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Janice Tai,新加坡
翻译:Cindy Wang,澳大利亚
编者的话:Andrew弟兄在上周六(8月31日)晚上已被主接回天家。 

32岁的Andrew估计还能活两到三个月。

因为无法有效控制癌细胞的扩散,一个月前他最新的放射治疗方案也停了。自此,淋巴瘤生长迅速,几乎扩散到他每一个重要器官,并压迫着重要的血管。
 
尽管医生预计他只剩下一个月左右可以神志清晰的时间,Andrew依然热情地抽出时间在医院接受了采访,然后才出院回家,接受临终关怀。
 
他说:“我想鼓励人们在生命中最黑暗的时刻依然相信上帝。”
 

晴天霹雳

对自己的病情,Andrew一开始的看法不是这样的。去年6月份接到诊断结果,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后来经过好几个月的挣扎,他的内心才逐渐平复,并最终能接受这个结果。
 
一天晚上,Andrew因为发高烧去了医院的急诊科,医生给他做检查时发现了他身上的肿瘤。X光显示他胸部上方有个还在生长的肿瘤,进一步的活检确定了他患有1期恶性非霍奇金淋巴瘤。
 
然而,医生们相信他的状况并不算复杂,甚至告诉他,在他这个阶段,90%的患者都能被治愈。
 
所以Andrew寄希望于这90%的概率和医学,把接下来几个月的治疗当作给自己“放个假”,也相信自己很快就会康复。
 
然而他却属于那10%。六周期的R-EPOCH化疗对他丝毫没有帮助。于是,医生们决定使用更强的化疗——RICE疗法。这一次,他们说成功率大约70%到80%。
 
四个疗程后,却发现Andrew属于那20%到30%治疗失败的情况。接下来,他接受了被认为适合99%患者的免疫疗法。然而,由于对该疗法出现严重的副作用,Andrew被列为1%的不适合这种治疗的病人。
 
“上帝给我的信息再直接不过了,不是吗?”Andrew笑了笑,眼睛里闪着光,直言不讳地说。
 
他补充道:“我曾对医学抱有信心,但当我的信心落空时,上帝让我看到,我需要彻底改变自己的眼光,完全依靠祂。”
 

为什么?

 
尽管Andrew从小就笃信上帝,也是教会的乐手和领袖,积极参与服侍,但在今年年初面对这场疾病,他和上帝还是摔了一番跤。
 
为什么是我?
Andrew不是那种随意饮食和生活不节制的人。
 
这位年轻的银行经理从不抽烟喝酒。而且,他每周五天午餐坚持吃沙拉,下班后还经常去健身房。
 
为什么是现在?
 
他有一肚子的委屈向上帝发泄。“我的梦想只实现了10%,我原以为祢会更多地使用我。我在教会里服事20年,祢要我就这么离开吗?这就是祢要世界看到祢爱祢仆人的方式吗?”
 
因着对上帝的愤怒和失望,Andrew也开始排斥其他基督徒。
 
“他们为我祷告,宣告我得医治,因为他们相信主借着祂的鞭伤,担当了我的痛苦 (以赛亚书53章5节)。但我不仅没有痊愈,而且病情不断恶化,这让我无法接受。觉得所有的盼望都是虚假的。所以我呵斥他们,把他们拒之门外。”Andrew说。
 
“在我看来,如果上帝医治我,就是说世界上还有我未完成的任务;如果我没有痊愈,就意味着我该回天家了,所以无论怎样看这都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Andrew的挣扎和绝望也源于癌症带来的巨大痛苦。
 
他不得不忍受恶心、虚弱、脱发带来的痛苦,剧烈的呕吐发作时,胃里的东西甚至会直接喷射到墙上。
 
猛烈的咳嗽让他在床上蜷成一团,而每当看到母亲在床边哭泣时,他都会心碎。
 

                                                   2018年12月Andrew和妈妈在济州岛。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出国旅行。

转折点

然而,当Andrew对上帝的看法转变时,他的内心获得了极大的平安和对死亡的接纳。
 
“我一直认为祂对我生命的主权是不容置疑的。他凭己意而为,如果他不施恩,我们就没有权利要求。我认为祂的主权是公正、至高和强大的。” Andrew说。
 
“但后来我明白,祂是透过爱来彰显祂的主权的。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可能并不是好事,但祂是良善的,祂的主权体现在祂如何领我走过生命中的风暴。”Andrew补充道。
 

                                                                        2019年4月,Andrew和家人合照,侄女Naomi也在
以弗所书3章 17-18节帮助Andrew有这样的看见。经文说:“使基督因你们的信住在你们心里,叫你们的爱心有根有基,能以和众圣徒一同明白基督的爱是何等长阔高深,并知道这爱是过于人所能测度的,便叫上帝一切所充满的充满了你们。
 
对上帝的爱和主权的信任,驱散了他曾经对死亡的恐惧。
 
Andrew在St. Matthew’s教会聚会,他说:“我现在丝毫不怕死。当我最后一次闭上眼睛时,我会和祂在一起,这比乘飞机时相信自己能安全到达目的地还要可信”。
 
“这是我紧抓不放的真理。如果不是这样,或者如果上帝或耶稣不存在,我会自杀,因为那样的话我活着没有任何盼望,生命也没有意义。”
 
他也非常感恩自己有一个教会大家庭。在他生病期间,教会的家人们为他禁食祷告并和他一起哀哭。很多家人还自发给他送吃的,或载他往返于家和医院之间。

                                                              Andrew和他的人声合唱团,在一次进社区活动合唱期间
 

老我死去

Andrew出生在一个基督教家庭,并在教会长大,但他真正接受耶稣为自己的救主是在他16岁那年。
 
有一天,他在参加一个青少年基督徒的主日崇拜时,《祢为我而来》这首歌的歌词深深地打动了他:
没什么你可做 能使祂更爱你
无一你做过的 能让祂门关闭
 
这些歌词触动了Andrew的心,因为他之前努力做好事或在教堂服事,想以此为自己赎罪。
 
这首歌的歌词让Andrew得释放,让他明白上帝对他的爱是不需要他做什么来赢得的。这也给他带来盼望,因为尽管他有过犯,上帝却不会将他拒之门外。
 
不过之后他的人生也不是一帆风顺。
 
虽然他的专业是传播和传媒学,但毕业后,他进入了银行业,因为那里的收入更高。尽管对数字不感兴趣,但他把钱看得比成就感更重要,因为他喜欢旅行,体验不同的文化和美食,也想资助教会的传教工作。
 
因此,为了事业上的提升,Andrew常常每天工作12小时。在生病前他坐上了私人银行经理的位子。
 
但他在16岁时学到的东西从未完全离开他。Andrew说,当他坚信上帝完全接纳并爱他的时候,他的内心也会感到平安。这样的平安也在帮助他面对这场更大的信仰之战——那就是面对死亡。

                                                          Andrew和朋友们在泰国Banchang帮助建造一个儿童收容所
 

信而得福

Andrew说,除了有平安和知道死后会与主耶稣相会之外,他的信仰也能减轻他目前的痛苦。
 
Andrew说: “我晚上会因为疼痛向上帝呼求,我发现当我定睛于上帝时,疼痛就会减轻,之后也能睡得很沉。”Andrew的信仰也使他能够从疾病中看到祝福,比如可以知道自己离世的时间,并且能不受痛苦地离开。
“因此我可以为死亡做准备,说我需要说的话,做我需要做的事”。
 
“止痛药和姑息治疗能让我舒适地、带着微笑离开。”Andrew说。
 
最近,他可以敞开和父母谈论一些话题,比如他走了之后父母要做什么以及他们将如何使用他的房间等。
 
Andrew说:“能够进行这样的对话是一种祝福,对于父母来说也有个了结。”他正在准备一个“告别盒”,里面装上他给亲人和朋友们的告别词。
 
“我不赞成举行悲伤的葬礼。我希望我的葬礼是开心的,也想趁我还在的时候,多花时间和我生命中重要的人多聚聚,感谢和肯定他们,并一起享受美食”。Andrew说。他素来喜欢烹饪,并曾为教会募款做过各种小吃,如椰子酱、辣椒酱、月饼等。
  
如今,他不再多去想死亡,而是专注一些当下想做的事,比如喝骨头汤等。
 
他还有一个未圆之梦是和他的两个好朋友一起为民工或有需要的人设立一个施粥所。
 
他谈到:“如果我能再活一次,我想我唯一要做出的改变就是去从事社会服务工作,因为那样我就可以更多地改善他人的生活。不过话说回来,我也不太清楚。毕竟是过去每个时光塑造了今天的我”。
 

最后的愿望

现在,他最大的愿望是重新联络以前认识的人,比如失联的中小学朋友。
 
当被问到为什么要把宝贵的时间花在和他并不亲近的人身上时,Andrew说,他想要让他们认识和拥有从基督而来的平安。
 
“无论他们是忙于工作还是在面对自己的各种问题,我都想与他们分享这种平安。这样,当他们走到生命的尽头时,就可以拥有这份金钱、辛劳、人际关系、健康或财富都无法换来的平安。”Andrew说。
 
“在我走后,我不想他们把我当作一个已故的人,而是一个在天堂迎接他们,渴望与他们再次相见的人。”
8月16日Andrew在他的Facebook上面发了这段文字:

我最亲爱的朋友、家人和所有有幸相识的你们:

上帝赐予了我美好的32年。我很感恩能够认识你们每一个人。有你们在我的生命中,我甚至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我的感激和幸福感。

我的人生之旅很短,大概只剩两个月,我就要向下一个目的地出发了。

癌细胞已扩撒到我身体中所有的主要器官,我的身体每况愈下。经过一年痛苦、漫长的抗癌斗争,我已经精疲力尽,医生也无能为力了。

虽然我的战袍已残破不堪,但我内心依然平安。如同早晨太阳必然会升起,我人生的目的地也在翘首等待我。

发这段文字是让我爱的你们知道,我非常感谢你们。我祷告,即便我要去往人生的下一站,你的记忆中,仍然会留下我与你共度的时光,因我所行的善事记念我,也恳请你饶恕我曾对你的亏负。

记念我曾经和你并肩作战,如果我曾伤害了你,也求你原谅我。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32年很短,但在永恒的海洋中,一百岁也只是尘埃一粒。

死亡只是通往永恒家园的一扇门。那里将不再有痛苦、磨难、泪水,而是永永远远都是平安。我的主会在天堂张开双臂迎接我,我也希望能和你们每一个人(在你们走到人生终了时)再次相聚。我将以最灿烂的笑容迎接你们,聆听你们生命中精彩的故事。

去体验我无法体验的人生吧。愿你每一天都充满喜乐、平安和超越死亡的永恒的盼望。

我祝福正在阅读这段文字的每个人,愿主赐你平安、任何事都无法夺走的喜乐、健康、爱、兴盛的生命、并满有力量和恩慈良善。愿你们可以面带微笑地度过每一天,知道天上至少有个人在看着你。

衷心感谢你们让我度过了一个男孩所能拥有的最好人生。

Andrew

 

 

此文章译自雅米英文网站

*原文与译稿均由雅米事工编辑后发表,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心青年的角落!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黑暗中的旌旗


投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