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Christine E,美国

翻译:Nancy,中国

有声播读:美君,中国

 

这个星期天教会唱的赞美诗还不错。我认为只有一点神学上的小错误。今天在台上读经的人努力把所有的单词都读对了音……

从牧师开始讲道的那一刻起,我的大脑就悄悄地在核查他口中说出的一切,从这段经文的历史背景,到他所做的“原始希腊文”解释,再到我是否认为他所讲的信息足够以福音为中心……
 
这并不是一个谦卑的上帝敬拜者该有的样子,不是吗?
 
我在一个信主的家庭里长大,读的是圣经学院,现在又在福音机构工作。我热爱历史、文化和语言,所以我的兴趣让我乐于学习更多的圣经知识。然而问题就在这儿,正如保罗所言:“知识叫人自高自大”(哥林多前书8章1节)。
 
请不要误解我——熟悉圣经是件好事。拥有分析性思维也是好的。能够分辨一场以福音为中心的讲道和一场鼓舞人心的演讲也很重要。即使是最有经验的牧师也会犯错误,对我们来说,用圣经来反复核查我们所听到的内容是至关重要的。
 
毕竟,就连庇哩亚人也考察了使徒保罗所传讲的与圣经是否一致(使徒行传17章10-11节)。
 
但是,这并不是要我们双臂交叉坐在那里、默默地给牧师的讲道打分。那天早上的讲道进行到一半时,我意识到我对牧师的批评已经达到了敌意的态度。我任由自己的骄傲膨胀、默默地指出我注意到的讲道中的每一个细微的不足,以此来肯定我在智力、学识上的良好自我感觉。
 
当我意识到自己态度上的严重问题时,我立刻告诉大脑停止挑剔和论断。但这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那天剩下的时间里,我一直在思考该如何调和批判性思维和基督徒的爱。最终,我想到了一些能够帮助自己思考这个问题,并提醒自己的方法。
 

这件事真的那么重要吗?

有时候,我发现自己会对一些无关紧要的细节吹毛求疵。如果某个人读错了一个单词,也许根本不会引起任何误解。比如牧师描述上帝惊奇的创造时,提到了太阳系中的九大行星(应该是八颗,因为冥王星已经不被算为行星了),但这毫不影响他要表达的主要观点。对我来说为礼拜中这些无关紧要的小错误担忧真是很傻。
 
然而有时候,一些错误会带来比较严重的后果。例如,我最近参加了一次查经小组,一个新来的人错误地解读了圣经经文,认为圣灵不是上帝。这显然与圣经的教导相矛盾,并有可能误导这个小组里的某些新信徒,使他们失去上帝永远与他们同在的祝福(约翰福音14章16-17节)。这个问题就与算错行星个数不同了,是需要被指出和纠正的。
 
值得庆幸的是,查经小组的带领者们礼貌而坚定地叫停了这个新来者的理论,同时提出可以在私下里进行更多的讨论。
 
虽然有些错误微不足道,对我们的生活或与同他人的关系都没有什么影响,但另一些错误可能是根本上的,也更成问题。我需要学会不纠结于小错误以及在对待严重的问题时更有爱心。

如果这个问题很重要,我如何用爱来回应?

有时,当我们面对基本教义上的错误或可能损害新信徒与上帝关系的错误时,我们需要采取行动。但与此同时,我需要注意自己是如何应对这个问题的。我经常发现自己陷入假想的争论,或者以说闲话的态度指出身边人的错误,却没有在实际上采取任何建设性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如果我认为某个错误很严重,而且需要我采取行动,那么我需要问自己,我是带着爱心去处理的吗?我应该每一次都以祷告开始,祈求上帝洁净我的动机。
 
如果我要在查经小组中反驳别人的观点,或者在讲道后去指出牧师的错误,我需要带着爱和服事的心去做。我发现,以提问的方式开始、首先澄清对方的观点是一种很不错的方式。毕竟,也许他们有我不知道的见解,或者也许是我误解了呢!
 
如果我是向朋友或家人指出问题,我应该以一种寻求真相和更深理解问题的方式来开始对话——绝不应该是为了指出对方的错误而批判对方。以提问“你认为讲员对这节经文的讲解如何?”开始,很大程度上能带来富有建设性的讨论,让我们彼此都对圣经的真理有更深的理解和相信。
 
最后,无论以什么方式,我都不能带着骄傲的态度去做。我要“一切事情都凭爱心而做。”(哥林多前书16章14节)。
 
很多时候,我都对自己的观点和理解过于自信。当某些事在上帝的大计划中根本不重要的时候,我需要学会放手。我也需要提醒自己并请求上帝帮助我——在我所做和所想的一切中都带着爱心。我祈祷祂能继续帮助我战胜我的骄傲,向我显明我很多错误和错位的观点。当我在这一周中不断地问自己这些问题时,我请求上帝帮助我在与周围人的互动中能更谦卑并充满爱心。

 

 

此文章译自雅米英文网站

*原文与译稿均由雅米事工编辑后发表,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心青年的角落!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山上的城


投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