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Dorothy Norberg,美国

翻译:Nancy,中国

有声播读:Melody,加拿大

 

“真相总会大白的。”

 
当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这句话让我心生恐惧,因为当我母亲这么说的时候,意味着即便她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我的悖逆,她还是知道我犯了错,并等待上帝来谴责我的良知。
 
这句话出自民数记32章23节,是摩西用来警告以色列民不要违背他们与上帝之间的盟约关系的。但这句话也说明了即使我们有办法掩盖犯罪的证据并拒绝承认自己的罪,我们最终还是无法逃避我们犯了罪的事实。
 
当我读悬疑小说的时候,总是会期待着侦探揭露罪犯的那一刻。但在现实生活中,我觉得自己更像是那些掩盖自己罪行的罪犯,害怕自己不得不面对真相及其后果的那一刻。我觉得没有什么比让人看到我有多坏更让我害怕的了。  
 
随着我渐渐长大,我不再浪费母亲的时间,对我显而易见的行为撒谎,但我开始用其他方式犯罪。教会里的人认为我是一个可爱的女孩,但在家里,我的性格特点是爱发脾气,蔑视他人。当青年领袖们称赞我圣经知识丰富和品格优秀时,我试图让他们看到我根本不像他们想象的那么虔诚,但他们却觉得我是谦逊,反而更加赞赏我。他们根本不会知道我实际上有多坏。如果让大家看到我里面有多破碎,大家肯定会被我吓跑,所以在公众场合我会保持自己的行为符合大家的期望。我感觉自己完全是个伪君子。
 
面对自己的本相
 
我会花好几个小时沉浸在自己所感知到的罪恶感和无罪感中,这让我对悬疑小说产生了毕生的兴趣。Hannah Anderson在她的书《All That’s Good》的某一章中写到悬疑小说帮助她发现了真相的重要性:读者会喜欢读侦探小说是因为他们在其中找到了现实生活中无法找到的东西——确定性、真相和结果。这些也正是我一直在寻找的,但同时也是我最害怕的。
 
在我的青少年时代即将结束之际,我如数家珍地阅读着Agatha Christie的每一部悬疑小说,享受着她的著名作品Hercule Poirot和Miss Marple以及她那些不那么知名的侦探冒险系列。Agatha Christie出版于1920年至1973年之间的推理小说,以其巧妙曲折的情节和道德核心而闻名。她笔下的侦探们热爱正义、不顾个人和社会代价一心去寻找事实真相。
 
正如Hannah Anderson所写的:“追求真相需要的不仅仅是知道事实的走向。它还需要不论如何都诚实地跟着事实走。”当我读到书的结尾,看到凶手是某个可爱的人,或者是一个我喜欢的人时,我会在心里叹息,因为我不希望凶手是他们!
 
当我在消化虚构小说里的真相时,我意识到这些悬疑谋杀小说多么真实地展现了人类堕落的本相。我们都倾向于对那些不讨人喜欢的人做最坏的假定,却又最大化地忽视那些看似富有同情心之人的罪恶。但我们都是罪人,而且我们并不总会把内心的罪恶展现给人看。
 
一想到那些我关心的角色因着他们的所作所为而面临坐牢或死刑,我就感到很痛苦。但这是他们应得的惩罚,如果侦探没有发现他们的罪行,无辜的人还会一直被怀疑。
 
真相必须被揭露出来,即使结果会令人不快。在读小说中认识到这一点使我更加有勇气去面对自己的本相。与此同时,每天读一篇谋杀悬疑故事也让我意识到了自己生活中的危险信号,意识到我曾经因为困惑和无助而忽视的罪已经深深扎根于我的日常习惯和思想之中。
 
我可以编造出一些故事来解释和缓解我的问题和理想状况之间的张力,然而与其去寻找证据来证实我的解释,我更愿意以那些最好的悬疑小说所鼓励的真相标准来要求自己——愿意面对最准确、最不偏不倚的事实。
真相让我们得自由
 
后来我发现我的情况比我原先想的要糟糕得多,我的内疚感变得更加强烈了。这期间,我对为自己的罪辩解越来越不感兴趣了,因为我需要的不是更好的辩解,而是宽恕。
 
这种绝望感把我拉回到我小时候背诵过的那句经文:“我们若认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翰一书 1章9节 )
 
我紧紧握住这个应许。我知道,即使重新认识自己和正视自己的罪无比痛苦,上帝也不会把我撇在堕落的深渊。祂应许要洁净我,我要做的就是认罪,凭信心寻求祂。
 
我坚信“真相比我的自我形象重要得多。”当我面对现实并在悔改中前行时,我体会到被一个早已深知道我一切的上帝所爱意味着什么(诗篇139篇1-5节 )。我担心的后果与上帝丰盛的恩典相比显得微不足道。我知道,即使在我最不堪的时候,祂也会怜悯我。
 
正如诗篇作者所写的:“ 得赦免其过、遮盖其罪的,这人是有福的!凡心里没有诡诈,耶和华不算为有罪的,这人是有福的!”(诗篇32篇1-2节)。我终于可以自由地面对真相了,也体会到了罪被洗净的感觉。
 
当我终于将我的挣扎告诉人们时,他们对我表示同情和理解,但最让我宽慰的是我相信并得到了主的恩典。因为基督在十字架上的献祭,我的罪被洗净了,并以公义为袍(以赛亚书61章10节),这个真理把我从罪的捆绑、从过去对真相的恐惧中拯救了出来。
 
我的一切罪恶和我过去的一切不堪都在十字架上暴露无遗。虽然这令人想到就很痛苦,但也同时让我摆脱了自己虚幻的良善面纱。我的罪必然会大白于世,但基督的怜悯会更新我,因为不论发生什么,那知道一切真相的主都选择爱我。

 

此文章译自雅米英文网站

*原文与译稿均由雅米事工编辑后发表,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心青年的角落!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黑暗中的旌旗


投稿

分享到: