。几天后中介打电话,说我的签证批了,口气中藏不住的讶异,说这太神奇了,移民局尽然在拒签后改变决定,这是前所未有的。我当然知道,在人不可能,在上帝凡事都能。虽然来澳洲学的是计算机系统,但从来没有断过对语言的热爱,一直想学同传。但手的问题每每让我打消这个念头。当我把这个挥之不去的想法交给上帝时,祂透过一个素昧平生的外国牧者给我鼓励,并给予我肯定我会以优异的成绩完成学业。感谢主,如今我能在这个领域从业、服事都是上帝的恩典。这之后的人生并非就一帆风顺了。我和丈夫经历过白手起家、一穷二白时的供应;30多间店一夕关闭的打击和上帝奇妙的翻转;和上市公司打官司接到如雪片飞来的律师费而心惊胆战时,祂改变人心,对方主动和我们和解;也有面对关系中的死结时,祂教会我们原谅、谦卑和爱……每一次都以为是绝路、是尽头,但每一次主都已经预备了出路。

 

在苦难中宽广

面对苦难,我依然无法说我能够拥抱它,因为真的很苦很难,但我无法否认苦难把我推向上帝。在苦难中我紧紧抓住祂,前所未有地经历祂、认识祂、亲近祂。因为这样的贴近,头脑里的上帝成为我生命的主,我认得祂的声音,跟随祂的带领,就如以赛亚说:主虽然以艰难给你当饼,以困苦给你当水,你的教师却不再隐藏,你眼必看见你的教师。你或向左或向右,你必听见后边有声音说:“这是正路,要行在其间。”(以赛亚书30章20-21节)大卫说:我在困苦中,祢使我宽广。小时的我面对如山的苦难压来时,并不知道如何信靠上帝,也不知道能信祂多少。但祂一次次陪我走过烈火,用话语坚定我、安慰我,用神迹奇事救拔我。这使我越来越清楚地知道祂是真实可信的,永远信实的,即使是在极深的苦难中,我也是蒙爱的,因而信心在苦难中被拉伸、扩张。希伯来书说耶稣在困难中学会了顺服。回头看那个曾经只知道一味用功、努力、一切靠自己的我,上帝如何允许我经历破碎和恢复。在看过祂的荣耀,尝过天恩的滋味,经历过祂的大能,在绝境中有出路,在绝望中得安慰后,我慢慢柔软了、降服了,安稳了。圣经中最多次提到的诫命不是圣洁、顺服、祷告或爱,而是超过300多次地说到“不要惧怕”。我们的上帝在我们前面行,必不撇下我也不丢弃我;我虽然经过死阴的幽谷,祂的杆祂的仗必安慰我;在苦难里,祂的恩典如四围的盾牌环绕我,保护我;因着苦难我知道祂在我的每一口气息里,每一秒的存在里,祂向着我的爱比一切都真实。

 

*此文章由雅米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心青年的角落!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山上的城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