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Q Jackson,美国

翻译:Verena Chi,台湾

有声播读:Joya,中国

 

我一直都认为在做决定方面自己是个思虑周全的人。我会尽可能考量所有潜在因素和可能发生的结果,而且我会花很长的时间考虑(我似乎觉得思考时间越长,就会做出越好的决定)。基本上我没有不考虑就做决定的时候,但即使我这么努力,却发现自己依然没有多好的决策能力。我也不确定我们当中有谁是好的决策者。毕竟,没有谁能够预测每个决定带来的影响。我们无法预料未来会发生什么事,也无法替不确定的事做万全准备。

 
我在大学三年级时就面对了这样的状况,当时的我一直苦苦挣扎于一个难以抉择的决定。我对比较政治学的追求和研究,促使我有机会向华盛顿特区的州代表办公室申请一个暑期实习的机会。在寄出申请资料、提交专文和面试后,终于我在学期快结束的几个月前收到审核通过的通知。州代表办公室不但给予了我暑期实习的机会,更棒的是,他们还奖励了我一份不容易得到的奖学金。
 
所有的事情来得又快又急,真的很难以置信我能够拥有这么一个能给自己加分又有荣耀的好机会。但与此同时,对这次实习我心中充满了挥之不去的不安和不确定感。为了应对我的恐惧,我决定在做出任何承诺前,转向上帝认真地祷告。
 
在祷告后,我发现其实自己希望这个暑假能够留在本地,找一个离学校近的工作,而不是跑去700英里以外的华盛顿。但这个结论对我来说毫无道理。于是我列出所有利弊,最终分析的结果全是偏向去华盛顿当实习生。这根本就是此生难得的机会,我可以因此获得研究领域内的丰硕经验,还可以借此机会在国家政治中心传递主耶稣的爱与福音。我甚至考虑在完成学位后搬到华盛顿去,让自己可以更有效地运用自己积攒的人脉关系。这没准可以帮助我在毕业后找到工作!
 
不过,我越是祷告,越觉得自己应该留在本地。渐渐地,对于要去华盛顿实习,我感到越来越不平安。在不停祷告及跟自己内心交战数周后,我终于知道且确定该怎么做。我通知了州代表办公室和奖学金委员会,告知对方我无法过去实习。
 
说真的,我松了一口气。不过还是觉得沮丧,因为面对不解的家人和朋友,我的唯一解释是“我祷告后觉得不平安。”尽管亲近的主内肢体完全能够理解我在祷告之后的顺服,但大部分人不能接受这个老套的回答,并对我的决定深表怀疑。
 
五年过后,我终于理解当年为什么我要留在当地。我和我的好朋友因此能在那个夏天有了更深的友谊,进而后来走向婚姻。同时我也看见,当我将自己在比较政治学领域的计划交托给上帝时,祂如何重新为我订立了新的理想和职业道路。祂赐给我完全不在我预期之内也不可能为之做预备的新工作机会,这份工作完全和政治以及华盛顿无关。
 
我们不可能每一次都清楚上帝为何带领我们这么走。
 
有时候我们可能要花大半辈子才知道原因,也许是一辈子都无法懂。但是这个难得的经历让我可以回头检视,并且发自内心的向主说:“啊……我知道祢为何要这么做了。幸好当初我顺从了祢计划,而不是自己的。”我紧紧抓住这个见证,用它来提醒自己:我们全知全能的上帝不受人类逻辑的限制,祂的作为也超乎我们的理解。
 
这样的时候我会明白不能够过度依靠自己和追求这个世界告诉我们的,而是应该把自己的道路交托给主。因为祂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祂的道路也高过我们的道路(参见箴言3章5-6节、以赛亚书55章8-9节)。
 
我非常感谢主没有让我在那个夏天去华盛顿,不然我就会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错过祂给我预备的美好婚姻与工作。尽管主用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甚至有些无法理解的方式引导我,但我知道无论如何祂都是值得我信赖的。
 
上帝是我们完美的作者(希伯来书12章12节)。这说明祂知晓每一个情节的转变、每一个我们要面对的挑战和每个我们会犯的错误。我永远都可以寻求祂的指引,完全依靠祂的智慧来度过我的人生而不是自己或属世的知识。

 

此文章译自雅米英文网站

*原文与译稿均由雅米事工编辑后发表,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心青年的角落!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黑暗中的旌旗


投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